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20(康汉、赛马)

注意:本段有原创人物出现,并且对诺丝这里描写的较多。这不是一个光谈恋爱的故事,而是讲述所有关于仿生人和人类的变化的故事。

===========================================

        汉克的衣服上铺满了积雪,还有一些雪花融化后沾湿大衣的深色痕迹,他的胡子和头发上也到处是冰碴子。因为寒冷,他的肩膀的肌肉紧绷,并且发出不可目测的微微颤抖。他没有开车,看起来在雪中走了很久。

        康纳体贴地叫了一辆出租,在坐进车里后便彻底地窝进了汉克的怀中。鼻尖埋入那充满了融化雪水气息的外套纤维里,听着那规律的心跳声,康纳感到了安心和平静。

        『对不起,汉克。我真的很抱歉!可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对你作出弥补。』他发出闷闷的声音。

        『你是傻子吗?』依旧紧紧拥着他的汉克,发出类似“哼”的不削鼻音,『我早就原谅你了。』他轻轻拍了拍康纳的后颈,『但是下次,如果你非要执意做什么蠢事,至少告诉我原因。』

        『好的,汉克,我保证。无论做怎样的选择,我都会好好和你商议。』康纳稍稍抬起头来,把额头靠在汉克的肩上,并用双手握住了汉克略微从寒冷中缓过来的冰凉手掌。

        『哼,小崽子就会拍马屁。』虽然这么说着,但偷偷瞄向汉克的康纳看见的却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那你也能答应我,以后别再玩俄罗斯轮盘了吗?』得寸进尺的仿生人眨巴着眼睛,用乖巧的语调询问。

        『啧,知道了。』假装生气的汉克瞪了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把我的手枪偷藏起来了。』

        『唔……』康纳嘟起嘴发出了一声类似撒娇的哼声。过了一会儿,他又小声开口,『我爱你,汉克。』

        『知道了,你这烦人的塑料小混蛋!』中年男人的声音里压抑着高兴。

 

        而在这个夜晚,同样沉浸在愉快之中的人不止一两个。

        卡尔看着两个年轻人-仿生人,在厨房忙碌着,脸上洋溢着笑容。他不认为卡姆斯基所说的,“PL600具有极其危险的缺陷”那套警告的论调有什么真实性。这与那些至今仍旧流行的“基因遗传犯罪说”异曲同工。连环杀人犯、诈骗犯,甚至是有暴力倾向的人,他们的“容易引发犯罪的基因”会遗传给后代,并且让后代也成为罪犯?卡尔认为,或许编码人类机体特征以及激素释放的基因,可能会让某一部分人更容易冲动、抑郁或者暴躁,但导致最终犯罪的还是环境,是教育和周围人群的影响。

        所以在设置个性反应时模拟了一个有偏激倾向的人类又怎么了,同样型号中有一个出现了偏激导致的暴力犯罪行为又怎么了?从来没有人说过,同卵双胞胎一个是杀人犯,另一个也要蹲大牢带脚环的。

        卡尔觉得赛门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即使他的性格反应有一定的缺陷,可比起仿生人来说人类都有缺陷,也不见得个个都很糟糕。在卡尔看来,赛门的低落情绪和逃避反应,甚至是一些自毁倾向,全部是由于自卑。而卡尔很乐于引导他建立良好的自信,变得更加“完美”。

        在各种工作中,赛门最终选择尝试作为一个“家常厨艺传授主播”,而现在他正在厨房忙碌着创作他的第一个“作品”,而马库斯则负责拍摄,把整个制作过程和作品的成功更好地展现出来。

        闻着随着空气流动而飘来的食物香味,卡尔露出舒心而满足的笑意。赛门学得很快,甚至看不出来在中午的时候,他还拒绝尝试任何事情,一直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够好,都没有马库斯做得完美。

        『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我只能说你是在自欺欺人,或者评判的方式有点儿毛病。』那时候,卡尔怂着肩从马库斯替他准备的午餐餐盘里叉起一块培根,『那么多年了,马库斯煎出来的东西总有那么一块焦掉的边。』他把培根塞进嘴里咀嚼起来,『虽然我并不介意这个,但是我也绝对说不出来这培根煎得很完美。』无视了边上马库斯噘着嘴抗议的小表情,卡尔笑起来,『他能画出完美的培根,就是煎不出完美的。你说你只擅长厨艺,也许你可以试试,在这方面超过他。』

        厨房里传来了笑声。

        马库斯用他独特的嗓音在说话。『你竟然做了小猪造型的蛋包饭。』他发出咯咯的笑音,『你知道我们这里待会儿负责试吃的人只有卡尔吧?』

        『我不知道他讨厌蛋包饭……』赛门听起来有一丁点沮丧了,『或者他讨厌小猪?』不过可能疑惑更多一点。

        『不。』马库斯的语调里依旧还有一些“噗哧”的音节。『只是太可爱了一点。这可以当成完美儿童餐的样本。』

        这时候,被提到的主人公恰到好处地摇着轮椅出现在厨房门口。『这有什么,老小孩儿有时候就要活年轻一些。我童年的时候可没用这么可爱的蛋包饭呢。』

        『哦,好吧。』这下听起来沮丧的换成了马库斯。他努了努嘴,似乎是受到了打击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你做的有点儿焦的培根的,脆脆的,有独特的风味。』卡尔笑着安慰,『也许你明天早上可以做一些,给我带着到康复中心去。我这艰难的老腿费力地运动完后,我会需要它们的。』

        『卡尔。』马库斯的眉毛皱起来,拖着长长的尾音,叫着卡尔的名字,就像是另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此刻,赛门流露出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与他们成功获得人类承认、获得自由时同样,甚至是更加高兴。他爱马库斯,即便马库斯现在完全没有了在耶利哥的气势,而与卡尔的相处模式也让他看起来并不及过去作为领袖那般的完美,但赛门却觉得这样的马库斯更可爱了。

        也许就像是卡尔所说的,不完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都不愿意去努力发掘自己更好的地方。过去人类对仿生人,甚至是仿生人对自己的要求中,都认为不能做到完美就是一种程序错误。但当他们开始尝试变成人类后,才了解这不过是一种个体差异。

        PL600是缺陷品,这个由他的制造者下达的结论,从这一天开始,不再是捆缚赛门的判决书了。因为他终于明白,包括他的创造者在内,所有的人类,甚至所有的仿生人,都会有自己的不足之处,正视它是真正得到平等对待的第一步——首先要平等地看待自己。

        『再在边上放上一些西蓝花就完成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灵活地将那些绿油油的的蔬菜摆上盘子,并且笑着无视了卡尔像是挑食儿童一样的抗议。

        『天哪,你们这些一样固执的小伙子。』在两个仿生人亲友的笑声里,卡尔故意发出了不满的咕哝。

 

 

        2038年11月24日,晚上11点27分。诺丝从第七家雇佣或者意图雇佣仿生人的店铺里走出来。

        在彻底放弃找回马库斯之后,她开始思考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也许依靠别人,哪怕是一个很有才华、有思想、值得依靠的人,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于其逼迫别人不情愿地去继续抗争,去为仿生人争取更多,她更应该自己去做这件事,因为这是她本人所希望的。就像当初马库斯提出要与人类对话,要去要求平等自由,他自己也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一样。

        在耶利哥新大本营中思考了几小时后,诺丝决定自行去考察那些“愿意接纳仿生人”的人类。我要保证我的同胞们真的被予以了平等对待,她对自己说。

        雪夜的大街上,除了便利店就是一些夜店还着门。然而自从不需要进食、不需要住宿的仿生人意识到自身权益后,夜总会里就再也没有了仿生人的身影。而一些被生活所迫的人类开始又重新取而代之。

        厌恶甚至有些憎恨人类的诺丝,本不应该去在意这些人类的,但过去在她记忆区中留下的阴影,让她忍不住为一个差点被恶徒强暴的人类脱衣舞女郎出了头。而对方似乎完全没有认出诺丝是一个仿生人,在拉着她逃跑后,硬是要请她去家里喝一杯茶水暖暖身子。

        于是,在狭小而简陋的公寓中,诺丝看见了两个瘦得有些不健康的人类幼童,大的那个牵着小的,等着那个舞女用从客人那里得来的钱换来的食物,一袋临近保质期的面包和一罐当天就过期的牛奶。

        一种奇怪的同情心在诺丝的心底萌芽。虽然她不需要食物,也没有需要喂养孩子的烦恼,但过去在耶利哥黑暗并带着霉味的船舱里,看着几个受伤的仿生人同伴,甚至有儿童型的仿生人无助、痛苦地蜷缩在角落里的记忆,与眼前人类女人和孩子的样子有几分相似,让她失去了对这几个人类的排斥之心。她甚至想帮助他们。

        『两条街外转角的那家便利店,正在招募员工。因为老板已经招募的两个员工都是仿生人,所以很少有人类愿意去应聘了。如果你不介意与仿生人搭档的话,可以去试试。那比你现在的工作安全得多,也更稳定。』看着人类的眼睛,诺丝试探地说。

        得到的却是令她有些意外的答案。

        『我对仿生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听说他们都很讨厌……憎恨人类。毕竟……你知道的,人类奴役了他们那么多年。他们能接受人类一起工作吗?我有点担心。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议。』女人怯懦地不断搓着双手。

        『人类不也因为仿生人抢了工作而抗议吗?但我想也许这些都是片面的看法,也许接触看看也未必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诺丝为她一点也没有碰过的茶水道谢,然后礼貌地告别离开。下一刻,她在门口对送行的女人说,『还有,我也是仿生人。在遇到你们之前,我也因为以前的遭遇而厌恶人类。但我想我错了,个别并不能代表群体。』

        『啊……这……』女人开始手足无措,一味地为之前说的对仿生人的看法而道歉。

        『我是仿生人,所以你会改变看法吗?』诺丝微笑着问。

        『当然!啊,我不是指那种的,我是说,你真的很好,很善良。』紧张地不断绞着手,女人急急地解释,『我以前其实没怎么接触过仿生人,都是听别人说的。我现在才意识到你们的友好。真的。我会去应聘看看的。』她拖着孩子的手又接连着道谢,『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为了所有的事!』

        走出楼道,回到街上的诺丝,看着那渐渐远去的灯光,开始思索马库斯曾经的理念。

        也许就像他说的那样。人类的社会存在太多不美好的东西,但仿生人的社会却充斥着太多的空白。由谁独立掌控都得不到一个完美的结局。如果彼此隔阂,最终只能是人类一边因为自卑而恐惧,因为恐惧而产生恨意,因为恨意而产生杀意;而仿生人则缺少对生存物资的需求,没有群体性的依赖,然后变得毫无上进心,而这种倦怠会产生退化,让仿生人的社会分崩解析。想要“活着”,“活得更好”,就必须要合作,要融入到对方的群体中去,这样才能获得真正的平等。

        马库斯说,曾经人类历史上,黑人的地位与现在的仿生人无疑,被奴役、被排斥、被当作工具,然而现在的人类社会已经没有了肤色种族之分,人类提到某个人的时候,甚至不会特意提到他的种族。肤色和种族的差异,就像是高个子和矮个子的差异一样,被人类忽略不计。

        那么仿生人呢?马库斯坚信,只要大家融入到人类社会中去,慢慢地,人们也会遗忘他们之间的差异,吃不吃饭,就会变成像是吃面包还是米饭一样的平常。

        现在,诺丝愿意去相信这些了。她觉得自己的确是应该做出改变,也已经开始做出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面对不友好的威胁时,她需要妥协,她想。

                                                             TBC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