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9(雷吉斯/杰洛特)

对不住,本来想上次肉完就结束的。结果剧情开了脑洞就刹不住车了。

=========================================

        在等待的日子里,丹德里恩就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他拒绝了所有女性“友人”的邀请。那是当然,无论是哪种类型的美女,当你临阵提枪却发现武器哑火的时候,谁都会这辈子不再理他,更不要说这个坏名声会立刻传遍整个大陆,到时候就算解决了诅咒,他都不会再有美人在怀的机会了。
        这几天,他白天都关在屋子里发愁,美其名曰创造新作品。但卓尔丹和希里都知道,他没写下过一个字。而到了晚上,他都会自己尝试,看看他可靠的好朋友杰洛特有没有完成他的任务,然而他每天都会惊恐地发现答案显然是“并没有”。
        满月之日来到后,丹德里恩几乎抓狂了,他开始咒骂。诸如,“杰洛特这个蠢货,今天要是还没泡上想要的妞,他到是今后还能继续快活,而我呢!我将被他害死!”“请替我传话给杰洛特,就说,你这个搞不定诅咒,也搞不定女术士的猎魔人。现在你只能看着一代大师的墓碑反思你的无能了。”以及“我已经感受到了我的命运是如此的残酷,在我获得辉煌的那一刻,死神就要把我夺走,让世人只能以我的诗歌缅怀我的热情来度日。”
        一开始的时候,希里还会安慰他,之后听多了,听烦了,安慰变成了嘲讽。『我不觉得这诅咒和死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手或嘴坏了,你依旧可以写,依旧可以唱。你就没有想过“接受命运,并坚强活下去”的选项吗?』当她收到了“没有”的回答后,她翻了个标准的“杰洛特式白眼”,『看来你是觉得,你的性能力,比诗人的能力更重要了。』
        这句噎得丹德里恩一整天没吃下饭。
        到了太阳落到地平线以下后,丹德里恩已经开始缩在被子里哭了,枕头边上还放着上吊绳。虽然希里觉得,就他这个杂乱又不结实的屋子,想要找个他自己能够得到系上绳子,并且还能挂得住他体重的地方,根本没有。但出于同情,她没有说出口。
        坐在门栏上,希里思索着,杰洛特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到现在还没有成功。她明明有给他那个可以到达“任何切实地想要去往的地方”的传送门,为什么他还会这么磨叽?难道他没有打开那个“如果有困难就可以看”的妙计盒子?他不小心丢失了?还是说,他选择的那个人不接受他的爱?
        用力地晃了晃头,希里把乱七八糟的思考抛出脑袋。
        『杰洛特肯定能办到。说不定他已经成功了,只是解除的效果要过了满月之日才会看到呢?』她嘲屋里吼道。
        『神明保佑,希望是你说的那样。』几秒后,里面传来了诗人哭唧唧的声音。
        『你看,你们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所以你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而且我也没怎么听说过除了死亡之类的诅咒,其他诅咒对于解除的时间还有时效性的呢。就算过了日子,一定也有其他方法可以治好你的。我们有认识那么多高明的术士,还斗不过一个学徒?』希里无所事事地从地面裂缝里拔了根草,开始观察起来。
        『真的吗?就算过了今天,我还能治?』丹德里恩带着哭肿的眼泡从窗口伸出头。
        『那当然。杰洛特他曾经都死了还能救呢。』
        像是吃下了一个定心丸,虽然依旧带着极度的不安,丹德里恩还是不再哭了。他走下床,去翻找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毕竟他不能在治好之前先饿死了。
        当他胡乱地塞了半个干面包后,端着水杯,他走到门口。惊讶地看到希里正拧紧着眉头沉思。
        『天哪,不要告诉我你刚才说的是骗我的,其实我的问题很严重?』诗人尖叫起来。
        『不是!』年轻的女狩魔猎人打了他一下,『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关于杰洛特以前差点死着就活不过来的事。』
        诗人也在门栏上坐了下来,用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希里。
        『就在前几天我告诉杰洛特你的事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瓶子。里面装了一个传送门的魔法,可以送他去往最想要去的地方。以免万一他想要告白的人在很远的地方。』希里在屋内透出的灯光下玩着自己的指甲。
        『嗯哼,那又怎样?』丹德里恩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他嗅到了其中可以追述的秘密,绝对不只是关系到现在,而是牵连着过去、死亡、复生等可以流传百年的故事。
        『但我又想起,过去我就见过那个瓶子,准确来说是瓶子上独特的花纹。』希里抿了一下嘴唇,像是肯定了心中的怀疑。『我在被狂猎追逐着到处逃亡时,经过各种传送门来到不同的世界和地方,但传送门对面的不仅仅是现在,我还曾通过它到达了过去。我救了被干草叉刺死的杰洛特。』
        丹德里恩的嘴长大了。虽然他曾听说过,那个带走杰洛特的尸首,并救了他的年轻人有一头灰白色的发丝,但却从来没有真的猜测过那就是她。
        『当我发现自己来到那个时间点,看到杰洛特和叶奈法的尸体时候,就想到了,是我救了他。所以我必须去救他才行。』说起这件事,希里依旧有些心有余悸,她相信命运注定她会成功,因为她亲眼看过那之后的未来,杰洛特活过来的未来,但她仍旧会恐惧失败,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救他。
        『我找到了特莉丝,她愿意帮助我。她说叶奈法是因为杰洛特才会变成那个样子,只要杰洛特能回来,她就也能,但如果杰洛特不能活过来,那么他们俩都回不来了。』
        『我知道这个,杰洛特和叶奈法,他们彼此的命运相连。叶奈法为了救回杰洛特,愿意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然而她却没能成功。』丹德里恩点着头附和道。
        『但当我问起复活杰洛特的方法的时候,特莉丝却说,她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让杰洛特真正地复活。』
        被疑惑盘踞大脑的丹德里恩再次打断她,发问,『“真正”是什么意思?』
        『她有一剂药水,可以把他变成活尸。』希里瞪了诗人一眼,阻止他企图再次张嘴询问,『她说,药剂加上咒语可以把杰洛特的灵魂召回并绑定在他的尸体上,并保持尸体不会腐败或僵硬。而魔法可以从表面上修复尸体的创口。让他看起来像活人。』
        『但是?』
        『但是他只是具活着的尸体,不会有心跳,不会有体温,甚至不会有触觉。』
        『可杰洛特他现在明明有心跳,有温度,有触觉。他还甚至嘲笑我重金买下送给甜心的毯子“十分扎手”!』丹德里恩大声抗议,下一刻就被希里呛了声。
        『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希里踢了他一脚,没用力,『我当时也只能寄希望于先用药剂救活他,然后再想其他办法让他恢复原来的样子。我带着特莉丝给我的药剂,打开传送门回到我藏他们尸体的地方,当我站在杰洛特的面前,打开药剂瓶塞的那一刻……』
        『什么什么?这和你前面说的瓶子有什么关系?』诗人忍不住又发声,『哦,抱歉!我不该打断你的。但是要知道,故事到了最高潮的部分,总是会令人振奋。』他搓着手,赔笑道。
        『那时候,瓶子的上方,应该说是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异的传送门。并不是我打开的,周围也没有其他术士。』看着丹德里恩又张嘴,希里立刻强调说。
        『在我发愣的时候,传送门里没有出来任何人,却掉落了许多水晶碎片下来。其中一片刻有独特的燕子浮雕的,上面好像粘着什么红色的东西。我没有看清,它就刚巧掉落到我拔了塞子的药剂瓶中去了。』希里叹了一口气,『那时候我没有别的选择,特莉丝只有这样一瓶药水了,重新制作它将要花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而杰洛特恐怕早就烂了。我只能默认为掉进去的东西对药效没什么影响,只是把碎片弄出来了事。我把药水给杰洛特灌了下去。』
        丹德里恩紧张兮兮地看着希里的脸,竖起耳朵倾听着。
        『我就这样看着他的伤口一点点愈合起来,我甚至没有开始尝试特莉丝教过的修复法术。然后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他变暖了,虽然没有醒来,但我知道已经彻底地恢复了。』
        丹德里恩直视着希里,他知道,那时候的她一定是哭了。
        『然后,令我惊讶的是,当我去查看叶奈法的情况时,她消失了。』希里露出狐疑的表情,『我害怕狂猎会赶来,只能把杰洛特搬上了小车,交给特莉丝。之后的事杰洛特应该跟你说过了。而那个可能改变了药水的,有特殊花纹的水晶瓶碎片,和我前几天给杰洛特装有传送门的那个一模一样。但我买它的时候,商人说这瓶子是辛特拉王室订制的,当尼弗迦德攻入王城烧毁一切之后,留在他手上的这个已经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了。』
        『商人都那么说。』丹德里恩耸着肩不以为然。『我并看不出其中有什么确切的联系。也许是花纹相似呢?毕竟它只是个碎片,你也可能看错了。』
        『等遇到杰洛特,我得问问他,他把瓶子用在了去哪里。』希里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
        她坚信有些事情必定有其解释,只是尚未到达揭开它的那一天。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