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11(雷吉斯/杰洛特)

       深夜的山林,雾气萦绕,几乎无法辨别出清晰的山路。
       他们本该顺着下水道回城里的,却因为雷吉斯无意提起山角下村落的彻夜营火而玩性大起,转而在浓雾中凭借着高等吸血鬼对于来路的记忆和狩魔猎人的直觉,摸索着下山的道路。
       雷吉斯就这样牵着杰洛特的手,在迷雾的丛林里行走。
       一些记忆在他的脑海深处逐渐地浮现出来。
       黑暗和疼痛包裹了他,之后,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他站在空旷的被白雾所包绕的草原上,有一个人温柔地拉着他的手,引导他走入更深处。
       『叶?』虽然雾实在是太浓烈了,让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那与他曾经梦中预见的一样。他的叶,来带他离开,抛去所有的痛苦和不甘,离开这纷争不断的人世。

       『埃米尔?』在记忆涌起的恍惚中,杰洛特开始不安。他害怕这只是一场梦,而这路程会有一个糟糕的终点。
       『别担心,杰洛特。跟着我就好。』叶奈法的声音温柔地说道。
       『别担心,杰洛特。跟着我就好。』雷吉斯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草原上的微风吹过,让人感觉寒冷。但也可能是绝望让人寒冷。杰洛特就像其他命到尽头的人一样,不愿意就这样结束。他并不惧怕死亡,甚至可以说,他爱着残酷却又体贴的“死亡”。但他依然希望活下去,他想要保护希里,他的女儿,他想要帮助他的朋友,他也想要从那些可怕怪物手里救下更多的人。虽然人终究会有一死,但他希望在这之前看到和平安全的世界。
       然而,叶奈法是如此坚定地前进着,他别无选择。又或者因为,他的胸口已经被彻底地刺穿了,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血液已经流失干结,他也没有任何除了成为妖灵之外的留下的选择。

       回忆中的温度让杰洛特抖了抖,但由温泉扩散而来雾气又让他放松下来。他可以感觉到从握着他的手那里传来的暖意,同那些传说上描写的一点也不似,高等吸血鬼有着与人类一样体温。
       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犹豫,雷吉斯停了下来,『你想要休息一下吗?』他问,并用指尖轻轻地触摸着杰洛特的掌心,让他紧张的肌肉放松下来。
       『你带我穿越这片草原之后,又会是什么?虚无吗?真的会什么都不存在了,感觉不到,甚至意识不到任何东西了,是吗?』杰洛特看向叶奈法的眼睛。他需要答案,虽然他其实已经预料到了。死亡之后还会有什么剩下呢?
       他深爱的叶微笑起来,她抓住他的两只手,握到一起,『你可以留在这里,不用越过最后的那条线。和我一起留在这里,好吗?』她挥挥手,迷雾中出现一栋庄园。比白鸦庄园更大,更美。

       如果雷吉斯想要留在尼弗迦德的话,如果他厌倦了旅行的话。总有那么一天的,就像是死亡。记忆仿佛像飞速涨起的潮水一般淹没了杰洛特。让他止不住会去想,如果雷吉斯也问他相同的话,如果雷吉斯也想要和他留在尼弗迦德的某处。
       『不了。叶。』杰洛特亲吻了叶奈法的脸颊,『我还是想要走过这里,也许你愿意陪我走完最后的路。』
       叶奈法哭了,眼泪弄花了她自豪的妆容。

       我现在也能同样说出“不”吗?我能让他送我离开,然后直视他悲伤的眼睛吗?杰洛特问自己。
       他们在草原上漫步,叶奈法牵着他走得很慢,她知道这是最后的相处时间了,而她想要无限地延长它。当他们来到了草原的边界前,她再一次哭着请求他留下时,杰洛特还来不及张口说什么,一个声音在上空响了起来。那甚至谈不上是一种“声音”,因为它听起来嗡嗡的,更像是一种敲击着脑壳的意识。
       『求您不要带走他。』那个意识说。
       叶奈法也听到了它,她开始四处寻找它的源头。而当她再次回过头时,杰洛特能看到她惊讶的表情,和紧盯着他手的那种难以置信的眼神。
       低下头,杰洛特发现自己的手消失了,然后是手腕、手臂,最后是整个身体。
       『杰洛特!』他听到了叶奈法最后呼唤他急切声音。

       『杰洛特?』从回忆的恍惚中,杰洛特被猛地唤了回来。他的瞳孔收缩了一次,找回了视点的焦距,当视野清晰之后,雷吉斯紧握着他的手的样子正落在眼里。
       好的。他在心底无声地说,这次我会说,好的。
       但雷吉斯之后也未曾向他要求过留在任何国家或城市,即使再过700多年,也没有改变。
       然而,这个答案并非没有意义,因为最终杰洛特为他留下了,留在这不断改变着的世界上。


       『你是说他不会再踏上死亡的路途了?即使是200年、300年,过了一个狩魔猎人能够活过的最长年纪?』特莉丝想要对于叶奈法那低落的情绪作出回应,但她还是忍不住将笑容露了出来。『那被希里更改过的药剂,是把他变成什么长生种了吗?』
       『那成分不明的药让他经历了二次突变,然后,吕莫教授的突变诱发设备又第三次改变了他。』叶奈法叹了一声,『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他现在的情况,他不是任何已知的不死物种,没有任何图鉴或文献收录了这样的情况。如果要说最接近的,他还是一个猎魔人。』
       『只是能活得更久一点。』特莉丝愉快地补充着。
       黑发的女术士给了她一个白眼,随即也笑起来。那也正是她所希望的。


       『也许我们在下一班船来到之前,可以先转道一下多利安,去看看丹德里恩的情况。让他好好记住这次的教训,而不是因为如此轻易地就替他解开了诅咒,导致他又故伎重演,旧病再犯。』坐在山下的篝火边,看着拜火的男男女女彻夜地起舞,啃着野果和草药医师兜里的干面包充饥的杰洛特开口说。
       『噢!其实关于这事,我前面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小口地啜着草药茶,雷吉斯那深色的眼睛在火焰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诅咒通常都是极度恶毒和有害的,像是你说的这种单独症的温和诅咒,据我所知是没有的。』吸血鬼的指尖在木制杯口上打着转儿,让杰洛特的视线无法移开。
       『还有,术士学校严禁学徒在外使用任何法术或魔法道具。你确定丹德里恩不是被骗喝了什么药水吗?巫医们倒是都有一种深受贵妇,尤其是丈夫常年在外偷吃的贵妇喜爱的药剂,可以解决她们的后顾之忧。』把水杯递给杰洛特后,雷吉斯在火堆上搓了搓手。
       『应该不会吧。尤其是在惹急了姑娘们之后。丹德里恩虽然蠢,但还不至于那么蠢。』杰洛特一口就把水给喝完了,然而依旧觉得有点儿渴。他把杯子转回去,『还有吗?再来点儿?』
       草药医师拿起火堆上的水壶,给他添满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眨了眨眼,勾起微笑。『精神因素。』
       顿时,杰洛特爆发出大笑,『你是说他听了威胁后,吓萎了?!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事了,足够我笑到这个冬天。』他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腿。『我不得不说干得好。』一边不停地笑着,杰洛特几乎能在脑中看到丹德里恩知道真相后暴跳如雷的模样了。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