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6(康汉、赛马)

       『嗨!我知道很多康纳过去的事,你不想聊聊吗?』一秒后,他又紧跟了上去。『他是由卡姆斯基亲自设计并编写系统程的9台原型机之一,曾经为模控生命工作了很多年,我被授权可以读取模控生命的所有资料,所有我对他的过去可以说是无所不知。』

       汉克有些犹豫地放慢了脚步。他用充满鄙视的目光回头看着这个喋喋不休的仿生人,龇着牙开口,『我从来没兴趣打听别人的隐私!所以给我让开,别挡道!』

       『可是你不觉得了解你的搭档会有助于今后的工作吗?或者生活?』RK900在汉克停下的瞬间,把半个身子插到了他的面前。『他现在一定和你住在一起吧?』

       汉克僵住了,张着嘴却发不出声,只有从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咕噜声,像一只被摸了尾巴的高傲老猫。『管你屁事!他要是想让我知道,他自己会说!』最终他推开了挡路的RK900继续往前。

       『可是他覆盖了过去的记忆,所以他自己应该是不会记得了。』然而对方立马又追上去,甚至伸出脚拦住了汉克的道。

       『What the fuck?!』汉克一脚踩了上去,『你们清除了他的记忆?对你们来说,他就仅仅是一台机器吗?即使是这样,也没必要擦掉记忆!』他冲着眼前的仿生人怒吼。

       『这并不是公司的决定,而是他自己的选择。』用力地将脚背抽回来,庆幸自己没有开启痛觉感知的RK800,顺手扶了一把因为他的动作而重心不稳的汉克的腰。『就像你们人类,也会有“啊,真想失去记忆,忘记这段不愉快的经历”的时候吧?只不过你们并不能真的自由选择抹掉某段记忆罢了。』

       『比如说现在!』汉克恶狠狠地说。

       但RK900把这句话当作了耳旁风,或者一个灵长类动物发出的无关叫声,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很有意思不是吗?作为先进的原型机,他明明搭载有情绪分析程式,以面对各种不同的人类作出得体的,有利于任务的应对措施。可是啊,他每次都用非常令合作者不满的态度行事,虽然同样高效地完成了任务,但是过程却相当让彼此不愉快呢。』RK900向汉克使了一个眼神,『所以那些经历对他来说是不必要存在的吧。』

       『我看那就是他的个性使然吧。』汉克耸了耸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康纳的时候,那家伙直接把他喝到一半的酒给倒了,并且一半倒在了地上,另一半全部倒在了他的裤腿上。汉克深吸了一口气,真心感觉这个仿生人有时候挺能气人的。

       『那是你从来没有见过他过去的态度。』眼前的这个有八分相似,却让他感觉有二十分气人的仿生人立马反驳了他。『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模控生命在涉及仿生人的案件中,与警方达成协议,由警用原型机,就是康纳进行调查,而警方所派遣的人类警员才是他的“协助者”,当RK800感觉人类不能胜任时,他有权直接报告后单独行动。而之前他每次任务都选择甩掉“碍事的人类”。』面对汉克的目瞪口呆,RK900选择了继续步步逼近。

       『可他却说他需要你,不是吗?即便在完成任务这点上,他其实并不需要你。但他还是使上了各种手段讨好你。你喜欢他对你眨眼睛吧,像这样。』RK900又一次做了那个眨单眼的抛媚眼动作,然后放声笑起来,随意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仿生人,反而比拘谨的康纳更像一个人类。但汉克还是本能地讨厌他。

       『什么狗屁!』汉克咕哝着,带着通红的耳朵夺路离开。

 

       当汉克回到原地时,遗嘱宣布仪式已经结束,律师已经拿着签了字的文件离开,而卡姆斯基也走出了房间,在走廊上拨弄一个摆设花篮。房间里只有马库斯、赛门与康纳,他们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没有任何交流。

       汉克踏入的声音立刻让康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汉克你没事吧,你去洗手间的时间好像有点太长了。需要我帮你预约医生吗?』他歪着头,用手轻抚着汉克的后背。这个动作让汉克猛然想起了方才那个仿生人说的不着调的言论。他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心跳也加速了不少,那咚咚声放大并传导到鼓膜,搞得他的脑子也开始变得不太清醒。

       愣了一会儿后,那只手又移动到了他的颈侧来回摩挲,这时他才回过神来。『没,只是……嗯……路上碰到了……碰到了烦人的家伙,耽搁了。』老天,汉克真想给这个结巴的自己一个白眼,或者直接挖个地洞躺下去别起来。他这是翘班面对领导逼问心虚的新人巡警吗?还是面对初恋女孩儿的年轻小毛头?最终,越想越对自己感到生气的汉克,烦躁地打开了康纳的手。『总之,你少管那么多!』

       但康纳向来是不会知难而退的,更何况在他发现RK900也跟了出去的时候就预测到了让他的LED显示灯飙红的紧急情况。『RK900,他对你做了什么吗?需要投诉他吗?还是按你的习惯模式,揍他一顿?』

       汉克终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只是夸夸其谈了一些烦人的狗屁而已,像是他是最高级的,什么都懂的那种。』他拍了拍康纳的肩膀,『我不会在意的,因为人类中这种玩意儿太多了,那个惹人厌的盖文就是其中之一。无视他们是最好的办法。』

       康纳歪着头,仿佛似懂非懂,可眼神中却流露出了怀疑。但他绝对不会冒着好感度下降的危险逼问汉克的,所以他决定暂时不提。

       『那我们还要去模控生命安排的餐厅吗?我已经把报告起草好了,一会儿你看一下,签个字,我发送给福勒警长,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他贴心地说。

       『这么快就写完报告了?真是好啊。』不出所料地,汉克带着满意的笑容点点头,立马忘记了之前的怒意。『去餐厅,有白食为什么不去?』他大步地走出去。

 

       很快地,属于模控生命的专车也载着卡姆斯基和RK900驶离。空荡荡的建筑里只留下几个负责清洁的雇佣仿生人,一脸不解地看着依旧在哭的马库斯,和努力安慰他的赛门。

       “被自由”的仿生人拥有自我意识,却没有同理心,无法理解他人的感情,也无法对他人——仿生人或者人类产生感情。而从另一角度来看,他们又像极了那种极度自私的人类,愚蠢而自我。他们在心里嘲讽着“被推崇为首领的家伙也不过如此,系统有点不正常”,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当赛门褪去了手指上的模拟皮肤,并伸到马库斯的眼前时,一瞬间,马库斯也想要紧紧握住那只手,将自己的记忆包括心情的数据通过指尖转达出去。那是他曾经所希望的——更了解赛门,也让赛门更了解自己。但当他望着赛门那双灰蓝色的无比真诚的眼睛时,他收回了即将碰触到对方指尖的手。

       那一刻,赛门的眼睛变暗了,一种愤怒、失落、悲伤和嫉妒混杂的感情席卷了那双原本清澈的眼底。『为什么?』他小声问,压抑着心中即将爆发而出的情感。他的嗓音带着一丝颤抖。系统中的他自己,就像他曾经脱离一个“单纯的机器”变得“异常”的时候那样,猛击着一度看不见的红色墙壁。他想要大声地质问马库斯,为什么诺丝可以知道他的过去,而他却不可以。但最终,出口的只是一句轻轻的“为什么”。

       『我不希望再那样随意地窥探别人的隐私。』完全没有意识到任何问题的马库斯淡淡地说到。然而他的一句“别人”,却将赛门推到了冰水里。

       『可是你和诺丝看过了彼此的记忆。』那个金发的向来温和的仿生人终于忍不住咬着牙说出口。

       『是的,所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会再那样了。』马库斯低垂下了眼睛,并将赛门拉到自己的拥抱里。『如果你希望我知道你的事,我会等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以这种方式。而我也会告诉你我的过去,我和卡尔的事。』他把鼻尖埋入赛门的颈窝里,几滴眼泪随着动作渗入了赛门的衣服布料中。『你会听我说吗?也许很长,有点无聊又烦人。』

       『当然,那是当然。我想听,我会好好倾听的,无论你会说多久。』赛门像是疯了一样,使出了巨大的力量搂着马库斯的后背,几乎也要哭出来。他在耶利哥时,从来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过去,对于那段日子,一直是他心中无法过去的坎。他不愿意与人分享记忆,所以他即使被人敬仰,却依旧被集体保持着距离。但马库斯却不嫌弃他这一点,并且愿意尊重他的“秘密”,不会因为他不想诉说过去,便不向他敞开自己的心扉。

       “重要的是现在,是我认识的赛门,与你过去的经历无关。”这时候,赛门才真正了解了,马库斯在带他一起离开仿生人聚集地,一起去寻找适合的工作和居住的小屋时说的话。

       『我爱你……』他将脸靠在马库斯的肩上,用几乎无法辨析的微小声音说。

 

                                                         TBC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