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22(康汉)

注意:以下有对人物关系的新设定,请自行避雷。

        2038年11月25日,8时05分。

        盖文在踏入办公室大门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反常态没有迟到,并且还心情很好地正在认真查阅文件的汉克·安德森时,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不妙。他作为警察的第六感警铃正在不断地哔哔作响,提醒他有什么阴谋和可怖的结局正在这看起来阳光明媚的场景背后风起云涌。

        作为一名真实经历了各种风雨,见过各种阶层社会的男人,盖文虽然不讨人喜欢,可作为底特律警署神探第二也算是名至实归。他深深地明白,这世界上大多的事都不可能就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好比一个身患绝症、虚弱无力的人,有一天突然从精神到肉体都感觉好起来了,只看到表面的人会认为这个人战胜了病痛,正在好转,但事实却正好相反,这种“反常的好转”恰恰意味着事实这个人即将离世。

        同理推到安德森这个“心快死了”的人身上,突然改善也必然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甚至是可能带来巨大不良影响的事件正在发生。当然,这并不是说盖文真的希望这个自杀倾向严重的重度抑郁老头去死,又或者说不希望看到他有所改变。但是盖文非常恐惧这种改变背后的东西,你懂的,就像是那种藏在你所看不到的地方,不断散发着黏糊糊气息的,正在操纵着“好起来”的人的可怕怪物。

        恐怖童话里经常会有这样的场景,比如一个阴郁的不友好的孩子,破天荒地要求加入平时他讨厌的孩子团体,其实并不是因为他想要朋友,而是他被家里的怪物附身操纵了。最后,怪物吃掉了其他在场的孩子,又钻回了怪孩子的背后,等待着下一群无知的牺牲品。

        “你知道那些人工智能设备,一直都在背后悄悄窥视着你吗?”

        当尚是青少年的盖文,从一个远方堂叔那里听到这个故事后,他的整个人生就彻底改变了。他开始讨厌那个散发着“阴谋气息”的堂叔,也厌恶他所创作的那些看起来是让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怪物”。

        这就是盖文憎恨仿生人的原因,是他宁愿累的要死,回家后还要自己清理家中的垃圾和灰尘,也不愿意让一个家政型仿生人踏入家门的原因。

        而他曾经的导师和搭档,那个与他一样排斥仿生人的汉克·安德森,现在却被那个怪物缠上了身。并且用那种看上去“变得更好”的模样,吸引着周围一群又一群愚蠢的普通人,让他们放松警惕,开始转而赞赏起仿生人,甚至期望自己也能被那披着人皮的怪物们所青睐。瞧瞧克里斯,在被仿生人拯救了两次后,现在的眼神中充满了那种即仰慕又羡慕的神情。

        汉克啊汉克,别人就算了,为什么洞察力在我之上的你,也落入了这种舒心生活的低级陷阱里了?非但成了支持怪物的愚蠢一份子,还成为了怪物的帮凶。盖文在心里呼喊着。

        他还记得那个童话故事还有一个更加黑暗的后续,当怪物吃掉了小镇上所有的孩子以后,对着仅存的那个一直背着它,被它附身的阴郁孩子说,“一起来吧,加入我们,然后我们去到其他的镇子”。被怪物“朋友”引诱的孩子,一次次吃下了怪物拿来的人类心脏,渐渐也变成了怪物。看着绘本上那个黑色人影张开异常的血盆大口,冷汗遍布了盖文的全身。而现在,汉克正在变成这个孩子,就因为所谓的“感情”。

        愤愤地腹诽着的盖文,抬起头对着怒骂其不争的对象撇去,看见的却是端着咖啡站在汉克身后的RK800,那一汪几乎溢满了蜂蜜的深情眼神。

        『去他妈的感情!』盖文忍不住骂出声来。他了解汉克,感情正是他的死穴,是可以从精神上把他绑得死死的坚实锁链。当年,那个平凡的女人就是那样成为了他的妻子。如果再加上肉体关系,那最终会把保守汉克彻底变成一条忠实到不可动摇的看门狗,守卫着哪怕是地狱的大门。

        说什么对这个世界绝望了而心生死意,说白了只是对自己未来的幸福绝望了而希望逃避罢了。盖文在心底嘲笑,他在警校时可是心理学高分毕业的,他能看穿大多数的人类疑犯,当然也能看穿那个其实万分单纯的搭档汉克。

        盖文原本以为,没有什么能够填充入汉克心中缺失的重要位置了,这个男人大概会就这样颓废下去,在警局混日子,直到他的才能所带来的成果无法抵消他的过错时,被赶出去,然后在公寓里醉酒猝死。但他没有料到,一个可怕的怪物乘虚而入,渐渐地控制了汉克的整个人,一点点地吞噬他的意志,甚至可能是肉体。

        没错,汉克很可能已经开始异变了。在桌子底下,盖文恐惧地握紧了拳头。他还记得那个雪夜的凄惨现场,作为一个人类的汉克,怎么可能在受到那样的外伤后还活着?

        『又在想着嘲笑什么人?』就在盖文陷入沉思的时候,那个现实版恐怖童话里的当事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妒忌并不能让你升职或得到好评,还是稍微表现的别那么欠揍试试,可能还有点效果。』汉克咧嘴笑着,怼他,并把一叠大约三四张钉在一起的纸塞到他的鼻子底下。『上面发下来的医疗保险文件,签一下吧。就剩你了。』

        『你什么时候被贬到管理文书工作了。』被称嫉妒而被激怒的盖文,下意识地损了回去。然后才姗姗地翻开那一堆繁琐的纸,查看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

        『没想到上面愿意花那么多钱给我们买特种医疗保险。』一边,克里斯那随时冒着傻气的嗓音响了起来。『只要是在工作中或者与工作相关的原因导致的重伤,需要移植器官或义肢、组织的,所有仿生移植物的费用都将由政府支付。听说那个生产这些医疗耗材的公司也属于模控生命集团,这下差点破产的模控生命倒是又有了转机呢。』

        『什么?!』听到文件内容的盖文大叫着跳了起来,『这个文件是为了同意他们可以随便挖走我们的器官和肢体?然后用可怕的机械来替代?』他像是个第一次听说器官移植的中世纪人一样,惊恐地嚷嚷。

        『是同意在紧急状况下的救助手术,材料还是免费的。』克里斯像看傻子一样看向盖文,『你知道一个仿生假肢要多少钱吗?不要说心脏或者神经系统的移植物了。如果早一点有这个文件,好多重伤的一线警察就不会因为支付不起而只能瘫在床上,甚至是死掉了。』

        『所以你授权他们,可以把你拆开做成机械战警?』盖文看起来快要扑上去了。

        『什么是机械战警?』从汉克背后伸出的仿生脑袋,在某个角度看来,仿佛是从人类的颈侧猛然长出来的,并且还用极低的音量在人类的耳边窃窃私语。

        『一个古老的电影,说一个人类在重伤后整个躯体都被改造成了机械,只剩下了一个脑袋。』而人类也报以低语的交流。

        『傻了,你们真的全都傻了。全都中了仿生人的邪了。』盖文发出几乎说是要哭泣的大吼,『尤其是你,安德森!原来那个迟到早退暴躁又抑郁,最憎恨冷冰冰的机器怪物的你到哪里去了?!说实话!那天以后,你是不是已经被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怪物了?!』他用巨大的嗓门掩饰着自己的惊恐问,然后不出所料地,在那仿生怪物刹那变得凶狠、杀意尽露的眼神中倒退了几步,却因为被凳脚绊到而摔倒在地。

        『你他妈恐怖电影看太多了,还没醒呢?』汉克翻了个白眼,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但被慌忙地避开了。

        用力地从嘴里发出“啧”的一声,汉克决定随这脑瓜里一直充斥了怪想法的家伙去。『算了,签不签都是你的自由,并没有强制警员接受福利保险的规定。』他叹了叹,『不过你这是要发布,如果重伤,将拒绝采用任何人工辅助医疗器械救治的意思吗?为了表示对仿生人的排斥,要放弃自己的治疗等死?我还以为你挺在意你的小命呢。』

        『谁……谁说要放弃治疗等死了?!』不出所料地,对气到结巴着反驳。

        汉克哼笑了声,耸耸肩,把被盖文丢开的文件又放回了他的桌上。『那你再考虑考虑吧。』然后无视了盖文那种既恼羞又恐惧的表情,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去。

        『李德警官他好像讨厌仿生人到出现精神过敏了。』而邪恶的仿生人,则完全不顾盖文射来的仇视眼神和其他人望向他们的八卦视线,对着汉克作出了一个俏皮的眨眼示意,并在汉克的微笑中,笑得仿佛是系统里泡满了蜜糖。

        盖文突然地又意识到另外一件事。

        他想起之前在网路上看到的网友“生活技术”贴,关于那些真实的弯到宇宙的GAY的表现。据那位资深网友说,与大众的认知不同,那种绝对单向的GAY,喜好的根本不是那种体型纤细又或者身材好到全是肌肉的类型,也不是面容清秀又或者打扮得体的“公众型男”,他们喜好的偏偏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那种人到中年有点发福,在感情暗示中有点傻愣愣,初见脾气不佳,相处久了却待人不错的“大叔”类型。

        “他们不会特别快地向看上的猎物表达自己的‘兴趣’,而是会特别体贴地与猎物聊天,一起参加一些普通的活动,关心猎物的健康、生活和工作。就好像一个无微不至的密友。”帖子里这么描述,“但其实,当他们用那种眯着眼的热情笑容看向你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钻进你的裤子里。”贴主附上了一张人像照片,里面的年轻男人无论是从发型还是眼神来看,都与现在这个无比邪恶的仿生人完全相同。“如果有人像这样长时间地看着你,那他有可能正在想象,你把那傲人的雄性象征抵住他屁股时候的画面。也许你正为自己的雄性象征被夸赞而洋洋自得,并不在意对方只是想想。但我更加负责任地告诉你,像图上这种看起来儒雅,本质上却欲望强烈的人,更可能想象的是他用他自己的冲进你的屁股里,并且让你傲人的象征在他的征服下自行溃不成军。”

        『噢他妈的!』盖文突然大叫着从座椅里弹跳起来,冲出办公室,跑向楼道里,一边还摸索着自己的手机。

        『Gavi……你从小就是阴谋论支持者,我理解你。但是仿生人是不会奴役人类的。』电话里传来了既疲乏又无奈的语音,『就像你不会抓只黑猩猩代替你去查案子。让更没效率、更容易出错的种族去代替自己工作,是十分愚蠢的想法。』

        这样的开场发言,立刻让打过去电话的盖文瞬间被气到噎住。

        『另外,我觉得总统也没有必要在已经有仿生人警察的情况下,偷偷地把你改造成机械战警。』

        『你的意思是,我完全没有那些玩意儿来的有用?!!』即使是在消防通道后的楼梯前,但盖文的音量还是大到,身处办公室的汉克也能听见的程度。

        『Gavi,虽然这样说很令人难堪,但恐怕是的。所以你不用杞人忧天了,想想自己怎么能活得舒坦、开心就好。就像接受“能者多劳”的普通人那样,让能干的家伙操劳去,不是挺好嘛。』

        『Fuck!我他妈就是要证明,我比那些机械玩意儿有用多了!』

        如同卡姆斯基记忆中的那样,盖文这个远房小崽子从来都是只能赢,不服输的。『行吧,你加油!』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想要挂掉通话,继续睡个回笼觉。

        然而显然地,盖文没有打算这么就放过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仿生人里还竟然有他妈的基佬吗?』

        『我亲爱的Gavi,你这一句话已经歧视了两个人群了。』电话里绵长的叹息语调显示出了对方巨大的无奈,『仿生人对性别的概念比人类更模糊,我猜他们与同性别特征或异性别特征的仿生人结成伴侣的可能性是相等的。』

        『我是说,他们还有下面的那东西吗?还会有那种需求吗?』盖文已经是龇着牙在说话了,仿佛是吃了一嘴特别酸的柠檬。

        『如果你是说性征外观的话,为什么没有?』仿生人之父的反问语气听上去特别震惊。

        『又不是俱乐部特殊用途的那种,为什么要给他们装那种没用的玩意儿!』盖文的唾沫星子激动地喷洒到了手机的整个下半屏幕。

        『没有用就不能存在了?你并不哺乳,也有乳头啊。』

        一瞬间,盖文差点被自己的唾沫给呛死。

        『而且当他们有自我意识,开始学习像人类那样生活的时候,当然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需求。仿生人的肢体各处都是具有压力感受器的,只要加载压力-痛觉感受转化模块,他们同样能体验到人类能体验的感觉。Gavi,性征外观并不是一根只能叉在那里的晾衣杆。』

        在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后,盖文许久都没有出声,并且任凭对方擅自地挂断了通话。绝望在他的脑海里铺散开来,唯一的希望是,反正那个目前有危险的又不是他自己,管他屁事。

        他不断哼哼着发泄自己的怒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有点惊讶地发现,那个犹如寄生胎一样的仿生人不在汉克的身边。刹那,嘴贱的冲动再次席卷而来。

        『老树逢春,哈?』他叉着腰,神抖抖地走上前去。『别以为贵宾犬只会摇尾巴,它还会乘你不注意时,企图用它的晾衣杆操你呢。』

        在他得意的目视下,汉克给了他一个看病人的同情眼神。

                                                     TBC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