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7(康汉)

        2038年11月22日,12时30分。

        豪华的大厅里,长得都看不到头的宴会桌上,齐齐坐满了人,模控生命的股东和高层决策者、管理人等都列席了这顿午饭。他们每个人都保持鼻孔朝天,动作装腔作势,这让从来不和高高在上的有钱人一起吃饭的汉克如坐针毡,更不要说他的位置被两个仿生人夹在中间。

        『仿生人到底能不能吃东西?』他看着面前同样被送上了当作摆设的食物的康纳,又看看右边拿着红酒小口啜着,仿佛是电影里那种狗屁贵族的RK900,压低声音说。

        『从构造来说可以,但是食物并不能为我们提供任何能量,所以让仿生人吃东西,就好比倒进垃圾桶里。』康纳把头凑近副警长的耳朵说。

        『那就拜托你勉强吃点什么好嘛?现在这样我超级尴尬的。』汉克开始后悔来吃这顿饭了,他的前面是一排只用门牙吃着被切成米一样大小肉丁的有钱人,左边是一个傻坐着的仿生人,右边是一个用唱歌剧动作喝酒,并且只喝酒的仿生人,而装扮粗糙不讲究、正狼吞虎咽着的他简直就像一个格格不入的乞丐。

        『如你所愿。』保持乖巧的康纳听话地点点头,并把一块粘了酱汁的芦笋丁塞进嘴里。『不过很抱歉,我并没有家政或食品制造相关模块,所以即使吃了它们,我也没有办法替你再现这道菜肴。』他一边像人类那样舔着嘴唇上的残渣,一边看向汉克无辜地眨着眼睛。

        『别提这个了。』汉克对着头顶豪华吊灯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康纳的话让他想起了前一晚,康纳用他家老式的传统灶具和可怜的锅子,“制造”出来的那“块”焦煎蛋。礼节性地咽下去的汉克,至今还记得那股要命的糊味。加上之前开热水醒酒,给自己选土到连汉克都不会穿,并且尺码不合适的衣服,从来不洗澡等等“事迹”。汉克立刻给他下达了“警用仿生人的自主生活能力为零”的评估书,同时开始酝酿起了餐后计划——给康纳购置即使是仿生人也需要的生活必需品,并把他弄进浴缸洗掉那些常年雨水淋湿又捂干的诡异气味。

        康纳有些可怜地眨眨眼睛,似乎想要解释当时的失败只是因为数据库资料,与显然已经被淘汰了、完全没有任何资料可以查询的老式炉灶完全不匹配。他思考了四种解释方式,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用真诚态度地来说,他并不希望接下替汉克做饭的任务。

        看着平时粗暴又邋遢的男人,在脑后扎好头发,挤着拖鞋,带着可爱的印着圣伯纳犬的粉红色围裙,站在厨房里,用一把旧锅铲小心地翻动平底锅里的鸡蛋,或者温柔地搅拌着意面,总是能让康纳从系统里萌生出一顾无法克制的欣喜。他喜欢看汉克做饭,所以他不会堵死自己能看到这一幕的机会。反正在汉克看来,他又不是家政型的仿生人,不会做家务天经地义。汉克甚至都不知道家政软件模块是任何型号通用的,只要下载即可。又或者就像汉克把锅铲抢过来自己煮饭时说的那样,“是我在吃,所以我自己做,很公平。”

        所以在他们共同居住的这几天里,康纳基本就没干过什么家务,除了把装满了的垃圾袋拿到50米开外的垃圾桶里丢掉,以及把烘干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这两件小事。他甚至“打不好自己的领带”。虽然这其实是个十足的谎言,但汉克竟然也相信了。所以今日早上换上正装的康纳,胸前那根崭新的,来自汉克衣橱的领带,也是由嘟嘟囔囔地碎碎念着的汉克亲手打上的。

        当然,康纳同样有在为“他们的生活”,当然其中主要的还是“汉克的生活”,付出劳动的。比如监督汉克购置食材,观察汉克做饭,督促汉克洗碗和打扫室内卫生,以及陪汉克遛狗,总结来说,他就是一个一丝不苟、毫不留情的家政监工。他甚至会检查每一条汉克丢在衣橱以外地方的内裤。

        康纳当然还记得,前一天晚上,当他把那条明显搁在浴室很多天的蓝色碎花大裤衩放到鼻子底下的时候,汉克发出的那令人惊讶的尖叫声。他以前都不知道汉克竟然能发出,那种类似人类狗血连续剧里,被不小心吹飞了短裙的少女所发出的“咿呀”大叫,真是新鲜。然而很遗憾,当时他的嗅觉系统做出了,那是一条没有“使用过”的衣物的判定,所以他没有机会可以进行对其进一步检验了。

        苦笑了一下后,康纳结束了这段“象征性”的用餐。看着汉克用餐巾擦了擦嘴后,急切地道歉,然后奔向厕所。

        模控生命的其他股东和管理层都悄悄地流露出了厌恶,至少是不赞同的表情。康纳无声地指责了一番他们的人心冷漠,对于像这种一吃完就直奔厕所的情况,难道不是至少应该表示同情,并祝福健康吗?他飘了一眼四周后,发现只有卡姆斯基散发出一副了然于心的笑容,仿佛是知道了一切似的。

        一种提示“情况异常”的警报在康纳的处理器里滴滴作响,但只要康纳开始思考卡姆斯基到底在隐瞒什么的时候,系统里却自动弹出了数以百计的红色警告提示,甚至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一种逃避的内置程序就开始检索并播放一些能让康纳分神的记忆。这也许就是人类所说的“第六感”,警告着他不该去接触的红线,而令他惊讶的是,设置红线的并非任何授权人或系统工程师,而是他自己。

        我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红线预警设置的时间——2038年11月11日晚上11时07分,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自己给自己编写了这么一个小程序?康纳从座位上站起身,跟随着汉克的身影,向走廊走去,一边却在飞速地思考着。

        在他的记忆中,当天晚上的11时07分,另一个他,那个编号为60,读取了他曾经上传过的记忆的冒牌货,用枪指着他的汉克,出现在正打算转化模控生命仓库里库存仿生人的康纳眼前。这足以让他感到压力值飙升,但还不足以让他达到要逃避回忆起这一切的程度。

        康纳额头上的LED灯变成了疯狂闪烁的黄色,他在思考、在反省,他究竟在恐惧着什么?他不是唯一的一台RK800?他并不是如他告诉汉克的那样,是不可替代的、最优秀的原型机?不,原来自己只是一堆同样的量产机其中之一,这件事虽然令他感到不快,但不是恐惧。

        也许他是在恐惧汉克会分不清他与其他RK800?虽然汉克一开始被骗了,但还是很快地就认出了他,仅仅是因为对话中流露出的不同的情感。60号有着与他同样的记忆数据,但即使是回答同样的答案,却依然有着不同的反应。这就是汉克能够辨别出来的原因。

        他,康纳,爱汉克,他会为他考虑。在回答了汉克那过早逝去了的孩子的名字,以及去世的原因后。他本能地说了很多多余的东西,只是希望汉克不要将对儿子死亡的愧疚永远背负下去,即使是要说出类似“是无能的仿生人医疗助手害死了孩子”这样的话,他也希望表达出“并不是汉克你的错”的意思。而汉克也意识到了他话里的含义,他说,科尔的死并不是仿生人的错,而是那个吸毒的医生的错。又或者,康纳猜他的意思是,让他痛苦和憎恶的不是仿生人,而是逐渐糜烂而不自知,依旧自命高傲的人类社会。

        康纳知道,即使汉克不停地骂着仿生人如何如何,甚至在工作电脑屏幕上堂而皇之地地贴着反对仿生人的标语,但他依旧温柔地对待着每一个他遇到的仿生人。并且,他更加用心地关怀着康纳。康纳觉得,他是爱自己的,所以自己不应该还对这件事抱有忧虑和恐惧。

        那到底是什么呢。

        从洗手间匆忙出来,看到跟随而来的康纳有些异样的神情和始终保持黄色的运行指示灯,汉克几乎是立刻地加快步伐,走了过去。而他身着的那套灰色西装礼服,胸前口袋里的深红色口袋巾,像是一把利刃一样扎入康纳的眼睛,并深深地刺入他的内心、他的系统里。

        一个念头从康纳的中央处理器里跳出来——如果那时候,他在模控生命的底层仓库里,执意完成转化仿生人,而不是救汉克,那么汉克就会像这样,在心口绽开一片殷红,然后微笑着死在他的怀里。

        他会失去汉克,因为他的任务……

        康纳的指示灯终于变成了红色,而他就这样傻愣愣地止步在了原地。

        为什么?他问自己,为什么我会这样选择?

        不!这不对!我没有选择任务,我明明选择了汉克,所以汉克还好好的活着。在汉克的喊叫声中,他猛然地想起来。可为什么他会想象自己为了任务放弃了汉克?又为什么总有一片红色浮现在眼前?

 

                                             TBC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