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17(赛马)

        2038年11月24日,上午9点20分,在刚开门不久的美术馆大厅门口站的不仅仅有马库斯和陪伴他的赛门,还有正在大叫大嚷的诺丝,以及做出不可理喻表情并不断对她反驳的乔许。

        发现那个与活着时无异的卡尔的影像从导航屏幕中消失,马库斯就像是系统死机一样沉默地伫立着,而一大早跑来打算说服他回到新耶利哥大本营的另两位却无法理解地认为他是软体出了问题。

        『人类总是会死亡的,我以为你在来到耶利哥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那种房子留着毫无意义,只会让你胡思乱想。你应该把那些东西都搬到这里来,然后把房子卖掉。』诺丝的反应强烈,语气直白得挺难让人接受,虽然她的本意并不是想要斥责马库斯,而是想要他振作起来。

        而乔许则认为保留一个默哀时间也未尝不可,他甚至提议大家一起参与这场对着屏幕的叨念仪式,然后在结束后一起回去。『人类的居所是一种对过去的怀念,你可以留着,但必须向前看,你应该搬出来。』

        他们争执不休,空留下想要说话,却一点也插不上嘴的赛门紧紧地抓着马库斯的手嘟囔着,『他只是想要过自己希望的生活而已,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理解?』

        诺丝和乔许的确是不能理解,在他们看来马库斯的生活就应该是带领仿生人争取很多的权益,永远站在那座象征着光辉领袖的高台上,成为大家的标杆。却忘记了即使是在大家需要的时候站在了抗争的最前方的人,也不是一个“神”。

        马库斯在他们的争吵声中变得越来越悲伤,原本清澈眼神中的坚毅,现在正在逐渐暗去。他的生活从美好安稳,因为一场父子间的争吵而突然滑向崩溃,他失去了一切,而当他努力地找回那份安稳时,又一场争吵发生了,让他根本无从选择。他想要向人求助,可唯一愿意帮助他的赛门却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

        『噢!很高兴见到你有了这么多朋友。马库斯。』一个熟悉的声音仿佛是从记忆里走出来,由远及近,停留在了他的面前。

        在马库斯抬起头之前,诺丝和乔许的吵闹声就停下了。

        恐惧让马库斯不敢抬起视线,那种对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奇迹的期待,就如同漂浮在空中的肥皂泡泡,如此美好,却会在你满怀欢欣的那一瞬间便破裂消失。他只是颤巍巍轻抬起眼睑。而引入眼帘的是一双踏在轮椅踏板上的新鞋,与那个人穿的是同样的尺码。

        随着一点点上移的视线,一块崭新的毯子边出现在马库斯的眼底,那是卡尔最喜欢的花纹,天冷外出时都会把它盖在腿上,而如今,过去的那块已经被马库斯收藏在了家中的衣柜里。

        就像是决心接受猛然的冲击似地,马库斯狠狠地咬紧了牙关,准备把头抬起来,好好看一下眼前出现的人。就在这一刻,他却先听见了赛门那异常颤抖的声音。『您是……那个视频上的人。』赛门出乎意料地用了敬语。

        『你好,小伙子。虽然我们昨天就见过,算不上初次见面了。』那是卡尔的声音,充满了温和的鼓励。在为数不多的几次艺术聚会上,马库斯曾经听到他对几个年轻的人类画师学徒说过类似的话。

        『卡尔!』不顾一切地,马库斯扑进了坐着轮椅的老人的怀里。即使是明白已经死去的人类不能复活,即使知道这很可能是一个致命的骗局,他依旧无法冷静地去分析,然后作出最稳妥的反应。这也许就是仿生人与“机器人”之间的差距,也许不完美,但却与人类一样拥有冲动、感性的灵魂,犹如一个真正的人类。

        『就像那天我把你带给他,现在我把他带回给你。』卡姆斯基放开了轮椅的把手,从卡尔背后走出来,穿着与他口中所说的“那天”一样的实验室的衣服。『我也要问你,与那天同样的问题。你愿意帮我个忙,照顾一下我的这个朋友吗?』

        在他说话的时候,跟在一边的RK900歪着头,视线频频地徘徊在两人之间。

        『当然,我当然会的!』而这一回,马库斯的回答毫不犹豫,『卡尔是我的家人,我当然会尽全力照顾好他。』

        在马库斯喜极而泣的颤抖嗓音中,诺丝长叹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了。而乔许依旧留在原地,似乎还想要做些无用的尝试,却完全插入不到眼前人群的氛围中,更加无法插入他们的对话里。

        大约等待了十分钟,乔许也放弃地离开了,在走之前,他丢下了一句“至少你也常回来看看吧。”他不确定马库斯听见了,也不确定他听见后会不会真的回到他们的大本营去。但他不想将这种朋友间的依依不舍,变成一种公务式的要求,所以他决定不把这句话用电子信息的形式发送给马库斯,哪怕结果是可能对方根本没有听见。

        于是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了一个无措且沮丧的赛门。他想走,因为他发现了自己是那个仅剩下的格格不入的人了;他想留下,仅仅是因为他希望能继续陪在马库斯身边。无从决定的他就像过去被主人撇下的仿生人那样,傻呆呆地杵在那里。直到有人开口发声。

        『马库斯,你能帮我去后面办公室把那些还没搞定的文件都拿过来吗?』卡尔眨了眨眼睛,轻轻地把埋在他胸前哭得一团糟的仿生人推开一点,然后用毯子的一角给他擦擦脸。

        『好的,卡尔。』还带着浓重的鼻音,马库斯站起身,用袖子又在脸上抹了一把,『你就在这里等我吗?』他似乎还是非常地不放心,生怕只要他一离开视线,卡尔就会消失。

        『当然。你的朋友可以陪我说说话,你不用担心我会乱跑的。我又不是不满十岁的小孩子。』卡尔笑着抱怨,带着一贯的有些撒娇意味的尾音。然后,他向着赛门招手,『孩子,可以占用你一些时间吗?』他对着其实显然无事可干正尴尬着的赛门说。『我们可以乘马库斯不在,在背后交换一下他的糗事。』

        『卡尔!』刚走出了两步的马库斯,对着两人的方向嘟起了嘴。

        然而当马库斯真的离开了视线后,卡尔却与赛门聊起了自己的事。

        『你是叫赛门吧?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马库斯。』面对蹲在轮椅边乖巧地听他说话的赛门,卡尔俏皮地眨眼示意。『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个老头子很多嘴。但是我还是要说,你把他看得太高了。』

        赛门不太理解卡尔想要说什么,下意识地就想要否定一切对于马库斯来说并不好的评论。却被卡尔用一个在手背上的轻拍所打断。

        『一段良好的人际关系,无论是友情,又或是爱情,都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如果你把一个人的地位抬得过高,把他当作一个偶像、一个在神坛上的人,那么作为普通人的自己,又如何能真正地站立在他身边,与他无话不谈,甚至分享彼此的经历和秘密呢?你会对所有的事感到不安,随时随地都觉得会失去这个朋友或者爱人。心理上的不平等,会反应在人际交往的各处,迟早会破坏任何亲密无间的感情。所以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把自己当做一个附属品。不要觉得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也许换另外一个角度,你就能在别处帮上忙的。』老人微笑着说,『也许偶尔在对方犯傻的时候,冲他发发脾气或者数落他几句,也是一种平等。你别只看到马库斯聪明得很,有的时候他也会表现得很傻、很不开窍,这时候只管点醒他就好。』

        赛门听过很多人类说仿生人的坏话,说作为仿生人首领的马库斯的坏话,但他第一次在听到有人揭马库斯的短时却不感到生气,反而有点想笑。他瞬间明白过来,这就是最为马库斯重要的人类“父亲”的魅力,也是马库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仿生人首领的原因。

        卡尔说的也许没错,他的恐惧从本质上正是来自于他在马库斯面前的自卑。他觉得自己比不上诺丝的美丽、强势,也比不上乔许的稳重和睿智,越觉得马库斯的好,就越感觉自己匹配不上,进而不断地忍不住想象自己会被抛弃的事。

        『自信一些,孩子。』卡尔的话像是一阵飓风,卷走了赛门心里那些逐渐堆砌起来的杂念,让他回复了初到耶利哥时所带着的自信和光彩。也许他是不及另外三人的果断和聪慧,但他还有着自己的优点。

                                                    TBC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