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泰坦陨落2/量子破碎】时空破碎1(BT/库伯、保罗/杰克)

是的,我又开新坑了,刚开篇只有提及BT/库伯,保罗/杰克要等下次了。


最开始一贯的警告: 作者脑洞非常大,有对世界观和人物的新设定和新解释,胡说八道,乱编乱造,注意OOC防雷。不能接受的请火速退避


         也许是之前紧绷的精神和高强度的战斗所致,也许是因为胜利后那种如释重负的放松,库伯竟然在穿梭舰船上,靠着并不稳定的机舱壁,在其他人的高声谈论中睡着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也许只是眯了一小会儿。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们依旧没有到达目的地,甚至看起来没多靠近作为他们家园的星球。

         保持着原来的坐姿,库伯转过头。他右侧台板上的头盔灯在以某种特殊的频率闪烁着。像是被这种光芒所吸引,又或者是他脑中尚未被清除的,与他的泰坦BT之间的连接在呼唤他,库伯紧盯着那反复亮暗的蓝光,脑海中飞快地滑过这节奏在摩尔斯电码中所对应的含义。『相信我,库伯。』他轻轻地说。

         『BT还在,他还没有彻底消失。』库伯猛然跳起来,大声喊道。他不希望被配置一台新的泰坦,如果BT还活着,他的数据还存在,他就要尝试着把他的老伙计找回来。

         但下一刻,库伯就发现了四周氛围的异常。船舱里太安静了,没有人回答,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音,甚至连舰船仪表和马达的滴答轰鸣声都没有。作为战士的第六感立刻让他如临大敌,他冲向最近的一位战友,而那人仿佛是被瞬间冰冻一般的诡异动作和表情,令他全身的血液都嗡地涌到了脑袋里。

         库伯曾经也遇到过同样的状况,而这些像是被定格了的人和物的不远处,在某个特定角度就能够看到像是混乱堆叠在一起的透明菱锥一样的光学现象。这是被停滞住的时空,库伯看过那利用巨大能量场发生器“约柜”的原理和技术制造的,可控时间的手套所带来的效果,但这比那个更强大和可怕。透过舰船的钢化玻璃舷窗,库伯肉眼能看见的区域的一切全都停滞了,包括那场星球大爆炸所掀起的火焰和喷射出碎片。而在这个犹如被琥珀包裹的世界里,只有库伯一个人还在活动着。

         手足无措的库伯在舰仓里到处乱转,已经失去了那副有神奇科技力量的手套的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无意间,他又看见了自己的头盔,和那些不断闪耀的光。他的头盔还照常运作着,不像其他的设备那样全部冻结在时间里。

         他又想起了BT通过头盔传达给他的那句话。

         『相信我……』他重复了一次,然后戴上了头盔。当面甲和护脖锁定的提示音响起后,通过神经连接他又能感觉到BT的存在了。

         『库伯铁驭。』那个熟悉的、平淡稳定的机械音出现在脑海里。

         『嗨!BT!你还好吗?天哪,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以为你死了。』听到BT的声音后,库伯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哪怕现在的情况再糟糕,至少他有人可以商量了。

         『我是机械搭载的人工智能程序,只有被清除和破坏,没有死亡的概念。』回答依旧是那么一板一眼。但在库伯看来,这也是有趣的一种。

         『这只是个类比。啊,算了,别管它了。你在哪儿?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像附近的时间都被停住了,是那个该死的时空折叠武器的效果吗?』下意识地,库伯开始整理和确认自己身上的装备。谢天谢地,它们都还能正常运转,而不是像脚下那条破船一样僵死在那里。

         『约柜的能量发生了一次爆炸。而我损坏的外壳和数据盒就在这场爆炸的中心。』

         库伯在头盔里翻了一次白眼。上帝啊,他当然知道这个,他当时就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他,看着BT在耀目到致盲的白光中消失,只留下被强制弹出的自己和保留在头盔里的情报信息。『上帝保佑你还活着。我该怎么来找你?这该死的飞船冻住了。』

         『我将针对你的问题逐一进行回答。』不知怎的,刻板到几乎有些嘲讽的语言,本应该让人生厌的,但库伯却甚至感觉到有点可爱了。

         『好吧。洗耳恭听。毕竟我现在也真的没啥事可干了。』他在舱门边的一个空位上坐下。

         『约柜所使用和释放的能源不属于我们普通意义上的任何一种,它类似于固体的压缩时源。』虽然BT-7274无法通过摄像头观察库伯的反应,但通过混乱的脑波,他依旧可以察觉到对方的茫然不解和一无所知。

         『库伯,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种特殊的压缩能量,在固体的状态比较稳定,而当它被激发时会剧烈膨胀导致爆炸。不同的是,这种膨胀和爆炸不但会摧毁附近的物体,还能摧毁时空。当时空遭到破坏时,会出现静帧,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情况。而这种破坏如果不遭到阻止,就会不断地扩散。』BT体贴地停顿了一会儿,以便让库伯那被一时无法分析的大量信息塞满的脑慢慢恢复过来。

         『就像是玻璃上的裂纹一样?』库伯愣了几秒后发问。

         『时源与玻璃外观虽然相似,但就结构和本质上来说……』

         BT的解说刚开始就被打断了。『我是用了比喻,意思是……总之就是说,时空的损坏会像被打坏的玻璃上的裂口一样越来越大?』

         『是的,库伯。而时源本身也会在爆炸中碎裂成小块,每一块又会成为一个独立的原爆点,从而制造出更多的损坏。』

         『上帝啊……那该怎么修复这种损坏?』库伯抱住头,感到了绝望。他可从来没有受过训练来应对这种情况。

         『据目前能够搜索到的资料,尚无法修复时空的损毁,只能暂时地用隔断的方法延迟静帧区域的扩大。』透过连接,库伯能够听到一些滴滴的声音,像是BT正在努力地运算。

         『不,不,不。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在这个区域里就地等死了?我都不知道这种情况算不算“死”了。』他抬起手,戳了戳莎拉的脸。

         『冷静,库伯。介于你曾经受过时源的影响,你可以在静帧的区域中不受任何限制地自由行动,包括在宇宙空间中行走,到达我的数据盒目前所在的地方。』

         『哇哦!我可以直接从船里出来,在外面通过喷气背包滑行?我强行手动打开舱门的话,万一之后时间恢复了,其他船舱里的人会怎么样?会被吸进真空中去吗?』一如既往地,库伯又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

         他听到脑海中BT发出一个特殊的“滴——”的长音节,如果BT是人类的话,库伯怀疑他一定是在叹息。

         『是的,你可以直接滑行过来,虽然路程可能有点长,但由于你处于停滞的时空,你的装备在使用中的所有能耗将始终为零。另外,你只要在出仓后手动闭合舱门,就算时间可以回复,舱门也会在恢复的0.2秒内自动上锁。然而,这是建立在时间可以恢复的假设上,而事实是,目前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在同一时空对其损坏今昔修复。』BT又一次传达了几乎让库伯脑袋当机的知识量。

         『好吧。实话说,我还是不太懂。但无论如何,我来了。在路上了。』他小心翼翼地做了第一次太空滑行的尝试,结果顺利得无法想象。『在到达你的坐标之前,还需要一些时间,也许你可以和我说说你拯救世界的计划。你应该有个计划吧?』库伯弓着腰,压低自己的重心,紧绷精神在避让各种太空漂浮的行星碎片上。


                                                                          TBC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