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2(1121主)

        连续的惊恐让亨利忍不住在刚熟络起来的互联网论坛里诉说了自己的遭遇,而许多热心人提供的讯息更是进一步将他吓得不轻。

        起初是有人在他的博客下贴了几张图片,都是一些网络视频,或者杂志和报纸的翻拍,关于灵异电话和死亡预告的访谈。对于那些所谓“专家”的说法,亨利有些将信将疑。毕竟这世界上有太多的骗子,亨利放学回家的一路上就至少能看见三个说能预见未来的吉普赛人,然而其中的一个连自己什么时候会下雨淋湿她都不知道,而另一个则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腿。

        但那之后,有两张贴图真正引起了亨利的兴趣,那是一个ID为“亡灵S”的留言,“你看见了未来,但你能做什么?”他问,并且附上了1983年11月4日的报纸,上面报道了一则前天晚上发生于旅游圣地寂静岭小镇外公路上的车祸。

        32岁的男性司机带着年仅7岁的女儿出游,撞上了公路一侧的护栏,生命垂危。而肇事点周围并没有任何弯道或可能引发事故的阻碍。公路的摄像头记录下了事故发生的瞬间,对侧或同侧车没有任何车辆,道路上没有动物或碎石。经调查,司机血液中也没有酒精、毒品或药物。最终由于当事司机虽经抢救仍然成为了植物人,事故以疲劳驾驶结案。怪异的是,事故发生后,不远处的加油站工作人员看见燃起的火光后报了警,而距离最近的骑警西比尔·班内特却在赶到事故地时,就在10米外摩托车发生了侧翻,最终不治身亡。

        一瞬间,亨利的耳边似乎再次听到了那剧烈的撞击声。他急急地将目光转向下一页报道,想要缓解内心的恐惧。

        可当他细读了那些文字后,却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那一刻冻结了。

        第二份报道的事件发生于亨利接到第二通诡异电话后的一天,地点是是托卢卡监狱,在押犯人詹姆斯·桑德兰在一个月前因杀死重病的妻子而被判入狱,之后他经常出现幻觉和歇斯底里的症状,被狱医诊断为精神疾病。意外发生当天,监狱已经递交了他的保外就医材料,然而就在当日下午詹姆斯·桑德兰猝死于监狱的公共厕所里,表情惊恐。但由于监控证明事发时没有其他人进入厕所,没有任何目击者,自然没有人知道意外发生的过程。据不远处的一名囚犯描述,他当时似乎听见了死者高喊着妻子的名字请求原谅,然后又传来了击打声和倒地的声音,但他没有前往查看,也没有向狱警报告。

        沉默了很久后,亨利给那个ID发去了回复。『我那时候真的是看见了这些人出事的未来吗?还是说只是巧合?毕竟这些场景在影片中十分普通,也许只是有人恶作剧,而我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他写道。

        等了两天多,他得到了那个“亡灵S”的再度回复。不像网络上其他那些好事之众的夸张吹捧、挑唆,又或者是嘲讽,那人只是给出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句子。『如果你认为那是巧合,那么就当作是巧合。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死亡发生,而你做不了什么。』

        看了这句话后,亨利不再纠结于曾经的那三通电话,而是继续投入了平凡的生活中去。

        当时的他觉得,那个人说得很有道理,他只是个在青春期妄想着自己有超能力的普通小子,他能干什么呢?在接到一个恶作剧电话后就当真、报警,那只会把他自己弄进精神病医院而已。

        于是当三年前,第四通灵异电话来临时,他选择了听过就算的忽视态度,哪怕那场随之而来的噩梦冗长得让他汗湿了整条枕巾和床单。

        但他错了,那些预见的未来都是真的。直到南灰原山庄附近第一场惨案的发生,他才意识到了这一点,用辛茜娅的血和生命作为代价。

 

        一周前,在公寓里度过了一段平静日子的亨利又一次被电话吵醒。他看了一眼时钟,是下午1点40分。而熬了一夜就为了洗出之前拍摄的照片的他,竟然已经睡到了正午。他以为打电话来的人是之前约好的编辑,又或者可能是催纳房租的公寓管理人。一边打着哈欠,亨利想的却是怎么伪装成不在家来逃避。

        但那电话就像陷入了死循环一般,一直不停地响着,发出吵杂到头疼的铃声。约莫相持了十分钟,亨利总算提起了听筒。

        没等他发问,对面就传出了急切的求救声。『亨利!你到哪里去了?快点救我!』对方那名女子呼喊着他的名字,可他却丝毫记不起有那么一号认识的人。但出于温柔之心,他依然询问了对方在哪里。

        『我就在原地啊,你却突然不见了。不是说好在门口等我吗?它们就在门口,要进来了!』女子尖锐地斥责着他,让莫名万分的亨利怀疑对方是不是记错了号码,又碰巧了一样的名字。

        『等等,你是找我吗?我是汤森德,我没有和谁约定……』没等他说完,电话另一端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和野兽扯开吞噬猎物的啪嗒声,十来秒之后一切又重回平静。恐惧让亨利立马挂断了电话,直愣愣地坐着回不过神。诡异的氛围排山倒海地向他压来,但这次他不再有母亲陪伴身边,也没有那个神秘网友的宽慰,有的只是单独一人的空荡房间,以及从与301相隔的墙壁那里传来的毛骨悚然的刮擦声。

        一些相当惊悚的画面,比如影片中被砌进墙里的尸体,跃入他的脑海。

        他又想起母亲曾经说的那些小故事,尤其是他出生那天打来家里的那通“鬼来电”。

                                                           TBC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