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10(Mercer&Heller友情向)

       Alex嗤鼻而笑,Koenig这个狡猾的家伙为了活着也甘愿冒着成为别人奴隶的风险吗?他歪过头,将太阳穴靠在举着的咖啡纸杯上,感受着尚未完全冷却的咖啡传来的暖意,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他跳过那些剩下的文件,转而搜索以Koenig为关键词的内容。

       当他打开了Koenig建立的关于治疗的秘密档案后,Alex轻搭在键盘上的手第一次颤抖起来。通过视频他看到了Koenig亲自对那些被黑光感染后即死的尸体做的事,其中还有年幼的孩子。

       虽然尸检在Alex看来是一件平常的事,但Koenig所做的实验早已经不能用尸检来形容了。在镜头中,穿着白色隔离服的人看不见面目,但录音中他自称Koenig应该错不了。那人将尸体的内脏取出,逐一挂在支架上,用含有病毒的培养液不断递循环冲刷着这些器官的血管,让整个实验室就仿佛像是一个变态杀人狂的工坊。

       Alex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一个Koenig研发黑光时的视频。对着镜头,Koenig从一个密封标本瓶中取出一个婴儿。令人惊讶的是,即使被泡在液体中不知多久,在被移至含氧的空气里后,婴儿竟然恢复了呼吸。Koenig抽取了婴儿的血液,然后将婴儿放回罐子里,拿着血样走了出去。差不多三天之后,他又用同样的程序取了婴儿的皮肤和肌肉组织。又过了三天,这次他来取了器官和脑组织,这时候婴儿居然仍然活着。之后隔了两周,Koenig最后一次打开了罐子,接着,他将婴儿整个放到了粉碎机之中,将这个生命活活地制作成了组织匀浆。而原本放着婴儿的罐子上赫然标注着“Greene”——Koenig将Elizabeth Greene感染红光后产下婴儿变成了一滩液体,而通过这滩液体他制造了黑光。

       而这一次,他又要通过那些被挖出的器官和尸体制造什么呢?

       Alex又返回重新检查起刚才那个视频。他注意到,Koenig在那些灌注尸体器官的培养液中加入的不仅仅是黑光病毒。Koenig将实验尸体分成两组,一组灌注黑光,一组则是红光。而其中一具女孩的心脏,竟然在红光的感染下重新跳动起来。在下一个视频里,Koenig将她的器官又植回到她的躯体之中,并给她的静脉中输注更多含有红光的液体。在两天后,这个黑人血统的女孩活了过来,并恢复了作为一个人类的意识,虽然Alex没见过她在随后的监测视频中开口说过一句话。

       又一个Elizabeth Greene吗?Alex一惊。他不知道Koenig又要拿她来做些什么,但他怀疑这个女孩,不,应该说是红光的载体,会真的一直受Koenig的摆布。

       跳跃过几个没什么大用的文件后,Alex最终看到Koenig将从复活的女孩身上提取的红光,与“Zeus”血液中的黑光混合。在电子显微镜下,这两种病毒从一开始的几何级增长,到达一定浓度滴度后又相互吞噬,终于在一段时间后两种病毒的数量间获得了某种平衡,进入了共生阶段。而注入这种混合病毒的生物体,或许是因为体内病毒对于忠于哪个“母体”无法达成共识,而不再具有明显的母巢意识。

       原来Koenig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既修复自己的机体治愈疾病,又可以逃避成为“奴隶”的命运。

       Alex喝干了咖啡,瘫坐在椅子里。

       他曾经的研究目标也以治愈为目的,但真的亲眼见到了目的达成的时候,他却犹豫了。以一个城镇和一个大城市的毁灭作为的代价,以残忍的手段折磨和杀死无数的人,甚至是孩子来作为手段,而获得的“治愈”,真的是值得的吗?

                                               TBC

评论(2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