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10(雷吉斯/杰洛特)

       『命运就是这样,你看不到那些金线,其实它们都彼此相连。』看着头顶的圆月,希里突然说。
       『我倒是常听杰洛特说,命运是把双刃剑,除了自己,还有的就是死亡。』丹德里恩保持着缩在角落的坐姿,抬头看着她。
       『死亡如影随形,他是这么说过,这就是猎魔人的生活。但死亡不是对每个人都一样吗?』希里不太懂诗人的想法。
       『不。』丹德里恩笑了起来,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问题,『死亡总是特别青睐杰洛特,命运也是。你不这么认为吗?』
       『他的确是经历过太多的死亡威胁,但所有的猎魔人都一样。』
       丹德里恩神秘地摇了摇头,用仿佛是要歌唱的调子说,『传说死亡和命运是两姐妹,她们总是爱上同一个人……』
       『但显然,死亡最终能得到他。这是废话,死亡是每个人的终点。』希里打断他。
       『不,那个故事的最后,两姐妹谁也没有得到那个男人,那人的灵魂选择离开,去往未知之地。』诗人说。


       当那个从瓶子里爆裂出来的传送门再度快速消失后。杰洛特带着雷吉斯走到了不远处较深水的区域。他们在那里坐了下来,温泉水刚好到达他们的胸口。
       杰洛特开始坦白,他原本打算等雷吉斯探望完吉拉夫后,再挑明自己的想法和感情,但由于丹德里恩这个麻烦精他不得不提早了计划。他对于当初自己的犹豫不决和盘托出,也把丹德里恩范的糗事翻了个底朝天。
       猎魔人与高等吸血鬼,就这样坐在月光下,一面喝着小酒,一面敞开心扉地聊着天,讨论着各种计划和行程。
       『希里总是爱说命运怎么怎么,但我看来,除了死亡,命运真的能掌控一切吗?』杰洛特抿着曼陀罗酒质疑。

       皱着好看的眉,闷闷不乐的“命运”显然不能。而大发雷霆,正在拿化妆品出气的“死亡”似乎也并不怎么可以。

       『省点力气吧,就算你找学徒去设计诓他的告白,他也不会给你想要的“永远”。那时候你本可以斩断他的命运,带他走。』特莉丝坐在巨大的梳妆镜前,用镶有宝石的梳子打理着她那头如火焰一般的美丽长发。
       『就算那样又如何,他依旧可以自己走出我的迷雾花园。当我牵着他的手带他走进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宁可穿过这片美丽的草地走向虚无,也不会愿意被困在那里。』叶奈法气鼓鼓地将破碎的胭脂罐用魔法扫进垃圾桶里。
       『这还是因为你不舍得他死。当你放弃用死亡斩断他的未来时,就意味着你已经放弃了。』特莉丝从梳子里拨出几根掉落的头发,那些离开她头皮的发丝,已然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不。那是因为你。你干了什么以为我会不知道?』黑发女术士愤愤地一跺脚。
       『命运是按着人们自己的选择自由生长的。我不能改变它,我只是编织它们,甚至不能看见它们。』捻起一根金色的发丝,特莉丝坐到她的工作台前,搓动指尖,将它编织入一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金色织物中,『是希里救了他。我给她的不过是普通的药剂,而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可以将他复活,我始终也猜不出来。但最终来说,主要还是你放弃了。』
       『一枚死掉的魂魄与一个活着的人完全不一样。』叶奈法将她的化妆刷丢向特莉丝的工作桌,打断她的动作。『但是那天,并不是我将他送回来的。我当时几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红发的女术士转过身来,歪着头看向她,眼睛里充满了深意。『你从没有提起过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也许你应该说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希里,连意外之子都青睐他。』叶奈法在舒服的沙发椅里坐下,翘起修长的腿,从叉开的裙摆里露出织纹精美的丝袜。通常地,膜拜在这条长腿下的人,最后都死了。这是她的可怕之处,然而这点依然也掩盖不了她的魅力。
       『但意外之子依旧不可能战胜你。即使他倔强地不愿意留在你的花园里,你也可以等下一个轮回。同样的灵魂会拥有同样的外貌,同样的性格,甚至是同样的喜好。只要你不是仅仅只执着于他那双因为猎魔人试炼而改变的眼睛,和那头褪了色的白发。为什么不再等他转生呢,也许下次就会有机会,又或者再下次,你总是有无数的机会。』特莉丝又拧起了第二根头发丝,她没有看叶奈法,假装只是自言自语。也许这话也是她正想问她自己的。
       『但那不是杰洛特。不是我爱的那个人。即使他们会很相似,也拥有同样的灵魂。但有的事,不会重复两次。当他越过死亡之地,他就会忘记一切,变成另外一个人。』叶奈法的声音有些悲伤。
       『可他复活后也忘记了一切。』
       『但他还能想起来。用魔法,或者其他手段,总是可以让他有希望会想起来。你看,即使你不愿意他想起来,他不也全都回忆起来了吗?』
       『但你有可能会失去他。』特莉丝非常小声地咕哝了几句,像是“变成像我一样可悲”、“只能整日兴叹和妒忌”之类的。
       『我感觉我已经失去他了。』叶奈法的话,特莉丝重新抬起头来看向她,『然而,即便如此。当我们在某处相遇时,我还能听到他那声“嗨!叶。好久不见。』
       『那对你来说足够了吗?他看到我也会说,嗨!特莉丝。』在失败的自卑与嫉妒之心的左右下,红发的女术士吐出挑拨的句子,却在下一刻恐惧起来,她的脸变得煞白,害怕叶奈法会因此真的杀了她俩都爱的人。
       可叶奈法只是摇了摇头,『你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我就告诉你吧。也许你觉得我比你强,但有的时候并不是。』她抢过特莉丝手里的织物,摊在掌心里抚摸,『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夺走了他。』

       诚然,能夺走一个人的,除了死亡,还有另一样东西。那不是命运,也不是意外,而是一件普通的东西,一个普通的生物。
       跨坐在雷吉斯的腿上,杰洛特眯着眼睛,因为黑夜的昏暗,他的瞳孔自动扩大到了极限,好让更多的光线进入眼底。这个模样,让他看起来有点眼神涣散,尤其是刚经历了第二次高潮之后。
       『我闻起来真的有那么好吗?』他在高等吸血鬼的耳边问。他的手抚摸着吸血鬼的颈后,并且歪着头,故意在吸血鬼的面前露出静脉明显的修长脖子。
       雷吉斯笑起来,『是的,非常非常好。』他凑上前,在那条引诱着他的血管上印上一个吻。
       『我不介意,你只是喝一点的话。』猎魔人将自己的额头抵着吸血鬼的。
       『我很高兴,你会这么说。你全然地信任我,并且愿意为我奉献自己。』高等吸血鬼搂着他的腰,让彼此紧拥在一起。『但我要说,不。』
       『为什么?因为害怕破戒之后就无法再停下对血的渴望吗?虽然你说血对高等吸血鬼不是必要的。但你重伤几乎死去后,长时间没有血液摄入,对你的恢复必定有所影响。你看起来比其他高等吸血鬼疲惫多了。』即使是对吸血鬼的生理不太了解,杰洛特依然能够察觉得到,杜绝血液对于高等吸血鬼来说,远不像戒酒那么简单。
       『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会给自己找点血。但我永远也不会咬你,杰洛特,永远也不会。』伴随着猎魔人惊讶的表情,雷吉斯温柔地望向他的眼底,用一种近乎沉溺的痴情。『无论那些由高等吸血鬼写下的文献,又或者一些喜爱传说的诗人的大作,将吸血鬼与受害者之间描述得如何美丽动人,那都不会是真的双向的、全然无私的爱情。至少我不认为是。被摄取血液的对象,对我来说就是猎物。我永远也不会把你当作猎物,无论我多么喜爱你的血撒发出的香味,又或者我当时多么需要血液的支助。』
       杰洛特呆愣愣地张着嘴,一时无法说出话来。『可……你难道从来……』
       『我吸过几个情人的血,但不是爱人,不是你。无论被吸血时会有多么接近情欲的体验,那都不是真实意愿的体现。我爱你,杰洛特,所以不要再问我了。我的答案永远是“不”。』
       猎魔人垂下了眼睛,白色的睫毛微微颤抖,『对不起,埃米尔。』带着歉意,他将头靠在了高等吸血鬼的肩上。一会儿,他又轻轻地开口,嗓音低哑,『你想再来一次吗?当你说爱我的时候,我就想……』
       雷吉斯急切地吻上他的嘴唇,并在水下握住了他的两瓣臀肉。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