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12完(雷吉斯/杰洛特)

       然而,当大诗人得到这个消息时,并没有如杰洛特所料的那样发怒或者震惊得不能自已,反而地,这位杰出的文学大师陷入了沉思。
       就算是猎魔人前来时带着一脸明显的嘲讽,但丹德里恩并不相信,这位曾经多次愿意拼上性命搭救他的老朋友会真的弃他于不顾,在有限而紧张的时间里,不是选择先尝试着达成“诅咒”所需要的要求,而是先去找一个草药医生咨询。
       苍天在上,他以为这次跟着杰洛特一起来看他笑话的,会是那个高傲的叶奈法,毕竟他俩过去的感情有目共睹。事实上,当那个吸血鬼,不是任何一个女术士或者可爱的夏妮,挎着包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就有什么东西在丹德里恩的脑子里蠢蠢欲动了。
       丹德里恩当然还记得,吸血鬼医生从窗户里闯进他的屋子,让他去陶森特救监狱里的杰洛特时的场景。他吓坏了,差点没尿了裤子,因为他在害怕女爵依然记恨他而犹豫的时候,吸血鬼嘲他凶狠地龇出了牙。
       『嗯……』他在屋子里假装情绪低落,却奋力地拉长耳朵偷听俩位猎魔人与吸血鬼的对话。而其中包含的某些信息,更是让他加深了怀疑。
       『这竟然不是诅咒,而是误会的玩笑。真是的!亏我担心万一那女术士的条件比较苛刻,诅咒解不了,丹德里恩真的会上吊呢。』希里的声音很好辨认,丹德里恩又往门口靠了靠。
       杰洛特在打着哈哈。
       “诡异的心虚。”丹德里恩在心里想,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杰洛特显然不打算详细说出来,甚至不想被问起。而丹德里恩知道那是关于什么,杰洛特的坚定的爱。啊哈,谁不想知道答案究竟是哪位幸运的女士呢?不,也许不是女士也不一定。丹德里恩在心底补充。毕竟有那些坊间传言,虽然它们可能并非完全真实,但却必然有各自的真实基础。
       一会儿,希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她说。
       丹德里恩猜测是那个瓶子。在希里的推测中,它关系着杰洛特曾经死而复生的奇异命运。而在他的想法里,它可能关系到点别的什么。比如拿它见了谁。
       『所以你没有打开我给你的妙计包?』希里问。她选择了一个巧妙的提问方式,不太直截了当,又难以让人拒绝回答。
       『额……』杰洛特发出一个尴尬的音节。丹德里恩大概懂了,总之这个问题正中红心。
       『那个瓶子,我没打开,它自己就碎了。』杰洛特挠了挠头。从钥匙孔里偷窥到的丹德里恩熟悉这个动作,通常这代表着他有所隐瞒。
       『对不起,是我没接好。』一边的吸血鬼诚恳地道歉说,似乎打算揽下责任。但为什么瓶子到了他的手里,是个很值得深究的问题,丹德里恩想。
       『它自己在你手上炸了。雷吉斯。这不怪你。』当希里把目光落到草药医生身上时,杰洛特急忙解释,『而且是我不小心把它弄掉了的。』好的,这个原本用来到达杰洛特想要告白之人所在之处的瓶子,在被使用之前就炸在了医生手里。这太妙了,这意味着杰洛特真的他妈的没先去找人告白,而是先去找了医生。丹德里恩愤愤地思考着。又或者是……
       希里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摇摆了几次,然后再一次转向雷吉斯。『好吧。别在意,它也不怎么重要,碎了就碎了。』她眯起眼睛,那表情像极了打算探究什么的杰洛特,『不过既然它是碎在你手里的,我就打算问问,如果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到达任何地方。』她顿了顿,又补充说,『任何时间的任何地方。你想要去哪里?』
       『这……我还真没想过。』草药医生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非要说的话,也许是去挽回某些遗憾吧。』
       『比如?』希里抱着胸,碧绿的眼睛里满是探究。
       『像是我因为太远而没能帮得上忙的时候?它毕竟是个传送门。我猜你想要的答案是这样吗?』吸血鬼小心地反问。
       希里似乎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她放下手臂,放弃了进一步的追问。『好吧。你们这就打算离开了?丹德里恩拖延了很久的新作首场演出就在下周。』聪明的好姑娘,丹德里恩默默称赞。她提出了一个精髓性的巧妙问题,答案直接指向他们都想要确认的东西。
       『我们也想看看新作,但我们得赶上下一班船。雷吉斯有个刚失恋而严重暴躁的朋友急需探望。』杰洛特这么说着,表示了一通歉意。
       然后,希里放他们走了,没多说一个字。看起来她明白了什么。
       那是当然的!杰洛特说的是雷吉斯有个朋友,那意味着和他无关,但他却要一起搭那班船,而不是留下看看大师的新作。丹德里恩在心里尖叫,这意味着什么显而易见!杰洛特这个混蛋并不是没有去尝试解除诅咒,而是……噢……他妈的他选了一个医生。
       听到了希里返回的脚步声,丹德里恩飞快地跑回桌子边坐下,假装在为自己遭到嘲笑而哀叹,或者是在为新的诗歌而发愁。但“聪明的好姑娘”识破了他。
       『你刚才偷听了。』她说的是一个肯定句。
       『什么?』丹德里恩打算装傻。
       『你假装在本子上写字,可上面什么都没有。』希里抬起一边的眉毛,『别说你在思考。你的椅子离桌子太远了,你都几乎够不到桌子边。分明是刚刚跑回来坐上椅子,还来不及调整它的位置。』
       『好吧。我是在听。』丹德里恩终于承认。
       『所以?』年轻但有经验的猎魔人,又挑起另一边的眉。
       『没什么所以。』诗人回答得太快,并且口气有点心虚。
       『 《猎魔人与金龙神》、《猎魔人与蓝衣铁卫》』希里说,满意地看着丹德里恩慌了神。这两个都是丹德里恩暗地里的“大作”,其中对猎魔人的各种奇异经历的描述绝对不输给目前流传在世的其他相关作品。然而这两部小说却未曾公开发表过,原因就在于里面有着过多详细的限制级内容,且有的甚至涉及非人种族的各种高等技巧。
       丹德里恩果不其然地咳嗽起来。
       『还有《猎魔人与松鼠党》、《猎魔人与上古精灵》』希里的眼珠在滴溜溜地转。丹德里恩抓着羽毛笔的手抖了起来。
       『 《猎魔人与黑日大帝》,嗯哼?』希里说出了丹德里恩最害怕的一部,他的笔掉落在了本子上,墨水溅出好几滩。
       『我不是要污蔑皇帝……啊你父亲,的,希里。』诗人慌忙地解释。
       『杰洛特才是我父亲。』希里说,『我只是提醒你要实事求是,适可而止。我看见了你和出版商沟通了好几次。你真的打算把这东西变成书?』
       对事业的热爱让丹德里恩的胆子大了起来,『我没有胡说八道!只是……咳咳……把一些容易遐想的细节展现在读者眼前。你瞧,与黑日大帝那篇里,我只是写……』
       『内务总管让女仆们把他按在浴缸里刷了至少五遍,“以保证他的肌肤,比起皇帝餐桌上会被陛下送进嘴里的金叉子还要干净。”』
       咳嗽声更大了。
       『敞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偷听后打算又搞些什么?』希里倚着一边的橱柜,斜眼看着诗人。
       『这……』丹德里恩紧抱着那本填满了他“旷世杰作”的本子,仿佛希里会跳起来撕毁它似的。
       『你想要我告诉杰洛特吗?他一定很愿意立刻转回来,在你下周新作开演之前,好好问问你关于你的秘密作品。』希里指了指诗人手里的“宝贝”。
       『不,不,不!别告诉他,他会把我还没有付印的原稿丢到火炉里的!』丹德里恩大叫起来,『我说,我说还不行嘛。』他把脸皱成一团,挤兑着嘴开始交代。『上个月,我找到了一家出版商愿意发行这一整套作品,并且用一个很不错的价格买下它的版权。但对方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我再写一个故事,作为整个系列的结尾,猎魔人的归宿。但我打破头都想不起应该要写什么,在今天之前。要知道,我一直是个实事求是的作家,从来不胡乱捏造。』
       立刻地,希里投了一个白眼过来。『看起来你通过卑鄙的偷听手段,得到了灵感。』
       『没错!』诗人在承认的下一刻又立马否定,『不是,这不叫偷听,这是取材!』他愤怒地强调。『这会是一个真实的大结局。猎魔人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的未来。我都已经想好了标题,《猎魔人与吸血鬼》。你看,这充满了矛盾冲突的题目,一定会吸引众多的读者。大家都会想要知道,一个天生以杀死怪物为职业的猎魔人,与一个注定敌对的种族——吸血鬼之间,究竟会发生怎样的纠葛。』丹德里恩愉快地摸了摸他那撮优雅的小胡子。
       『陶森特的著名画家,还答应了为我的巨著绘制封面和插图呢!』提起这个,诗人简直要欢快起舞了。
       希里尚未来得及从杰洛特那里听说这位艺术巨匠的独特视角和个人风格,所以她没有阻止丹德里恩为他自己的著作又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打算。以至于之后拜读时,不禁为两位大师赤裸裸的描绘手法摇头不已。
       当这部大作的完稿被送到印刷排字工人的手里时,杰洛特和雷吉斯刚登上了那班船,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和机会,能在最后一刻让这今后会流传各国的大作毁于一旦。不过值得感谢的是,丹德里恩的良心一线尚存,在完稿上,他没有直接写上杰洛特和其他人的名字,而是以“猎魔人”、“吸血鬼”等代称。这让之后百般无奈的杰洛特只能假装书里写的人不是他,而且他也从未看过如此低俗的文学巨作。当然这仅仅只能应付应付那些不认识他的人。

       至于他们一开始打算要找的狄拉夫。
       在杰洛特和雷吉斯到来之前,他一直过着伪装成人类的奢华生活,在贵族和商人之间混得风声水起,有着自己的巨大宅院和大量存款,整日被宴会和美酒所包围,也许还有血。偶尔地,喜欢小孩的他,还会资助一下当地的孤儿院。总之虽然社交界传说他患上了“恐女证”(其实是他再也不想和任何可能再度利用他的女性,尤其是人类女性扯不清),他依旧还是活得很滋润。直到一套精装的新书被送到他面前。
       说起来,他也不过是好奇,而书店的老板又攀权附贵,看他在浏览新书单就急急地在第一时间送上了一整套。就在狄拉夫翻开最后一册的中间章节时(这是他的习惯,所有的故事总爱先看结局的高潮部分,所以直接就抽了最后一本翻到中间),雷吉斯来敲响了庄园的大门。当他读到,他的同伴在马厩里把勃起塞进了猎魔人的屁股的段落时,雷吉斯刚好不等仆人的通报,化作烟雾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最终,狄拉夫挥舞着这本书把也算是兄弟的雷吉斯赶出了门,而当在门外看见等在那里的杰洛特时,他想都没想就把书砸上了对方的脸。
       结局当然是不欢而散。幸好猎魔人还顾及到相好的面子,没有和狄拉夫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起来。

       『什么东西?』回旅店的路上,杰洛特拿着书翻来覆去,意外中掀开了包裹在外的花纹典雅的书套,一副画着他站在马厩栏前,扶着马鞍,撅着屁股,并且全裸的背部画面,作为封面出现在书套底下。上方还用红色和黑色的颜料写意地绘出吸血鬼的牙和嘴,还有滴落的血液。
       他用拇指随意翻开一页,那里的第一句话是——
       在被吸血的快感中,白发的猎魔人意乱情迷。
       『他妈的,什么鬼!』巨作就这样被扔进了臭水沟里。
       然而,作为作者的丹德里恩还是应该庆幸,因为杰洛特还没来得及细读它。所以诗人还在洋洋得意,为他所写的结局。
       猎魔人最后选择了与吸血鬼度过一生。他们消失在熟人的目光中,去到远方旅行。偶尔地,游吟诗人在歌唱时向台下一瞥,他会看到那两人的身影。



                                      FIN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