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5.2(半AU,Shaun/Desmond)

       『我是无所谓了,只要你们给一样的钱。』在面对其他信息安全专家愤怒地纷纷抗议的场面时,Shaun反而吊儿郎当地瘫在高档真皮座椅里,耸着肩,把手里的笔当作是解决无聊的玩具一般不停地转来转去。
       果不其然地,其他人都向他投来了谴责的目光,而不远处观察着他们的内殿团成员则笑着点了点头。
       当然了,要进入已经被刺客屡次攻破安全防护后的Abstergo集团研究所,还是做最重要的信息安全和维护工作,圣殿骑士的各种怀疑和测试必不可少。比起那些自尊心强得不可一世的“黑客”专家,Shaun则致力于扮演一个有些技术和本事,却没什么野性的懒散“蠢货”。
       一开始,人事部门不让新进的网络安全员接触任何相关的工作,反而让所有人帮忙Abstergo娱乐测试游戏。两三天后,大多数人都开始暴跳如雷地抱怨,而唯独Shaun却摆出一副乐享其成的样子。毕竟即使是做着轻松的毫不重要的工作,Abstergo给的钱却一分不少,作为一个混饭的家伙,自然肯定不会有什么理由抗议。
       他花了三天玩游戏,在系统里扮演着某位刺客的祖先,到处搞点破坏,并且在需要爬上屋顶和信仰之约时超级犹豫。圣殿骑士研究团队安插在游戏中,观察使用者脑波的程序,真真实实地记录下了他对于高处的恐惧。那真是太好了,这让他看上去更不像是一个刺客。
       当然他也不全在玩游戏,他在电脑里塞入了各种垃圾,下载的美女图片,各种奇奇怪怪的视频和购物网站商品连接,并且到处撩妹,抽出一切空闲当一个“薪金小偷”。
       三天之后,负责人开始给他派一点简单的信息维护任务。他很快且好地完成了它,并在剩余时间在工作电脑上继续制造他的电子垃圾爱好,和失败的撩妹行动。他知道肯定有人在监控他的一切行动,而他需要的就是让那些人放松警惕。
       五天后,他的保密等级连升了两级,已经开始可以接触一些机密的信息,并有权限在系统中修改程序了。但他依旧按兵不动,继续制造更多的“垃圾”。他的电脑中,除了工作盘收拾得仅仅有条,放着一些私人玩意儿的磁盘区域简直是混乱不堪,文件名毫无章法各种ABCD1234,重复的文件一大堆,文件夹层层叠叠都不知道有多少。而他的桌子上也是犹如老鼠的战场,充斥着烂到极致的情书碎片、咖啡渍、纸巾团、无聊杂志、包装袋和零食屑。总之就是一看就没人想要翻的地步。那些监控的人也放弃了对他的审查,只是提醒他工作时间不要总是摸鱼。
       于是,很快地,Shaun就借着讨好一个女研究员给她送甜点的当口偷换了克隆体的基因调整信息。这就是一个不怎么受女人欢迎却懂得选择适合小礼物的人的好处,大家并不会拒绝你进入她们,甚至是他们的领地,又不会因为对你感兴趣而紧盯着你不放。他就像是一个会带来一点好处的空气,可以大摇大摆地随意走动。
       在研究室决定开始进行导入的前两天,Shaun已经将系统里所有Desmond的记忆信息整理妥当,建立了快速提取连接,并用一个微型木马程序连接到了凤凰计划负责人Gramatica的预设程序上,替换了他原本准备好的人格信息。
开始进行导入前1小时,在导入准备就绪,装置启动,一般不可能再停止下来的时刻,Shaun通过事先开辟好的信号通道,向新知者发去了一切就绪的暗号。
       导入65%的时候,Gramatica开始感觉到异常。毕竟Desmond的记忆信息要比原本他准备好的“带有先行者血统的克隆人偶”所需要的信息大得多,导入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预计。
       导入72%的时候,Gramatica狂躁起来,企图终止程序未果后打算呼叫协助。然而安保部门已经自顾不暇了,刺客们的入侵导致整个研究所的对外通道都被暂时关闭。中央实验室只有两个保安和研究员们在守卫着。Shaun用手机电池和电脑线路板改造的电击器放倒了其中的一半,然后便陷入了苦战。他被打掉了唯一的武器,并被堵在了培养室的内部厕所里。
       导入86%的时候,由于系统被Shaun植入的病毒锁定,外部无法关闭程序,两个研究员提议重启系统或拔掉克隆体培养槽上的所有连接线以停止导入,被Gramatica否定,毕竟他不希望毁掉花了毕生心血才成功创造的先行者克隆。
       导入到达93%的时候,Gramatica终于按捺不住了,由于他并不知道信息中被改变了些什么,以为朱诺的信息正在上传的他,最终在程序重启失败后,决定粗暴地关闭整栋大楼的电源。而在Shaun勉强挤入通风道暂且突出重围的时候,没等他去对付Gramatica,几个朱诺信奉者的工作人员与Gramatica扭打在一起。于是Shaun决定趴在屋顶隔板里静观其变。
       导入进入倒计时的时候,培养玻璃槽外不透明的金属挡板开始打开。被欺骗了的所有人终于意识发生了什么,但刺客们尚没有来得及突入,Shaun不得不决定最后一搏。他从天花板里扑了下来,用体重优势砸晕了一个,并捞起一边桌上的平板电脑砸晕了另一个,动作愚钝得惨不忍睹,但好在还算有些效率和攻击力。
       可是寡不敌众总是真理,当他倒在地上,脑中回响着剧烈耳鸣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导入终于完成,尚未完全苏醒的Desmond从打开的仓罐里跌了出来。
       Shaun想要去护住Desmond,然而他已经无法动弹了,绝望而痛苦的场景似乎似曾相识。也许是因为脑震荡的关系,他的思考已经不太受自己的控制。刹那间,他回想起了读取自己幼年记忆时的一个诡异片段。
       那时候,他在同步时间上随意选了一个,然后便跌入了一个看起来像八十年代的场景里。而他在不断地奔跑着,甚至不知道为了什么。最终他触发机关后冲入底下密道里,可等待他的是二十来个持着刀枪的圣殿骑士和几具躺倒在地面上鲜血淋漓的刺客尸体。而就在不远处,一位貌似Malik A-Sayf的人正在操作保险机关以带走里面藏着的伊甸园碎片。
       为了拖延时间,保护好圣器和刺客大师,他冲了过去,然后一个神殿骑士向他挥起了长刃。
       在一阵眩晕过后,Shaun感觉自己的头枕在地面上,以一种诡异的角度看着自己正站立着的身子。接下来,他便失去了同步,回到了白色的系统画面里。
       我……那时候大概是死了吧……那真的是我的记忆吗?还是奇怪的预知呢?
       倒地的Shaun看着一个保安对他举起了枪。
       他合上眼睛默念着,『Desmond,你要活下去。』

       但出乎意料的,枪声响起后,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和生命的消失。他睁开眼,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以相当凶悍的身手摆平所有还站着的安保和工作人员。然后,这个男人走到他跟前,向他伸出手。
       『还好吗?孩子。抱歉我们来晚了。』他的父亲,Jacob这么说着,一如Shaun通过系统追溯记忆时看到的。


       Malik还记得,1985年1月3日的那一天。Jacob的养子,因为有狼人血统而依旧显得年轻,仿佛只有30岁出头的Shaun Hastings,为了让他有时间带着伊甸园碎片撤出,而死在了圣殿骑士的长剑之下。他们斩断了他的头颅,他的血与其他刺客的血融合在一起,现场一片血红。
       Jacob为了另一个任务而姗姗来迟,虽然他Malik合力解决了前来抢夺伊甸园碎片的敌人,但大战之后留给他只有他儿子冰冷的尸首。
       花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Leonardo da Vinci和Malik共同利用现代科技和伊甸园碎片的知识,用Shaun Hastings尸体尚存的活细胞克隆了一个胚胎,并将他培养到可以离开人工子宫。他们将他重新交还给Jacob的时候,这个伤心的父亲发誓要让Shaun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从此Jacob再也没有告诉这个长大的孩子任何关于刺客以及他自己身份的事。然而,Shaun依旧从小就对阴谋论和未解的事物感兴趣。大学毕业后他离家展开了自己的事业,作为一名黑客,刺探Abstergo工业背后隐藏的黑暗秘密,为此他将自己卷入了危机。就像是命运安排一般,Shaun Hastings还是成为了刺客的一员,为了拯救自己的同伴而再次涉险。
       但这一回,Malik相信,Jacob能够赶得及,他完全有能力救下那两个孩子。

                                                                                              TBC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