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3(1121主)

        母亲形容它是“天降的奇迹”,但在亨利听来确是着实的恐怖。

        亨利是个早产儿,他的生日比预产期整整早了25天。所以当他呱呱坠地前,他的母亲还若无其事地呆在娘家编织着婴儿用的小帽子。而他的父亲则正在他们的新家布置着婴儿房的拼装小床。

        傍晚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到了家里,父亲接了它。后来他对妻子说,他发誓听到了火焰灼烧爆裂、砖木倒塌的声音,以及人的喊叫,当他想要挂断时,这些都停止了,转而他又听到了婴儿的哭泣声。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钟。而此刻他的妻子,亨利的母亲,突然腹痛倒地,在救护车到达以前便急产下一个男婴,幸而母子平安。巧合的是,亨利哭出第一声的时间,与那个诡异电话中出现婴儿哭声的时间惊人地一致。

        但更可怕的是,亨利在详细了解他7岁时,寂静岭发生的那件车祸中的两位伤者后,惊讶地发现。当时32岁的司机曾于同年同月同日,在寂静岭的郊边地区捡到了一个女婴,并收养了她。而她就是在车祸中安然幸存的女孩雪莉。

 

        『这一定只是凑巧。这个世界上每分钟都会有事件发生,而刚才也不过是一个遇到了流氓,而男友却逃跑了的不幸女人。』亨利用冷水冲着脸,咕哝着对自己说,『警察听到尖叫后应该很快就会赶到,她会没事的。而且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也没有办法帮到她任何事。』他自我安慰。

        可总有一个声音在脑内反驳他,『真的吗?如果这是未来,是尚未发生的事,而你袖手旁观放任一切发生,你一定会后悔。』亨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影像被裂纹和污渍所扭曲,更像是一个藏匿在暗地里的怪物。

        恐惧和自责犹如滋生的藤蔓,将他的心捆绑住,同时也将他的四肢捆绑起来。他脱力地瘫倒在床上,畏惧离开这302室的房间。仿佛这样他就不会遇见电话中那个女子,而女子那些不幸的未来也就不会发生。

 

        于是就这样,他接连在家里窝了三天,每天都靠着冰箱里储存的食物过活,每天都做着自己被锁在这个房间再也出不去的噩梦。而第四天,当他醒来时,噩梦终于成为了现实。他的门上被加上了重重的锁链,无论他使用怎样的破坏工具也无法撬开或击碎它们,也无法破门或破墙而出。这个屋子似乎是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四维空间。这下他真的彻底出不去了。

        人类就是如此一个矛盾体,尤其是像亨利这种经常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家伙。当他完全自由时,他渴望禁锢所带来的安全感;而当他真的得到了这样的围栏时,他又惊恐地想要出去。

        在他几乎捶遍了家里所有的门、窗和墙壁未果后,一个似曾相识又记不太清的“魔法阵”出现在厕所的墙上,为他打开了一个洞口,一个通向未知领域的奇特的门。

        他小心翼翼地往那个洞中窥视,看到的却只是无尽的通道,长得似乎能穿过整栋楼。思考再三,他还是爬了进去。毕竟冰箱里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再不出门去,他很可能就会变成一具活活饿死的尸体。

        以四肢着地的姿势爬了好一会儿,在他感觉到自己的膝盖从牛仔裤腿里逃逸出来之前,亨利总算能直立起腰了。他坐在一条运动着的自动扶梯上,努力调整着呼吸,同时观察四周的景象。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地铁站,而且在事实上地铁站也距离他租借的公寓不远。站在他家客厅的窗口,他就能看见形形色色的路人在那个入口往来。而就在他发现这个奇怪的洞前几分钟,他还目送着一个红衣女子在那里搔首弄姿,然后慢慢地走下入口。

        “也许我可以坐地铁去超市”他摸着口袋里的钱包想。却在下一刻就被先前他看到的那个红衣女人拦在了半路上。那个自我介绍叫做辛西娅的女子,用一种仿佛是在梦游一般的口吻说着话,把亨利当作是她自己梦里的一个陌生过客。

        那时候,亨利的逻辑被她彻底地搅浑了,甚至没有发现她的声音与电话里那个求救的女人如此相似。也许是我做梦梦见了她,他思索着。毕竟无论是破坏不了的门、房间里出现的通向地铁站的洞,还是角落里他一瞬间瞥见的那些狗不像狗,蛇不像蛇的怪物,都不太可能在真实的世界里存在着。至少在亨利的人生见识中不存在。

        于是他把这一切当作是有意思的梦境来探索着,直到他目送着突然想要呕吐的辛西娅进入了女厕之中,并且长达半小时都没出来。她吃坏什么了吗?虽然对于女人进入洗手间打理自己的速度可能极慢已有耳闻,但不论怎么说,半小时都有点太慢了。他担心辛西娅会晕倒在里面。

        隔着门,亨利拉扯着嗓子询问了好几声,却始终没有得到回答。在做了一番的内心挣扎后,他终于顶着可能被当成变态痛打或者扭送警局的风险,推开女厕所的门走了进去。

        然而,辛西娅并没有在里面,虽说他曾经亲眼目睹了她进入,并且那间狭小的盥洗室并没有可以供她爬出去的窗,她应该还在那里的。但事实是她凭空不见了。亨利甚至可笑地查看了每一个马桶和水箱,以保证她没有在哪里被冲走或会被冲出来。

        『我一定脑子出了问题。』最后放弃了寻找的亨利自嘲着,然后从来的洞里爬回了自己家,倒头躺在床上。『我怎么会相信这不是梦,而是可能会发生的事呢?』他合上眼睛,心里默念着“快点醒来”。

        没过几分钟,他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任何变化,而那个前几天打来的诡异电话却又再次打了过来,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内容。猛然地,亨利意识到,那个向他求救的人就是辛西娅,而他把她留在了地铁站的厕所里。

        几乎是跌撞着一路从洞里爬出去,亨利直冲向那个可怕的人会凭空消失的女厕所。可全都已经太迟了,他看见的只有浸泡在鲜血之中,逐渐烟气的辛西娅。而他依旧是一无所知,对于究竟是谁用什么杀死了她,这个地方到底怎么了,辛西娅为什么会在厕所里消失又出现,以及为什么不久前的电话会在三天前就打给了他。

        他能做的事,只有在凌乱的血迹中面对尸首发愣,然后像是被抽干了气力似地摇晃着回家。此刻,他唯一的想法只有祈祷这所有的事都是他的噩梦而已。

        但待到他再次从床上醒来时,他听到的是电台中播报的辛西娅被人发现死于地铁站内的新闻。并且,通过窗户,他看见了被抬出的尸袋。

        他曾经相信的世界被完全颠覆了,留给他的只有恐惧。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