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巫师3】血契约1(雷吉斯/杰洛特)

        杰洛特,不,应该说猎魔人都是这样,总是凭借着本能来行事,无论是用他们敏锐的感官展开细致入微的调查,还是跟随着第六感作出判断。但这其中就会包含着一种极度的自负、鲁莽,以及接踵而至的误判,于是一错再错变成了不可抗拒的未来。哪怕是被再三递提醒,依旧如此。

        又或者这便是一种命运使然,像似不可抗拒的无形纽带,将必然有关联的事物或人连接在一起。

        不管怎样,叶奈法都将这种现象称之为“有意作死”。

 

        当第一次遇见那样的情况时,杰洛特其实已经感到了异常,但他依旧无视了它,直到他被这种诡异的“感觉”弄到坐立不安。

        『是我的魔力什么的出了问题吗?』他坐在叶奈法的对面,急切地发问。为了知道答案,他不得不答应陪好胜心极强的叶奈法又参加了一次术士集会,以便安抚两人分手后,她在其他女术士中岌岌可危的面子问题。然后,在被用各种探索的眼光盯了一整个下午,并且经历了各种耍弄之后,他发现他的问题更加严重了。

        这就是他之所以会安静地坐在这里,像是个学生一样,接受叶奈法的鄙夷的原因。

        他很担心是他体内那些来自于血统的魔力在作祟。虽然在之前叶奈法向他强硬地解释他的确具有那样的血统时,他坚持否定这一点,一如他当年对维格弗兹企图收他为徒,要他加入术士行列时的态度。但叶奈法很好地证实了“这个事实”,并且告诉他,那么多女术士垂青于他的大部分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屁股,还有从他那里“借”来的魔力。

        『很可惜的是,你非但不愿意学习运用它,还拒绝感受它。』当时叶奈法用痛心疾首的语调批评。然后她暗示,对于他这种魔力满载却连一点魔力运作皮毛都掌握不到的学徒,术士导师们通常有一种“令人愉悦”的“指导方式”。但当杰洛特顿时有所期待的时候,她又几乎是立刻给他泼了一盆冰水,对,还不是冷水,大概是为了报复他的负心吧。她提到了令他咬牙切齿的维格弗兹,并且告诉他,当时如果杰洛特被拉拢,又或者是战败没有及时逃脱而被捕获后,维格弗兹就打算对他这么干了。

        所以,至今杰洛特一想起这个可怕的混蛋计划着怼他的屁股,就感觉到恐惧到浑身冰冷,以至于他一点也不想提起他本身的魔力。但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让他低头,旧事重提。

        『你先说说一开始的症状吧。』叶奈法的表情看上去显然已经知道了什么,但她也显然不会在杰洛特拿出正确的跪地求饶的态度之前,直接告诉他答案。

        『有点眩晕不知道算不算?』杰洛特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女术士,似乎有点担心他的话会招来新一轮的嘲讽。不过叶奈法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交待”。『除了像进了传送门的感觉,我还真没办法形容这种晕,但是又不完全仅仅是位移的眩晕,还有视觉的扭曲。总觉得能模糊地看见自己背后的东西。』他对着天花板眨巴着眼睛,似乎在回忆。『有点像喝了共鸣水,但画面又不会移动。』

        『共鸣水?』叶奈法那好看的柳眉皱了起来。

        杰洛特立刻警觉了起来,他不知道叶奈法会不会很了解共鸣水的材料和制作过程,但这扯上了两个高等吸血鬼的事儿,叶奈法绝对不会赞成。尤其是为了取得其中一剂材料,他和一个发了狂的吸血鬼呆在一起,要是被知道,铁定会被念死。虽然他知道那是叶奈法对他的关心,但面对即将来到的狂风暴雨他还是敬谢不敏。

        于是他立马就转换了话头,『只是很短的时间。然后我就莫名地感觉到一种怒火。不是狂躁的快要爆发的那种,而是努力克制下的气愤。但说真的,那时候没有任何事会激怒我。而且……很奇怪我总感觉那是来自别人的心情,你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还有怎么解决它吗?说实在的,它之后出现了几次,已经有点困扰到我了。』

        『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吗?』突然地,女术士倒是生气了。但杰洛特倒是没有从自己的内心感觉到这种怒气,反而从眼睛看见了。看来这种“疑似魔法”的效果还是有特定条件的。

        杰洛特尴尬地看着她,飞快地思索着是不是上次在等雷吉斯那会儿,被特丽丝飞扑到身上不下来的场景被她发现了。又或者是之后术士集会上,特丽丝和另外两个女术士在他去替叶奈法取酒的时候狠狠地摸了他好几把的事。当然还有,昨天被他曾出手相助过的老板娘感激地亲吻了的意外。在下意识地反省了自己的花心后,他又随即转念想起,他们明明早就已经分手了的事实。

        『既然是来请我解惑的,为什么避而不谈实情?你到底是感觉到了谁的怒气?你又曾经和那个家伙干过什么?』叶奈法插着腰,咄咄逼人。

        杰洛特强忍住想要猛然脱口而出,“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用吃醋的架势挖苦我和一个男性友人”的吐槽,转而用无比诚恳的态度开口答复。『好吧,我的朋友……是一个高等吸血鬼。我知道你要警告我他们很危险。这是因为你还不太了解雷吉斯,他……』

        『我当然知道他曾经为了你“死了”!』叶奈法瞪着他,用类似看三岁儿童的眼神,『但你从来没有说过他“又活了”。』

        然而猎魔人没有读出她眼神中的含义,只是把它当作一种被隐瞒的不快。『那是我到了陶森特之后的事了,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聊起来。』他又紧接着此地无银地补充,『不过都是些小事,别在意。』

        『那么你的那些“不同寻常”的事态也是些小事,不用在意。』女术士非但没有被安抚,反而越发炸了毛。

        『叶!叶!别这样!我错了。只是事情多又杂,不知道从那里说起,从头说又太长。求你提醒我一下吧。』杰洛特交握着双手,用自下而上的恳求眼神看着叶奈法。他相当明白,女术士想要的不过就是他的示弱。如果简单的几句话能够解决问题,请求一下又有什么所谓呢?

        『你的身上,魔力的线谱改变了。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还得先给你做个实验。』果不其然地,叶奈法从第一项折磨中放过了他。她拿出一个圆形的纸片,中间画了一滩红色的东西。

        在那纸片被放到他跟前时,杰洛特悄悄地抽了抽鼻子,嗅出一股大概被放了两三天的陈血的味道,仔细辨别的话可能不是人类,毕竟不同种族的血液中含有不同的微量成分,导致其气味略有细微的不同之处。

        『是血。』他老实地说。

        叶奈法又一次瞪了他,『我知道你闻的出来,不用特意告诉我这一点。』

        杰洛特有点不快了。虽然过去以来一直是这样,基本他所做的每一个示好的举动都被当作是愚蠢,好吧即使真的有点愚蠢,但他依旧在显而易见的白眼中感到了受伤。

        『摸摸看。』女术士命令。

        在指尖接触到纸片中央的一瞬间,灼烧感席卷了杰洛特的整根手指,让他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把手抽了回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因为他没在纸片上看到任何火焰相关的法印或诅咒。

        『再摸摸看边上,只是边上,没有血的地方。』

        杰洛特依言小心地碰触了一下,没有任何反应,那只是一片普通滤纸的触感。『那是什么东西的血?看起来也不是因为带有腐蚀性而让人感觉烫,不然这纸早就变成灰了。』就猎魔人对于怪物们渊博的知识而言,存着这样一种不明生物,让杰洛特下意识地好奇,又有些恐惧。

        『这只是普通的精灵的血。而你的反应很好地证明了我是对的,你真的蠢得让人绝望。』叶奈法抬起下巴,她微微向下弯曲的嘴角,流露出不满。

        『额……所以我到底是怎么了?没救了吗?』想了想,杰洛特还是加上了最后一句,好用惴惴不安的询问博取女术士对他的一线同情。

        『对于血契约,你知道多少?』也许是计策起了作用,但也可能是新的高跟靴让脚踝有点受累,叶奈法拖过椅子,坐在了对面。

        猎魔人垂下了视线,倒不是因为视线里那蕾丝低胸礼服里呼之欲出的傲人胸脯,而是“除了那些完全胡说八道的传闻外,从来没听说过”的答案实在难以让人接受。

        『真是太好了!』叶奈法猛然把头回转了一圈,望向屋顶,『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敢接受“契约之血”。』

        好吧。好歹知道了这是“血契约”的锅,但对于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是什么时候碰上的,杰洛特依旧是一头雾水。他思考了一下关键词——“血”,当然可能还得附带加上“非人类”,不知是不是局限于“精灵”,这个范围可就大了。战斗时,他经常被洒上一头一脸的血,猎魔人当然时长如此,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惹上什么“契约”。

        也许是杰洛特百般思索困惑不已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了。叶奈法决定不再玩弄他。她长叹了一口气,仿佛听讲的是一个愚钝的石像魔。『不仅是感觉到对方的情绪,你是不是还能下意识地感觉到对方的位置?』她又像是诱导般地询问。

        『我本来就能感觉到一定范围内大多人的位置,除非突然开个传送门过来。』狩魔猎人瘪了瘪嘴。

        女术士终于感觉自己已经受够了他的愚蠢,拍桌而起。『总之,你能感觉到那个人的情绪,是因为血契约的关系!』

        杰洛特在凳子里缩了缩。『好吧,请和我详细说说这个契约,怎么解除它。』他加重了那个“请”字。

        叶奈法一如既往地投来了鄙视。『你不先问问这契约是怎么形成的?有什么作用?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像用剑砍杀那样容易解决!』

        又一次咽下了反驳后,杰洛特真诚地更改了他的请求。

        挥挥手,从距离十米开外的书架上轻松地取来一本古书,叶奈法翻到了一页写着晦涩精灵文字的章节,摊开在猎魔人的面前。『这里记载着,与生命仅有短短百年的人类不同,长寿的种族可以活数千年,然而他们依旧不能得到“永恒”。但相反的是,相比之下寿命只有一瞬的人类却拥有“不灭的灵魂”。』

        『听着像是丹德里恩胡编乱造故事里的“小美人鱼”。』杰洛特转了转眼珠,显出一些怀疑的神色。

        『那就说明,对于一些古老的东西,丹德里恩要比你明白得多。别以为你年长不少就会懂得比他多。』叶奈法伸出手,在企图翻页的杰洛特的手上重重拍打了一下,阻止他这种急躁寻求结果的行为。

        『为了追求“不灭的永恒”,长寿种族通过血契约与人类共享他们的灵魂,而同样的,人类也可以以此共享对方的生命。彼此间被契约连接,分享一切,当然也包括情绪。』

                                                               TBC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