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5.1(半AU,LE、MA、SD)

 

  • 章五、死与生   第一节


       要跨越生与死的界限,将Desmond完完整整地带回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当Shaun与新知者的创始人,那位杰出的生物学、工程学以及艺术大师深谈之后,他才知道,要想重塑一个记忆毫无差池的人,他需要的数据绝对不仅仅是他手机里留存的那一部分,如果Desmond的电子灵还在那里的话。但现实是,他消失了。
       无论如何,Shaun必须再次潜入圣殿骑士的研究中心。但他知道, Desmond的记忆、基因以及所有其他相关的庞大数据,不可能完整地窃取出来,他甚至都不知道它们有多少,分布在哪些记录中。唯一的方法,就是直接就地将这些信息输入已经准备好的“身体”。
       他们将目标放在了圣殿骑士新“制造”的先行者的躯体。
       首先,Shaun需要在协助下以信息安全专家的身份,进入原本因黑客倾入而陷入暂时混乱的凤凰计划研究所。然后,在躯体完成最终培养阶段前,他需要将Desmond的关键基因输入其基因调整系统,以代替原本的人类基因母板,形成新的三螺旋形式。这个过程需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以便在躯体正式准备好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适合且仅适合Desmond Miles的载体。接着,他需要明确系统中所有Desmond的记忆数据的存储位置,并偷偷建立一个汇总的链接路径。最后的阶段,将不择任何手段,在记忆导入的时候,躲开Juno及其支持者的视线,将输入链接更改为Desmond记忆数据库的路径。
       当所有条件就绪,Desmond苏醒,刺客小组和新知者的派遣特工将共同,不惜代价将他们带出来。

       深吸一口气,换掉了框架眼镜,改变了发色发型,甚至彻底改掉了口音和动作习惯的Shaun,将伪造身份的信息背得滚瓜烂熟。整了整领口后,他提着皮包带着登机牌走向检票口,至此他将变成另一个人。
       这就是一场豪赌,而他必须要获胜,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能活着逃出来,也不只是为了Desmond一个人。
       从da Vinci与Malik A-Sayf两位大师的口中,Shaun得知了一个可怕的真相——Desmond的牺牲,并没有真正地解决太阳耀斑引起的恒星风暴所带来的“末日”,只是暂时延迟了它。而在这场可怕灾难从禁锢中脱出,卷土重来之前,他们必须要找到能够足以对抗的“能源”以及开启能源的钥匙。
       1888年的最后一天,这些从过去一直走来的刺客们,做好了“延迟装置”的前期准备;2012年,由于无法及时集齐消除耀斑影响所需的所有能源,不得不按计划激活延迟装置以获取跟多的时间;12月21日,Desmond从纽约中央密室中启动了它,然而由于能源被释放的瞬间来不及躲避,他被高能电流击中不幸离世。然而,第二次启动正式的应对能源,依旧需要“钥匙”,Desmond不可或缺。
       他还得再死一次吗?Shaun想。他想要替友人不幸的命运哭,但如果需要的是他自己,来豁出性命去保住其他人,Shaun他也不会犹豫。
       一定会有方法的,既然第一次激活时知道了会发生什么,就有机会来想办法避免第二次同样的事发生。Shaun对自己说。这一次,我们还有时间,还有那么多前辈和大师和我们站在一起。
       Malik A-Sayf大师既然还坚信着,以自己作为延迟装置能源之一的Altair大师还能够回来,他为什么不可以相信Desmond能活着回来呢?而他们这些等待的人,需要的就是做好完全的准备和全力的协助。
       『一切就绪。在进入目标并执行最终阶段之前,我将中断所有联系。请祝我好运。』Shaun通过一次性手机,与新知者本部进行了成功复活Desmond前的最后一次对话。然后他按下消除键,清除了手机中所有的信息记录,然后将它投入了即将被送去垃圾处理车中搅拌碾压的垃圾桶里。
       踏着轻松的步子,Shaun走入了登机通道,而六个半小时后,飞机将直达凤凰计划的所在地。他将踏上独自战斗的路程。

       而远在数百公里外的新知者本部秘密基地,在收到Shaun发出最后通讯后,等待他再次联系的时间里,Malik回忆起了百余年前的事。
       1888年,圣诞前的几周,整个伦敦都陷入了节日前的繁忙和兴奋之中。但这个日子带给刺客的却不是任何放松和安宁。那是他们的最后期限,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尽可能地收集四散的储存着高能源的伊甸园碎片,圣诞之夜,他们一同离开了伦敦,乘坐马车赶往遥远的科茨沃尔德山区,在新年来临之前,打开陵区地下神殿。1888年12月31日将是“末日延时计划”准备阶段截止的最后日子。
       当他们,Frye姐弟、Auditore、da Vinci、Altair和Malik自己,风尘仆仆在月色下离开伦敦的时候,他们相聚不过仅仅11天,Malik甚至还没有好好地与Altair聊过他们各自的数百年。而这一切,他们的来之不易的再见很可能就要马上结束了。
       即使Altair走遍了几乎所有已知并能够到达的国家和土地,即使Malik花了数百年在古董和宗教遗产交易上,他们真正拥有的伊甸园碎片依然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件。Altair毫不犹豫地算上了自己,那个支持他存在的约柜是其中存有最大能量的一件。也许从一开始,他就这么打算了。
       但当Malik提出荷鲁斯之眼也可以凑数的时候,却被Altair断然否决。
       『荷鲁斯之眼和圣骸布都是只能对生物体释放能量的伊甸园碎片,而它们作为共鸣部件的能源放大效应也非常有限。而你们留下,可以为未来完全与末日抗衡收集更多的碎片,招募更多的同伴。』Altair按着他的肩膀说,『Frye姐弟和其他兄弟会的同伴,更多的新刺客以及他们的后代都会继续帮助你们。』

       最后的那日,山林的深处除了他们的油灯,没有任何火光,漫天的飞雪覆盖了所有的东西,包括他们来时的足迹。
       在零点到来前,Jacob拥抱了他的胞姐,并为之前所有的事道歉。然后站在约柜将要安放的台座前,用锋利的镀银袖剑割开自己的手腕,并保持着剑刃切入皮肉的状态,放尽了几乎所有的血液。带有部分先行者基因的血族的血液一点点溢满了台面上所有的纹路,连接成一副无限伸展的线路图,将所有被安放到位的伊甸园碎片与中央聚能的约柜联系起来。随着Jacob Frye重重地侧身倒在石制地面上发出的巨大声响,线条们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
       Ezio Auditore的双手按在其中的一个平台上,向Leonardo da Vinci投去笑容。在这之前,他在所有人的面前亲吻了Leonardo。当血线延展到他眼前的平台时,他的全身也像是被点亮了,在衣物的遮掩下,露出的脖子和手,以及脸上的金色纹路全都散发出亮光。这些光越来越亮,又随着血线倒流回约柜而暗淡下来,而Ezio则以极快的速度变老,最后成为一个垂死的老人,由于无法支撑自身的体重而滑落在地上。
       帮助Evie Frye和da Vinci,扛起变得冰冷而沉重的两人,Malik透过缓缓下落的神殿内殿密门,看了Altair最后一眼,而他此时正开始变得透明。
       在Altair彻底消失、石门完全闭合时,1888年结束了。但Malik从未曾认为他与Altair的相遇也结束了。他相信,就像是Jacob和Ezio一样,Altair在经历了磨砺之后,也还会再回来。而他在等待,在他们逃脱末日阴影之前,他们再见之前,做好他应该也必须做到的事。

       1888年以来的一百余年,他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不断地战斗着,死亡与他们如影随形,有时候又擦身而过。那些他与Altair的后代,以及他们同伴的后代,在这场持续的斗争中,无论作出了怎样的选择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尝试拯救别人,尝试谱写真正的“自由”。他们的每一个都是英雄。

       刺客方面发来的资料在Malik的电脑屏幕中逐一播放,最后停留在Shaun Hastings的照片上。记忆中,二十世纪初Malik所熟知的那个,为兄弟会刺探情报的Shaun与眼前照片重合在了一起。而Malik还记得那个勇敢而坚定的年轻人最后的结局。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