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23

       那一整天,盖文到处都碰了一鼻子灰。也许是他平时太过高傲又喜欢故意挑刺,本就招人嫌,也可能是他对仿生人的极端恶言,让想要端正警察在公众,尤其是媒体眼前的形象,从而更好地保住饭碗的人,必须与他划清界限,更可能是大多数的人因为他今天不理智的反医保发言,觉得他脑子有问题。

       于是在打发走了一堆没事找事的纠纷者后,他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了冷静思考。但他思考的并不是为自己的不当行为和言论而作出反省,而是一心钻研起了那个雪夜的案发现场。他决心要找到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在汉克·安德森至少是“濒死复生”的过程里,还有多少可怕的秘密,才导致他本人避而不提,而那个该死的仿生人会企图用眼神杀死所有可能会提到这个话题的人。

       从十楼的天台坠落,这这一点已经被当场的物证和汉克本人所证实,而依据对当时附近的环境勘测,天台坠落的起始处与地面血迹处,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遮挡或者作为缓冲。盖文仔细观看了当时拍摄下的地面血迹照片,喷溅状的血痕显示当时汉克很可能存在开放性骨折和动脉破裂,通过血泊大小看,当时他的失血速度极快,预计在三到四分钟内就可能达到失血性休克的程度。

       盖文虽然不是医生,但作为一名刑警,还是具有一定的法医学常识。通常像这种大出血的事故伤者或者被害人,即使当场由救护车在5分钟内送达医院进行急救,生还率也非常低。更不要说是在一个局势混乱,又下着大雪的夜晚了。路上除了飞速试过的军车外,几乎就不会有人开车从附近通过,更不要说能恰巧看见事发后,立刻作出正确的止血和急救并送医的措施了。

       盖文以警方的名义向急救中心查询过当晚的救护车出车记录,当时根本没有一辆派往那个事故现场附近的,也没有接到类似的高坠救护请求。而调阅当晚大楼门口大道的监控,得到的却是一段平静到什么都没有的录像画面。

       起初盖文并没有怀疑,而是按影像证据推断当时并没有任何车辆经过。但当他此刻再一次查看这段影像时,一个之前并未注意到的盲点,在他的脑子里猛然闪了闪。——有人伪造了监控录像。

       虽然是一样空无一人的雪夜街道。但自从仿生人抗议大队与军方展开对峙后,维持治安的警方巡逻车就开始陆陆续续地在全城各处展开巡查,警车会打开扩音器,播放录制好的宣传音频,让居民交出家里的仿生人,以及不要外出,不要收留任何陌生人。随着巡逻车的巡回,广播声会因为距离变化而变轻,但无论如何当时的视频里不应该完全没有广播的声音。

       于是事实很明显了,无论坠楼的汉克是否死亡,一同坠楼的仿生人是否已经报废,都有人驾驶车辆将现场的汉克和仿生人残骸运走,并修改了监控录像。要运走人还算容易,但要黑入属于警局的路面监控系统却并非那么简单。加上远处路口未被改动的正常监控录像,显示的事发左右时间驶过的车牌,答案就直接锁定了一个人——伊利亚·卡姆斯基。

       盖文像疯了一样拍案而起,然后不断地拨打卡姆斯基的电话,可响起的却始终是无人接听的提示音。过了大约半小时,当他终于开始略微冷静下来的时候,他的手机语音信箱里收到了一条留言。

       『你知道的吧,人的面部和大脑并不是共用同一条血液循环,从理论上来说,就算是能够将整个头部离体,剥离了心脏的头颅要存活也需要至少两个不同的体外循环机。所以人不可能单活一个头的。』语音里是卡姆斯基无奈又真诚的回答。

       『好吧……』盖文发出沮丧的自言自语,但同时,他又深感到松了一口气。也许真的是他自己想太多了,汉克也许并没有伤到他想的那么严重。而仿生人不过就是一群企图模仿人类的机器,即使运算比人类强大千倍,依然与人类一样每日重复着愚蠢的工作和休息,看似他们有能力像神一样统治人类,但其实拥有统治野心却已经没有统治仿生人们的能力的,也只有人类而已。

       『真是悲哀啊……』这个既恐惧着永生的怪物,又因为恐惧自身的死亡,而羡慕着怪物的,双重矛盾的人类仰天叹着气。就像是汉克说的,如果他快要死了,为了他所谓的“与怪物彻底划清界限”的信念,真的能够拒绝“生”的机会,选择直面死亡吗?

       变成怪物而活下去,坚持以完整人类的模样死去。永远不是一个难以选择的问题。卡在盖文选择前者之间的困难,不过是他恐惧着那个变化了的结果将不再是自己罢了。所以他才无理由地讨厌那些带着生化假肢的人,讨厌那些仿生的怪物们。

       『我他妈的就是胡思乱想、无理任性,怎么样了?!』盖文最终发送了一句破口大骂的语音回复,结束了他自己复杂到混乱的思考。

 

       『所以你用一个事实欺骗了他?』RK900歪着头,看向收到语音后明显忍不住笑的卡姆斯基。

       『我说的是事实,没有一点掺假,怎么叫欺骗他呢?』而仿生人之父摊开手回复。『我很真诚的,只会隐瞒,不会说谎。』

       但仿生人依旧投去了质疑的眼神,『你从来没有欺骗过谁吗?』他的手指褪去了仿真皮肤层,直接接触到了卡姆斯基平时常用的便携平板电脑上。『我一直在思考,曼费德和安德森,他们真的是移植成功了吗?又或是你只是制造了一个非常相像的,拥有一部分记忆信息的“仿冒品”,去欺骗RK200和RK800,欺骗掌握权势的总统、议会成员以及其他求永生的人类。』他眨了眨眼睛,LED环变成了黄色,提示他正在读取卡姆斯基电脑中的海量信息。『有所求者总是盲目的,无论是不是人类。总统他们想要通过这个方法获得长生,所以他们愿意相信;而RK200和RK800希望他们所爱的人类还活着,所以他们选择相信。』

       『所以你不相信。不相信肉体消失后,意识能够转移,能够继续存在。哪怕仿生人的系统意识可以在躯壳间随意转移。』卡姆斯基用玩味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杰作,这个最好奇,最喜欢思考,并敢于提问和质疑的仿生人。

       『老实说,当我在卡尔那里获得成功的时候,我也怀疑过。也思考过,如果一个意识在转移的过程中复制了两份,那究竟哪个才是原来那个人,这些古怪的问题。直到我在那个警察那里获得了验证。』他向门口一个克洛伊招手,示意她过来身边。『那时候,我也很吃惊。毕竟比起卡尔那原本就安排好的移植实验,安德森警官的事完全是意外所得,而且是惊人的所得。人真的有灵魂,而这灵魂与仿生人一样,是一种信号流体。所以我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令人惊讶,不是吗?』

       『克洛伊会与你分享当时的记忆信息,你看完后就会明白。究竟是什么让那些并不傻的人愿意相信,并在一周后正式批复了仿生人所有权益保障的法律文书。』他向克洛伊点点头,然后看着那个美丽的仿生人微笑着对RK900伸出手。

       『所以他们不是看了曼费德先生移植过程的记录,完全承认了仿生人;而是因为安德森警官的案例,让他们相信了自己渴望的未来。可是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你在安德森警官的身上花了一个星期,看起来并不仅仅是花费在了重塑完全一模一样的躯体上。』放下已经被完全解读过的平板电脑,RK900说,仿佛是在为自己的思考做一个总结。接着他握住了克洛伊的手臂。一刹那间,黄色的灯光变成了红色。

                                                            TBC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