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5.3(半AU,SD、MA、LE)

       坐在车后右侧的位置,Shaun给昏睡中的Desmond系好了安全带,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据da Vinci大师说,Desmond要完全恢复身体的机能和意识,至少还需要12小时。但无论如何,即使是被打得鼻青眼肿一瘸一拐,还差点一命呜呼,Shaun都感觉值了。虽然追逐的车还在跟着,车外下着瓢泼大雨,而他们每个人跳上车前就都淋湿了,但Shaun依旧觉得一切都如此美好。
       啊,也许也不是,至少做他养父开的车没那么好,尤其是疯狂加速甩掉追兵时。额头和侧脸在车窗上撞了好几回的Shaun暗暗在心底吐槽。
       过了十六个路口,转过十来个弯后,从反光镜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追踪者。Jacob开上了没有摄像头的小路,按了一次驾驶台下的控制钮,车牌翻转了过来,变化了牌号,如此一来,要通过摄像探头来寻找他们也变得相当有难度。
       25小时后,三人几经辗转回到了新知者的地下本部。在那里,Shaun见到了那令William Miles和下属头疼不已的三兄弟。伤痛和疲惫没有得到缓解的Shaun,坐在会议长桌的角落里,打着哈欠,听着Haytham对于Conner时刻盯着他的不信任的数落,和Edward对于Haytham曾经坚定地为害死全家的神殿骑士辩护的碎碎念,以及Conner和Edward一口同声地把再三保证的Haytham搞到几近崩溃的一场好戏,一边等待着Desmond从体检中归来。
       禁不住困意,眼皮耷拉了下来的Shaun幻想着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一想到自己带着Desmond回到小组里,苏醒的Rebecca会是怎样的惊喜表情,就难以克制地在半梦半醒中笑出声来。
       然而他错了,当Desmond回到他面前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刺客最先进的装备,并且准备好出发进行将世界从末日中拯救出来前最后的任务。而所有刺客和协助者,William Miles、Malik、Leonardo da Vinci、Ezio、Jacob和Kenway一家集中在这里,不是来聚会或交流报告的。他们带着剩下的伊甸园苹果和其他几个伊甸园碎片回到这里,然后共同出发,回到1888年最后他们离开的地方。
       Jacob和Desmond都认为Shaun应该留下来休息,在需要的时候,他可以通过网络给他们进行后方支援。但却被Shaun拒绝了。
       『山凹深处的林区里有网络?你们逗我呢。』推了推眼镜,黑客出身的刺客被按在椅子里,用自下向上的目光看着其他人。『还是说你们已经在那里布了通讯卫星和移动信号发射器?』
       da Vinci大师咳嗽了一声,『让他去吧。与其毫无作用地在这里抓狂,在路上他还能帮到不少忙。』Shaun跟随着话音,立刻快速点头。
       之后,Shaun也证实了他的确能帮上忙。

       为了掩人耳目,刺客们并没有一同行动,而是分成了四个小组。Shaun则与隐蔽在线上的主教一起,为路线设计和修正做了不少工作,并负责了联络和信息安全。当然,这个任务需要携带一套简易的设备,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搭乘了William的车。
       Shaun知道,汽车的目标太大,又不能走太小的路,运输伊甸园碎片太过危险,神殿骑士的设卡完全可能拦截到他们,所以他们就故意行之来引人注目。
       而摩托车则不一样。携带着伊甸园碎片的Jacob、Edward、Conner以及被嫌弃又放心不下的一脸无奈的Haytham,借着旅行的名义,搭普通骑行团的大型飞机到达伦敦,然后开着摩托车到达科茨沃尔德镇再辗转进入林区。
       Desmond和Ezio一组,像是普通的在进行公路旅行的兄弟那样,轮流开着越野车,一路欣赏着自然风景和乡野风俗。
       最后一组的Malik和da Vinci两位大师则以摄影师的名义,直接租了当地的车开进山林。
       作为诱饵的Shaun和William则选择了遥远的格林威治作为目的地。然而路过科茨沃尔德边界的时候,William让Shaun乘着夜色跳下车去。『我知道你想跟去,但我们至少要留一个人将可能的追踪者引开。所以,如果你想去,而且不怕可能的风险的话,那就去吧。』他说,没有回头看Shaun。可Shaun却能够感觉到这位父亲的悲痛和不忍。
       他翻滚着下车,摔进了路边疯长的草堆里,即使没有石子磕他,依旧疼得很。他甚至不知道那些一线的刺客们是怎么只靠草垛来减缓冲击里的。抱着背包,Shaun以难看的狗爬姿势维持平衡,从坑坑洼洼的泥地里走过。接近圆月前的日子,月光给没有提灯或者不能打开手电的夜路人了一些帮助,但也许是Shaun的血统给他不少在夜间视物的优势,他弓着背,向前垂着手,尽量压低重心以防摔倒,这让他看起来到真的与那些月夜的狼人有几分相似。
       凭借着指南针,他在密林里前进。他不能停下,一是这地方可能有着数不清的危险,二是他也担心自己会赶不上其他人。
       他满身是泥地在山区中徒步走了25个小时,终于来到了地下神殿的入口。即使在通讯中他早已获得了具体定位,但要在荒山野岭里找到一个早就被植被覆盖了的入口通道简直难入登天。Shaun不知道其他刺客是怎么准确且快速地找到它的,至少已经被清除了一部分的乱藤和灌木,以及打开的入口机关,这些变化才能让他找到了目标地点。
       当他踏入最深处的密殿时,Desmond正向那个启动机关伸出手去。
       当整个殿内墙壁都被点亮而从四面八方发出白光时,刚从黑暗中进入的Shaun一时不能适应而变得无法看见任何东西。但他还是听见了突然出现并环绕在四周的尖叫声,那不是他所担心的Desmond的声音,也不属于刺客小队的其他人,那是Juno的亡魂的声音。
她竟然在Desmond的记忆被载入躯体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也附在了他的身上,虽然已经被改变了基因的躯体无法与她的灵魂完全契合,但她依旧可以影响Desmond的行动,控制他,就像过去一样。至少她以为是。
       然而,她失败了。在她的极力阻止下,Desmond依然在移动,在与她抗衡。上一次,因为内心的动摇,Desmond杀死了Lucy;而这一次,坚定无比的Desmond则成功地战胜了她的控制,他开启了第一文明留下又经几代大师共同改装后的“共鸣”装置,以伊甸园碎片为维持监测和启动整个装置的能源,当发现太阳耀斑爆发时,它会在地球表面展开一个透明的超磁偏转带以折射被冲击到地球运行轨道上的巨大能量,同时这个犹如防护罩一样的东西还能进一步吸收那些能量,然后扩散、延展加入整个防护带,如此至少可以维持到装置崩塌,或者新的爆发能大到无法被折射。
       但在预料之中,装置的启动依旧引起了局部区域的地壳震动,地下神殿的石门也再一次开始降下来,而暂时失明的Shaun还漠然地“看”向Desmond最后所在的方向。
       他感觉到有人把他从瘫坐在地面的姿势中抓起来,然后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扶着他开始奔跑。能源炸裂开的巨响淹没了他的呼喊,他感觉到自己又聋了。
       也许Shaun没有看见那时的场景,可站在最外侧的da Vinci和Malik却清晰地观看了一切发生的过程。
       在Desmond的手即将接触到启动装置的一瞬间,Juno脱离了出来,想要用力量震破用以启动的水晶能源盒。然而,即使是没有完全贴合,能源盒依旧感应到了Desmond的体温而开启。但由于Juno的阻挠,Desmond停顿了一秒而没有将手彻底按上去,于是幸运地逃脱了启动后即刻通过的高压电流,而Juno的灵魂却被整个装置当作是可吸收的能源,拉扯进了终端聚能的约柜之中,当她的灵魂被撕裂吞噬的时候,她发出了可怕的绝望的尖叫,然后消失无踪。
       地震和石门的闭合催促着所有的人。Kenway一家配合默契地踩着突起的石柱跳跃到最中心处,抬出了依旧遭受电流影响而眩晕的Desmond和Ezio,而尚有些麻痹肢体失调的Jacob则用力地扯着虚脱Shaun冲向大门。被Malik推到门外的Leonardo da Vinci不断用力地呼喊着,而就在看向那些逃出来的人们时,Malik看到了扬起尘土的更深处似乎有着另一个身影,一个在如波浪翻腾一般的石柱林中跃动的白影。

                                                                                              TBC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