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15(康汉)

       2038年11月24日,上午7点。

        从完美无梦的睡眠中醒来后的下一刻,汉克在床上慵懒地翻转身,却被近在咫尺并瞪大着眼的康纳的大脸给吓得差点心跳骤停。

        更可怕的是,这个康纳看见他醒来的刹那,展开了一个满足又温柔的微笑,并企图靠近给予一个早安吻,而他右侧太阳穴上该有的那个总是闪啊闪的灯完全没有了踪影。

        我他妈的一定是在做一个诡异的梦!那该死的塑料混蛋真的变成了人,还睡在我床上对我使恶心的眼神。汉克防卫性地蜷曲起双臂,无谓地挣扎着想要与“变异了的仿生人”保持距离。然而,就在他伸出手去,打算把“梦中”康纳的头凶狠地推开时,他终于想起了之前一晚发生的事。

        真他妈是自作自受!这是汉克给昨夜自己的评语。

        但从当时来讲,这也是必然的趋势。尤其是在他匆匆路过沙发时,第六次撞到了正在沙发上待机的康纳的腿之后。“就算是不为这可怜兮兮蜷缩在沙发上,两条长腿无处安放的小子着想,也得为自己这饱经摧残,每次路过都会被踹一次的老膝盖着想一下”这是当时汉克脑内的原话。于是,在把自己扔进浴缸之前,他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康纳!』他叫道。

        『是的,副队长?』那小子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快速从休眠中醒来,并站起身,以立正的姿势看向浴室。所以汉克忽略了一切其他的可能性,把他当作了一个天真、无害且诚恳、拘束的年轻人,一个不知所措的乖巧借宿者。

        『你别睡沙发了,到床上躺着吧,反正还有多余的地方。』他从门缝里挥挥手示意,末了又再度把头探出去提醒,『记得你只有一半地方啊!多占一寸都没有!』

        『遵命,副队长!』

        轻笑着对方的拘谨,汉克打开了水龙头,温水从花洒中流出,沾湿了他灰色的头发。这时候太才想起来康纳虽然换过了衣服,却还没有清洗过淋了不知多少次雨水的头发。

        他暂时关上花洒,光着脚从浴缸里走出来,拧开了浴室的门把手,冲着外面喊道,『等等,你给我回来,你还没洗过,别直接就睡我枕头上!』

        汉克以为康纳会乖乖地回到沙发上排队等洗澡,但他彻底错了。就像他过去无数次抱怨的那样,对方是一个完全没有常识,也不顾人情礼节的塑料傻子。

        『好的。』在答应的声音响起时,对方已经侧身从门缝里插了进来,其速度堪比在犯罪嫌疑人家门口遭遇对方强行关门的抗法阻挠时,采取行动的快速反应。

        一瞬间,汉克愣住了。他不知道在这种光溜溜地面对一个寄居者的时候,除了重重地揍对方,还应该有什么得体的反应。『你他妈的干什么?!』他最终选择一边怒吼着,一边火速捞过毛巾围在了腰间。

        然而对方却是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有点不知所措,又有点委屈地轻声开口,『按您要求的来清洗啊?』仿佛进入的只是公共浴室,却遭遇了之前浴客莫名阻挠一般地无辜和诧异。

        按压着即使没有喝酒依旧感到阵阵疼痛的头,汉克被噎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强迫自己冷静了几秒后,他无奈地开口。『算了,就进来洗吧。』

        立刻地,康纳露出了一个被允许和爸爸一起洗澡的三岁儿童一样快乐的笑容。这也让汉克的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弯曲起来,但也仅仅只有三秒钟而已。因为康纳很快地脱光了自己,奔了过来。而毫无遮拦的视野中,汉克看到的是与人类成年男性一模一样的下身外观,连茂盛的黑色卷曲的毛发都栩栩如生。

        『什么鬼!』后退一步的汉克正巧踩在了之前他走出浴缸而洒落到地面的水渍上,脚下不稳的他,以跌坐的姿势掉进了浴缸里。要不是康纳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他的头就得撞到墙上了。

        『你为什么有那种东西?』汉克像个无理取闹的老头一样,粗鲁地用手指着救了他的人的下体。『果然设计的人是变态吗?给警用仿生人设计这个是个什么心态?居然还带着毛!!!』

        康纳歪着头眨了眨眼,似乎是在理解汉克句子中的指代词到底是什么。接着,他将自己目光顺着汉克的手指方向移动过去。『那种东西是指仿造人类的外生殖器吗?』他的嗓音正直,如同正在念一个解剖单词,而不是在浴室里和别人讨论自己的私密部位。

        『Fuck!还能有别的什么吗?!』汉克感觉气得他那被摔过的脑袋几乎又要再度出现血管爆裂了。

        『这是为了潜入卧底任务的需要,我必须伪装得与真正的人类无异。』

        意料中地,汉克吃惊地张大了嘴,『什么该死的潜入任务需要脱光?』他的脑子开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起来,『该死的模控生命打算给你派什么变态的泯灭人性的任务?』

        『我是被设计为警用的仿生人,当执行类似监视、跟踪任务时,可能需要进入浴室。毕竟犯罪分子,尤其是毒品和军火等不法商人,现在通常都喜欢在浴室谈交易了。蒸汽和流水声很好地屏蔽了视野和窃听,而浴室也不允许有任何的监控探头。』仿生人振振有词。

        『也……也是……』刹那间,汉克为自己的龌龊思想进行了几秒的反思。然后,他作出了更加强烈的反应,『不是!比起下面的东西,你脑袋上的玩意儿不是更显眼吗?哪里算是伪装得与人类无异了?按你说的,难道你去公共浴室执行监视任务时还带着帽子?』

        『啊,你是说我的运算指示灯。』康纳点了点头。

        汉克差点就瞬间脱口而出“点个鬼的头啦”,是康纳接下来的话堵住了他的嘴,并再度让他的下巴险些脱了臼。

        『在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关闭它。像这样。』仿生人毫不顾忌自己全裸的状态,俏皮地作出了一个近乎于调情的眨单眼动作。而随着他眼睑的合上,他额头的蓝色灯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与人类完全一样的皮肤质地。

        看着彼此之间贴近得仅有二十公分的距离,汉克第一次感到了不适和尴尬。之前他虽然在不少事上,把康纳这个仿生人着实地当作一个人类来看待,怕他死亡甚至是可能会受伤,为他作出的成就而自豪,看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塞进嘴里就替他感觉恶心。但在另一些方面,他却依旧把康纳与人类区别开来,至少是与成年的人类区别开来。

        没有一个成年人能把脑袋插到汉克颈部与肩膀的夹角之间而不被火速推开或躲避开的,更没有一个属下或搭档能紧跟到将自己的侧胯部贴上汉克的屁股而不被立马揍一顿的,当然不用说全裸地冲进汉克正在洗澡的浴室里了。唯独只有康纳被允许,至少是默许。

        在这些方面,仿生人康纳就像一种介于烦人的人类小男孩与不听话的黏人相扑之间的概念,被接受可以毫无私密空间,被接受任性与黏人。

        但当他选择让那个象征着仿生人身份的灯消失,并且裸露出那制造得与真人无异的下体和毛发时,汉克真的非常非常想把他拎着从门或者窗丢出去。

        『上帝啊……』克制着暴力冲动的汉克对着天花板翻了个显而易见的白眼。

        可康纳却无视了这个表情中所包含的意义。『你也觉得很完美,是吗?』他依旧无动于衷地进一步吐露出问题发言来。

        『你给我他妈的快洗,洗完就滚出去!』汉克从喉咙里挤出溢满怒意的嘶吼。

        『好的。』可对方还是微笑着,并麻利地跨进了浴缸里,牵扯着某些部位在汉克的眼前小幅地来回晃动。

        真是见了鬼的尺寸,设计的的人果然还是变态。感觉到被扎瞎眼的汉克腹诽着。

        『很抱歉,副队长。』康纳在下一刻又叫回了尊称。而第六感告诉汉克,这绝对没什么好事儿。

                                     TBC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