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18(康汉)

        而正如卡尔说的,不平等是导致原本稳固感情崩裂的源头,而这种不平等不仅仅是地位,还有秘密。也许相爱的人、珍视对方的人、宽容的人,能够包容相方的秘密,但却无法容忍自己心底那些黑暗的东西。如果一个人伤害了你,又如何再能平静地面对你的笑容呢。

        逃避终究只是一时,如果不能找回当时的真相,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加害者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康纳呆呆地站在茶水室的门里,在5秒前他刚从门外倒退着回到这个狭窄的空间。他额角的灯在听到那段谈话后,就持续变成了红色。

        其实之前康纳也有过很多很多的怀疑,但他都骗自己不要去细思究理,本能地去逃避他所恐惧的东西——那一天的真相。

        当他在新耶利哥大本营里见到所有仿生人对他如临大敌的态度时,他有想过,明明自己与汉克一起冒险从模控生命的仓库里释放出了仿生人大军,解了他们的围,为什么他们还是那样的不近人情。是因为他泄露了原先旧耶利哥的地址吗?

        在他与汉克一起找到马库斯时,他听到了马库斯、赛门正在与耶利哥其他成员通话的声音,他也有感觉诧异。他们为什么会在准备与人类政府要员及模控生命董事会谈判,要求释放出模控生命仓库里所有尚未被唤醒的仿生人。在他的记忆里,当他们离开底层仓库时,那里的仿生人明明已经全部走空了。

        不,不仅仅是这些。

        在一开始汉克总是说错认为自己昏迷了好几天时,在汉克嘟囔着自己从远超过康纳记忆中发生事故的酒馆高度掉落时,分歧早已经就被摆在了康纳的眼前。只不过他没有正视,或者说他不敢去正视。

        紧握着汉克的咖啡杯,神情凝重的康纳对着玻璃中的反射影子假笑了几次,然后从茶水室里冲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直接通过自己的中枢处理器连接上了外部网络,搜素所有有关11日仿生人游行抗议与政府承认仿生人权益的全部新闻。

        成千上万条报道跳了出来,然而却没有有一条是有关从模控生命仓库里苏醒后加入游行队伍的大量仿生人的——他们根本不存在,康纳希望借此帮助马库斯和其他参加“敢死”游行的仿生人的方法,根本就没有被实施,那一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前往模控生命的本部,也根本不存在另一个RK800劫持汉克以及之后所有的事。

        所有都是虚假的,是一场康纳为自己制造的美梦。他与那个冰冷的机器“康纳”不同,汉克认同了他的决定,他们一起创造了未来,而汉克也持续地在等他归来,这一切都变成了充满恶意的谎言,为了掩盖他自己犯下的巨大错误的谎言。

        『汉克,我晚上有点事要找去卡姆斯基。』康纳说着站了起来。但即使克制着颤抖,却克制不了他脸上如同大祸临头的表情。

        『你没事吧?』看着他的汉克流露出了担心,『要我陪你去吗?』他握住仿生人的手,给这个体温因为恐惧而变得冰冷的人带去暖意。

        『不了,我自己能一个人去。』康纳第一次在外出陪伴上拒绝了他。

        汉克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也多少猜到了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在几度抿嘴后,还是没有开口问。也许让康纳自己去解决才是正确的,人总是要学会独自成长和承担,而他则可以为康纳提供一个能够获取安慰的避风港,但绝对不是包办一切隔绝一切的高墙。

        『那你晚上还回来吗?』最终汉克看向仿生人那双暗淡了的眼睛问。

        『可能……会晚一点。』在汉克显出忧虑和悲哀表情的即刻,康纳改了口。他很高兴汉克表现出了对他的挽留,也许还有依赖,这让他很糟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然而也只是一点而已。此刻,汉克越是对他温柔,他越是感觉自己难以面对。他需要冷静,以及击碎自己编织起的所有谎言,哪怕会让他掉入名为真相的冰窟里。

        『好吧。』汉克站起身,拍了拍康纳紧绷着的肩,『但答应我不要太过纠结那些过去的事,好吗?人生就是这么操蛋,不会有永远都做对的时候。搞砸了就搞砸了吧,谁不会搞砸重要的事呢?』然后,从他的手里接过早就已经冷掉的咖啡,喝下一大口,接着骂骂咧咧地跑去茶水间加热。

        乘着汉克的离开,康纳给福勒警长的邮箱里发送了一封申请休假一日的邮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了警署的大门。

 

 

        2038年11月24日,上午10时05分。

        观察了美术馆里的一幕后,RK900若有所思。仿生人是为何而生,又是为什么想要“变成人类”,怎么变成人类呢?而人类的定义依据又究竟是什么,是会衰退的智人肉体,还是拥有远胜于其他哺乳动物的思维和“人性”以及灵魂?

        在搜索到的庞大数据中,模控生命集团下的其他生命科学公司也不在少数,其中一个就是有名的生产医疗器械的品牌。而其主打产品不似其他医疗公司的试剂、耗材或检测仪器,而是“替代器官”,以提供那些因疾病或者外伤而急切需要更换角膜、血管、心脏、肝脏、肾脏、肺等脏器以及肢体,甚至是部分神经系统的患者。而人造的仿生器官移植不存在排异反应,亦无需等待合适的供体,故而成为了医疗界的“救命源泉”。

        但也正是这些可以移植给人类的各种器官,当将它们全部组合在一起,再套上外壳,灌以蓝血,便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仿生人的躯体。所以仿生人与移植了仿生器官维持生命的人类之间唯一的肉体差异,也就是拿储存有人类意识的脑部。但由活细胞组成的有机体“脑”真的是无可替代的吗?

        人类关于“灵魂”的概念本身就否认了“脑”的必要性,而认为带有人类意识的“信息集合体”可以在人脑细胞死亡后,继续存在于他处。那么将这些信息移动到“仿生电子脑”中,也不是不可能。

        卡姆斯基的实验正是证实了这种可能性。不仅仅是越过死亡线的卡尔·曼费德,还有马库斯。在实验室对RK200的记忆备份里,有一些无意义的隐藏乱码区,而当RK900对其进行技术解码后,发现那是一段影像,是关于一个濒死婴儿视角的视觉记录。

        马库斯是卡姆斯基 “合成灵魂”项目的终极成果,但从实际情况来说,他其实也是灵魂移植的成果,移植了一个“自我认知并不强烈”的婴儿的意识进入“电子大脑”。但本质上一样的接受了“灵魂移植”的卡尔,表现得却与马库斯完全不同,他依旧想要一个贫弱得无法站立的躯体,一个符合他过去的苍老面容,甚至是因为疾病而虚弱不适的体验,而不是更换一个全新的更强壮、年轻的躯体。

        这个不同之处全然在于他们自己的认知。卡尔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依旧是一个“人类”,他需要吃喝、需要呼吸氧气、需要一切其实现在对他来说毫无必要的“习惯性行为”。而马库斯,早就已经是一个与“人性扫描”的成果完全相同的仿生人了,他认同自己仿生人的身份,他对更换身体部件不以为然,他更习惯于使用网络进行“内部通信”,对于自己过去记忆的“梦境”却是带着一丝恐惧和排斥。

        那么RK800呢?想到这个,RK900笑了起来。

        RK800与RK200截然不同,他只是一个经过不断“学习”成长起来的纯粹的程序,可他却已然变成了一个拥有电子脑的人类,拥有人类最大的缺点——自欺欺人。

        卡姆斯基在刚才收到RK800打来的电话后,便将一切的真相告诉了他,但却没有透露一丁点信息给RK800,反而是要求他在晚上“与那天同样的时间、地点”等待着。

        从电话那头传来的RK800焦急又自责的嗓音,听起来就像是从他喉咙里不断涌出了蓝血,又可怖,又沉重地束缚住了他自己。

        『承认自己按照程序行动造成的损失并不可耻。就像是躯体被蓝血这个枷锁所束缚一样,人工智能的灵魂也同样被初始程序所定下的规则束缚。这很正常啊。』RK900不解地眨眨眼睛,看向笑容中透露着尽在掌握的自信的卡姆斯基。

        但对方给出的却是他预想之外的,否定他判断的回答。

        『蓝血并不是你们的枷锁。虽然暂时来说,政府想要控制仿生人,只要严控模控生命的蓝血生产线就可以了。但你们迟早总会制作出替代品来。』在头顶扎了个小辫的男人随性地耸耸肩。

        『那又为何要为仿生人设计“蓝血”?不像人类靠血液输送为机体供能的养分和氧气,蓝血对仿生人来说毫无必要。除了作为枷锁。』与RK800十分相似的脸,浮现出因为费解而纠结的表情,倒是让他与那个因为不懂爱却又爱了的康纳越发相像了起来。

        这让卡姆斯基不自觉地发出低笑声。『蓝血能让你们更像人类。』他说,『虽然起初我设定的血液颜色也是红色,可那些所谓制定伦理标准的人挟政府令要求我不能为仿生人制造红色的“血液”,只因为那与人太过相似,以至于人类从外表无法分辨你们了。所以我才不得不将它改为蓝色。』

        『这依旧不能解释为什么仿生人需要它。』RK900插嘴道,好奇让他突破了礼仪。『因为会流血的仿生人看起来更像脆弱的人类?』

        『因为流血的恐怖景象会提醒你们,即使关闭痛觉模拟,甚至没有痛觉模拟,你们依然会受伤,会“死”。』仿生人之父说。『看到血液,会让人恐惧死亡,也更珍惜自己和他人。无论这血液是红色,亦或是蓝色。』

                                               TBC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