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刺客信条】地下密宫999( 1)(半AU,主Shaun/Desmond)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第一次感受到3D眩晕症的肖恩趴在白色方格的地砖上起不了身。

       极力压抑着呕吐的念头,他反复闭眼又睁眼,好让自己赶紧适应环境。但当稍微缓过神来之后,他又被这简洁的开始画面所震惊。这实在太像Animus系统的待机画面,他曾经因为好奇而体验过一次,然而大失所望的是他并没有找到什么值得载入史册的祖先。那时候,他就曾经自嘲过“肖恩·黑斯廷斯,从祖上开始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然而,直至今天,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将成为族谱史上第一个为刺客组织,乃至整个世界作出巨大贡献的“大师”。而此刻,他也不过是勉强地在五分钟后,踉踉跄跄地走向那扇标“666号”的大门走去。

       “如果这真的如网络传言那样,是失败就会死的游戏,该怎么办?我能走到最后赢得那所谓的奖金吗?还是说……也许输了的时候,我会看到戴斯蒙。”当电梯门合上,桥箱里亮得什么也看不见,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突然这么想。他的运气一向很差,能稍微引以为傲的大概只有他的头脑。

 

       『喂!你要傻站到什么时候?』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身后响起,并且推了推他。

       肖恩顿时慌张了起来,『已经到了吗?』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依旧在封闭的电梯里,而身边多了一个似乎在哪里看到过脸的男人。

       在肖恩一边摸索着被分别固定在电梯两侧墙上的古怪按钮,一边打量着他的当口,那个家伙已经豪迈地笑起来。『要两人同时按开门的按钮,才会打开的。』他说,脱下他那顶帽子,向后顺了顺头发。

       心不在焉地答了声“哦”,肖恩的脑子已经飞快地转了起来,看来这第一个遇见的玩家就不简单。

       『你解密可真够快的!』他试探性地赞扬了一把那个男人。而对方也毫不掩饰应承下来,『我有用力按过能按的按钮好几次了,然后天上就有个声音提示,说要同时按。』他伸手指了指面板上方的喇叭。

       肖恩立刻意识到了这人的古怪,心里已经翻腾得如同开锅。『也许这个不认识扬声器的家伙是个设置好的NPC程序。』他想。但下一刻,对方躲开开门时直冲面门而来的飞刀的身手,又让肖恩有了一个新的猜测。

       “你相信吗?在虚拟的网络上寄居着无数的冤魂。”这句灵异类论坛常用的宣传词,顿时在他的脑海深处炸裂般地蹦出来。因为他想起来,眼前这个家伙,无论从相貌、身形、嗓音,还是闪避的动作,都无比地像是他在近期的阿布斯泰格娱乐产品中看到的人——生活在19世纪的刺客大师,黑鸦帮的头领雅各布。

       过去,肖恩曾无数次通过Animus系统富集的信息,查看戴斯蒙祖先们的记忆,但那都是些文字和动作数据,以及地点坐标,旧版的系统没有任何画面,所以只有戴斯蒙自己才知道祖先们真正的长相。而之后,圣殿骑士下属的阿布斯泰格工业,将Animus系统进行了改造和量产化用于娱乐游戏项目,以便在背地里利用数以万计的玩家数据来帮助他们分析戴斯蒙留下的隐藏信息。

       在潜伏于阿布斯泰格娱乐公司中时,肖恩也曾见过加勒比海盗项目中提取的人物形象,但据说阿布斯泰格在其原型——爱德华·肯威的样子上做了一定的改动,所以那并不是那位曾经是海盗的刺客大师原本的样子。

       但之后的弗莱姐弟却不一样,肖恩窃取了阿布斯泰格娱乐的原始数据后,看到了这对双子的真实样子,那简直让他震惊。他感觉自己突然来到了过去,看着一个古人活生生的真切模样和他那传奇的人生。

       所以,肖恩理所当然地记得与戴斯蒙一样喜爱自由又心怀正义的雅各布,还有那条狗。这些都一度深深地刺痛了他,甚至让他像个傻瓜一样只能关起门来独自哭泣,并责备自己的无能。而今天,他又看见了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嗨!你叫什么?』肖恩追了上去,他想要知道雅各布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以及这一切是否与圣殿骑士有关。

       『啊。你可以叫我……Jock。』思索了一会儿,一边不停脚步向前的男人转头回答他,用一个显而易见是假名,却又显而易见地指向真实的答案。

 

       跟随着Jock的脚步,肖恩从一片由高低不平的石块组成的台阶上逐渐向下,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大厅。对于这里,肖恩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在他们到达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肖恩数了一下,连他自己,正好9个。

       『看来人终于齐了,赶紧分了这些号码腕表道具怎么样?』其中的一人已经拉开嗓门毫不客气地嚷嚷起来。

       循声望去,肖恩又是一愣。如果说Jock就是雅各布,那么眼前这个金发在脑后扎了个短小“尾巴”的人,则与阿布斯泰格娱乐所塑造的寒鸦号船长有着至少七分的相似。

       『顺便说,我比较喜欢1号,有人有反对意见吗?』9人中唯一金发的家伙继续大声说,那争强好胜的性格也与那人无异。

       肖恩努力观察着所有人的反应。在金发男说话的时候,离他不远的一个穿得一丝不苟,站姿也一丝不苟的长发男人,正用有些不满却犹豫不敢言的表情瞪着发话的放向。他的黑色头发全部向后梳,并用一根深红色的丝带束起,前额光溜溜的,没有一丝碎发,气质更接近于那些最爱发号施令的固执老板,也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肖恩很纳闷,是什么能使他在不满的情况下保持沉默?

       而金发男人的另一侧,一个目测至少有一米九的高壮男人倒是流露出真实地不在意他的态度。他的肤色黝黑,从面目上看他明显地带有印第安土著的血统,并且留了一个醒目的莫西干头。

       放有道具的桌子边,那个正在查看那些腕表的男人,发带则选择了沉稳的黑色。

       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如此喜欢这个发型,这是最近的网络流行?肖恩忍不住腹诽。因为他看到右边角落里背对着他们的棕发家伙,也扎着同样的发型,同样的红色发带。

       当他的目光搜寻着余下的人时,另一个听起来相当和善的声音阻止了金发男人的动作。

       『也许我们该先看看这些号码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有什么分配规则。』他指着贴在右手装饰画像下方的纸条,上面写着——“寻找到属于自己号码的腕表。”这家伙看起来三四十的样子,留着胡须,金棕色的头发也不长不短地披散着。最奇怪的是,他带了一个红色的类似贝雷帽的帽子,看着像是个独具一格的艺术家。

       握着一号腕表的金发男人有点犹豫了,他挤兑着眉毛反问,『那你说分配的规则到底写再哪里?』

       那一瞬间,肖恩意识到,游戏真正地开始了。而挡在他面前的,可能不仅仅是设计巧妙的谜题,更麻烦的是并不靠谱,甚至是值得怀疑的队友。他们每一个都看起来透露出一线诡异。他陷入了沉思,到底有谁可以相信?

       但他的狐疑在一秒后又被震惊所取代。他看见了戴斯蒙。

       带着白色兜帽的人从一大片阴影里走出来,将一张纸牌钉在了金发男人的面前。『每个人的身上应该都带着暗示自己号码的东西。我的是这个。』他说话的时候,脸依旧藏在帽檐的影子里,但肖恩能认出他的下巴和唇形,还有唇边的那道标志性的伤痕。

       『另外,如果号码弄错了,进第一道密门的时候就会……』在肖恩的凝视下,藏在兜帽里的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在他的头完全转向肖恩的时候,肖恩发现这人很可能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他的表情太过严肃,眼神中仿佛是经历了千年风霜般的深不见底。但他的确长得像是戴斯蒙。

       『如果你们不信,可以看看那副贴着纸条的画,那画里的意思。还有那边标着9的门,和门缝里染了血的纸。』

       刹那间,所有人都沉没了。而下一刻,不知是哪个人,喊了一句,『腕表是开对应数字的门,9号门如果已经被开过了,并且有人死在里面,那么我们之中那个多出来的人到底是谁?』

       除了带兜帽的男人和“Jock”,大家都飞快地在身上摸索着线索。

       『我是9。』Jock突然说,如同变魔术般地从帽子里掏出标着黑桃9的纸牌。于是全部的人都把目光都集中在了的身上。

       『喂喂!人可不是我杀的啊。不是说号码错了会死嘛,那死的肯定就不是9。既然这样,那个杀了他,用他的身份混进来的人必然也不可能是9啊?而且,我来的时候一直和他在一起,他可以给我作证。』他指向肖恩。

       肖恩点了点头,心里却泛起了嘀咕。他进入电梯后,电梯里并没有其他人,而等他睁开眼时,这个像是雅各布的男人就站在那里了。他并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又是怎样进入电梯的。但他知道,凭借着这人的身手,要杀一个人易如翻掌。

                                                  TBC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