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虐杀原型】分裂13(Mercer&Heller友情向)

       每踏出一步,Heller都无比地小心谨慎。他用怀疑和探视的目光扫过小屋中的所有陈设——一些简单的家具,没有厨房,柜子里堆满了各种晦涩难懂的书。他的目光落在远处卧室的床头柜上,台灯下摆放着一张打印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的照片。Heller愣住了,那图上笑着的显然是Mercer兄妹。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Mercer递给他一罐啤酒,『你现在的处境很糟糕,不单单是因为黑色守望。』Heller没有接,而Mercer似乎也不在意对方这种仇视般的态度,便自己打开喝了起来。『病毒感染者之间会有“归巢”效应,可以让你看见我所看见的,而反过来也一样。你看见了我读过的资料,于是有了那些梦境,而我又看见了你的梦境,知道了更多的东西。』

       Alex坐到了沙发上,没管依旧杵在那里瞪着他的Heller,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转过来,把屏幕向着那个狐疑的人。『Elizabeth Greene和红光病毒,你听说过吗?』他抬头问。

       Heller没有吱声,但他迅速加快的心跳透露了答案。

       『很好,那就不用特意解释了。』Alex点了点头,『感染了病毒而活下来的人,得到的不仅仅是死而复生、变强这些好处。黑光和红光同样也会吞噬感染者的意识。死亡带来的脑部损伤、对某种事物或念头过份执着以及心智不成熟者是其中的高危人群,他们通常首先被影响。而“吞噬”其他人获取记忆也同样会将他人的意识植入脑中,从而干扰了本体的意识,也同样会加速本体意识的裂解和衰败。』

       Heller呆愣愣地直视着Mercer,眼中流露出一线绝望。他在计算如果这种说法是真的,那么被病毒彻底吞掉作为人类仅存“灵魂”的速度会是多少。不为他自己,而是为了Maya。虽然他吸收了很多的人,那些该死的亡魂们的确经常在他的脑子里蠢蠢欲动,但他能够忍。可Maya……Maya曾经经历了不算短暂的死亡,并且她还是个孩子。

       Dana那些关于兄长不再是人类的描述再次浮现在Heller的耳边,让他开始不禁怀疑起他最不愿意怀疑的东西——Maya,还是他的女儿吗?或者已经成为了拥有Maya记忆的病毒个体而已,就像Elizabeth Greene和Alex Mercer。

       『不,等等。』下一秒,Heller又突然意识到了另一件十分关键的事。『你和我见过的那个Zeus不一样,让人感觉像是……』他深皱着眉,用动物的直觉思索着答案。『像是不同的人。我见过很多狡猾的罪犯,但……你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精神疾病,比如人格分裂什么的。是黑光造成的吗?按你的说法。』

       Alex笑了起来,带着点嘲讽。『我说过,在咖啡店之前,我并没有见过你。虽然当时我也同样很纳闷你为什么会找上我,但我找到了黑色守望的录像。』他把屏幕转回来,点击播放了一段视频,然后又把屏幕转了回去。

       这一次,Heller压抑住了心中的怒火和不耐烦,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始仔细地观看视频中的内容。那是段记录了Koenig进行例行体检过程的普通录像,唯一古怪的是录像上的时间。它不是一个月,或者半年前,而是昨天,准确点来说是17小时之前。

       『有人动了影像的时间?为了什么?塑造出Koenig这家伙还活着的假象?』Heller双手支撑着桌面,向屏幕凑近。

       『不,不是。』Alex立刻开口否定,『你注意桌面上的报纸,把画面放大,那的确是昨天才会有的新闻。Koenig没有死。』

       『不可能!我明明……』Heller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大吼,可又在一秒后安静下来。他想起了眼前这个人,也明明是他已经确认杀死的,但依旧好好地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所以感染了的人,即使被吸收了也会……复活?』他缓缓地摔在椅子里。

       『是分裂。』Alex说,『无论是人类还是黑光,都是由记载了本体信息的最小载体“细胞”和“病毒单体”组成。在躯体失去其中一小部分时,人类依旧可以存活,而且有些组织和器官的细胞还会再生和修复。只是当普通人类在这种伤害和组织丢失大到一定程度后就会死亡。但如果是感染者,病毒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不断激活宿主细胞的程序性再生,并且用吞噬周围一切可以提供蛋白质和再生所需其他物质的方式,支持宿主的复原。就像是蚯蚓,切成两段后,会变成两条。』

                                            TBC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