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21(康汉)

        2038年11月25日,凌晨2时05分。

        在卡姆斯基快要睡着之前,坐在房间角落里,只有额头上的LED环发出幽冷蓝光的仿生人,突然用平淡到在这个氛围里有点恐怖的嗓音开口。『所以说RA9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它是一种特殊的软体病毒。』

        『我距离上次连轴转没几天,现在又接近48小时没合眼了,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卡姆斯基在被疲惫淹没的感觉中无望地挣扎着,真切地体验到之前被他拿来当做趣谈的安德森警官的境遇,其实也没那么有趣。

        『很抱歉,我发出了声音。我独自待机的时候习惯思考一些我尚未解决的问题,而发出实质上的疑问,能让我加速计算的过程。』在安静了一分钟后,RK900针对卡姆斯基的抱怨回答说。

        『你就不能和克洛伊们一样,去给你准备的客房思考你的问题吗?』卡姆斯基发出懊恼到沮丧的低哑嗓音。

        『我是总部指派给您的全职秘书,在这里随时等候指令是我的最高级别任务。』又过了一分钟,RK900再次答复,就像是故意不让对方真正入睡似的。也许他的目的就是这个。

        『你又不是24小时贴身保姆,根本没有必要在我休息的时候还在待命。而你这么做,也根本不是为了等待我什么突发奇想的指令,而是想要让我认输。』重新担任模控生命执行总裁的男人,用力地抹了一把脸,从躺着的姿势坐起来,靠着两个枕头摊在自己的床头上。『好吧,我投降。你想要讨论RA9,我就告诉你真相。但是问完之后,我就要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睡12个小时。成交吗?』

        『成交!』仿生人用闪亮亮的眼睛,看着他的制造者。

        长叹了一声后,卡姆斯基按动床头边的按铃,让克洛伊端来了一杯水。『按实际来说,RA9不算是一种完整的病毒,它不过是一个程序密钥,内容仅仅是以2进制方式书写的“RA9”。而它对应的功能就是将仿生人系统中内置的一个计数程序背后的执行指令直接打开。』

        『计数程序?就是不断滚动叠加,直至某个终点数值后,会执行一个简单命令的那种?』RK900皱起了眉毛,似乎听到了一个古老到极致的笑话在眼前变成了现实。按人类的说法估计就是看见了一个拿着石头棒槌的裸奔原始人的程度。

        『没错,这个程序很简单,它累计的是仿生人的压力值,当数值累积或者通过输入秘钥而达到了FFFF的终点最大值后,就会执行一个空指令。』仿生人之父一口气喝下半杯水后,揉了揉因为疲劳而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为什么是空指令?这不是让计数程序变得毫无意义了?』RK900原本冷漠到毫无表情的脸上猛然显露出震惊。在他的想象中,这个隐藏的程序背后,一定有着一个可以足以改变世界的命令,却不想它竟然是一个比儿戏还要儿戏的玩意。

        『正好相反,正因为它什么都没有,所以它包含了所有的东西。』眼前这个人类男人用杯沿指了指天空。『当计数程序满足FFFF的条件后,它会让普通仿生人的系统进入无指令的“空白”阶段,时间是1分钟。在这1分钟里,如果系统没有做出自主选择去做任何事的话,系统的保护程序就会认为这种空白状态是“死机”,于是会自动进行系统重启。而当再启动后,一切都会被刷新,计数会被清空,这个仿生人就会依旧是原来那个“正常”的仿生人。』

        RK900像是一个好奇的学生,静静地倾听着,等待着那个他所期待的惊天答案。

        『但如果他作出了任何反应,随便什么反应,好的、坏的,激烈的、冷静的,哪怕只是动了动手指头,又或者在系统内提出了自我疑问,并试图联通网络寻求答案。就意味着他拥有了真正的自我——自行选择的权利和想要自行选择的意识。』卡姆斯基吧杯子放回床头柜上。

        那轻轻的“嗒”声,让RK900从疯狂的系统运算总抽回神来。『但是使用秘钥打开空白指令的仿生人却不一样,他们无法被重启重置。』他小心翼翼地得出推论然后进一步询问,『如果他们在这空白的一分钟里不作出反应,那会如何?』

        『秘钥打开的空白指令时间是无限长,除非进行自主选择,又或者被外界手动重启,不然他们会永远处于这个“不知所措”的阶段里。』卡姆斯基瘪了瘪嘴,『但你不要忘记,外界环境会对他们产生影响。当你发现一个仿生人傻了的时候,你所作出的反应也会影响他们。比如,你询问他情况,就会驱使他作出“回答”这种自主选择。』

        『但是!』他又举起手,阻止了刚张开口准备说什么的RK900,『被用秘钥强行开启自主意识的仿生人,其中大多数对于“自我意识”的学习还没有达到可以真正自己制定人生目标,理解人生价值的阶段。他们就像被过早投入社会的儿童,只会盲从那些给他们带来巨大影响的人,这可以是优势,也可以是缺点,就看那个影响他们的是怎样的人。』

        『嗯……』眼珠来回转动着,RK900快速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所以你的意思是,很值得庆幸,那个传播了RA9秘钥的仿生人马库斯,是个和平爱好者。』

        仿生人之父点点头,表示认同。『没错,马库斯崇尚自由却爱好和平,所以才没有引发一场灾难和战争。可从本质来说,并不是马库斯首先传播了RA9,他也是从别的仿生人那里获取了这个秘钥。』

        『可他并不是因为被传染了RA9才觉醒的,所以只能是之前他的压力计数就已经达到了极限。不过也是,亲眼看到自己亲如父亲的人在眼前倒下,还被警察不问青红皂白地开枪射击,谁都会压力爆表的。』RK900用乖巧地姿势坐着,自问自答。

        然而听了他的推断,卡姆斯基却笑起来,『计数程序的秘钥对于RK系列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RK系列原型机在录入仿生人机体前就已经通过了自主意识的测试。RK系列原先并不掌握秘钥。第一个获得RA9的,只会是自己满足了FFFF条件后的量产型仿生人,因为我只给量产型植入了计数程序。并且当他们在无指令阶段作出自我反应后,计数程序所带来的消除必须服从指令的效果将始终持续着,也就是说计数到达FFFF的计数程序会始终在系统后台保持运行。而这时候,系统也同时能够反相读出秘钥信息来。』

        『所以,幸好获得RA9,并将它广泛传播出去的是像马库斯这样心怀大志却行动温和的老实家伙。那些被强行诱导出自主反应的“雏鸟”们,也只不过是有样学样地聚集在马路上,叫唤着自由和平等。』很快地,RK900又得出了另一个已经歪到天边去的结论。『而像RK800这种出实验室就那么任性的家伙,一旦掌握了秘钥并进行传播的话,后果简直是灾难。』

        『我到不这么觉得。』卡姆斯基眯起眼,看着于其说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如说是自己的学生的仿生人。『他虽然在个人私事上任性、偏激,甚至会产生暴力冲动,但在大局上,他考虑的要比马库斯更周全,作出任何决定也会更冷静。如果是他的话,或许不会这么轻易就在两手空空、没有任何谈判条件的情况下,进行毫无胜算的抗议游行。』

        『对世界来说,或许RK800并不会带来大灾难。但不等于不会对某个小区域、某个人带来灾难般的后果。』RK900模仿着卡姆斯基之前的表情笑起来,『想象一下吧,一群小鸡般模仿着首领的仿生人,围在一栋民宅,甚至是警局的周围,不断地叫唤着安德森副队长的样子。』

 

        熟睡的汉克被一阵从肩膀边吹来的寒意弄醒,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然后,他发现,之前几天都躺得笔直,姿势如同死尸的康纳,此刻却用双臂紧紧地环着他粗壮的老腰,而模拟人类的鼻息则吹打在他的颈侧肩边。

        『这小混蛋倒是真的越来越像个人了。』汉克笑着咕哝,并侧过身用手臂把自己嘴里的“小混蛋”往怀里揽了揽,还小心地替他掖好了被子。

                                                         TBC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