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15完(Mercer&Heller友情向)

        之后的一个月Dana都没有再看见Heller,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她的手机里他最后的通讯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对她的帮助和关心表示了诚挚的感谢,却对他的去向和打算只字未提。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如果Heller告别得如此决绝,就意味着他可能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或者至少他要去做的事会充满了危险。Dana联系起之前发生的种种,以及Heller曾经说过的话,提出的疑问,一切他透露的点滴信息,全部都指向了黑色守望,以及她的兄长。

        Alex真的还活着吗?他又继续行动要将病毒播撒了吗?Dana在电脑网络上不断地寻找着,可始终都没有确认的线索。在几个探头拍摄下的影像中,她找到了身影类似的人,但她不敢肯定。Alex的外表已经不再重要了,病毒可以让他变成任何人的样子。她对自己说,却依旧在尽力寻找着那个她无比熟悉的外形。

        48天后,她再次找到了Karen,说服她给她再透露多一点的信息。Karen似乎在一个网络信号相当糟糕的地方,但她的样子看起来却不像上一次那么憔悴和充满痛苦了。

        『我能告诉你的东西不多。我已经彻底离开那里了。我现在和母亲一起搬到了一个小镇定居,我不能告诉你具体在哪里。』她用手抹了抹被风吹乱的头发,『黑色守望已经彻底消失了,在一周前的爆炸里,过去的资料和实验样本,甚至于在上一次袭击中幸存的专家和工作人员,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劝你不要再去寻找了,无论是Heller还是Alex。他们都早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在感染病毒的那瞬间。』

        Dana的拳头在桌子底下握紧了。她真的能放弃所有的期待和情感,让他们只存在于过去那些美好的记忆里吗?或者是坚持下去,然后用残酷的现实将自己对他们的怀念和爱都全部摧毁?Alex早在之前就已经成为了一个被病毒控制的疯子,而那些关于病毒的研究和情报也肯定地显示着,Heller终究也难逃如此。那些被他杀死、吸收的人,最终也会将他的灵魂和人格彻底抹杀。

        『我还是想要知道,哪怕那不是我所希望的。』沉默了一会儿,Dana终于还是选择了坚持。

        画面抖动了几次后,视频通讯率先被对方关闭了。然后,Karen通过加密网络发来了一个地址。

        『这个是黑色守望刚炸掉的仅存的基地,里面的画面和信息都不存在了,那栋建筑完全被夷为了平地。但你可以看看周边地区的道路监控。这是我能告诉你所有的事了。』在Dana还没有反应过来,应该表示感谢还是道别的时候,Karen就已经挂断了通讯,之后也没有再回应过任何联系。

        那些如同大海一般的监控录像变成了Dana唯一的希望,但它也同时令她绝望。不因为她什么也没有找到,而是因为她真真切切底看到了——

        Alex,她曾经的哥哥,从燃烧的黑色守望基地里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提着一个透明的周转培养瓶,而当她放大并处理了模糊的画面后,Heller的脑袋出现在了这个瓶子里。

        慌乱中,Dana打翻了手边的水杯,震惊又把她定在了原地,以至于没有及时料理好那些快速铺开的水渍,让它们钻进了笔记本底部的线缝里。在闪烁了几次后,屏幕彻底黑了下来,散热口传来了焦糊的气味。这使她想起了那场灾难,以及变成了海洋中碎片的Alex。

        『这个Alex已经是恶魔了。』她对自己说。其实,在Heller发来告别信的那天,她因为担心Maya的情况而前往了Heller的住处,却发现Maya也消失了。她当即便黑入街面监控系统查看,那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那个与Alex十分相似的,将脸藏入兜帽阴影中的人,带走了Maya。

        但当时,她还抱有侥幸;毕竟Maya是很平静底跟着那人离开的,还牵着那人的手。所以她以为,他可能是Heller的,一个熟识的、值得所托的朋友。

        『NO,NO,NO……NO!』Dana大喊着猛然站了起来,那力量掀动了桌子,让水杯滚落到了地面,砸成碎片。

        她抓狂一般地敲击已经短路的电脑,发现它毫无反应之后,又四处寻找过去那个旧笔记本作为临时的替代品。她必须要尽快找到这个Alex,在他伤害Maya和其他人之前。她已经没有时间为Heller哀悼了,虽然泪水早就已经在眼眶里久久流连。

        就在她沉溺于和电脑旧零件的斗争时,身后想起的门铃声将她惊醒,而出现在自制监控画面里的,正是她千方百计想要寻找的人,也是她一直恐惧着的噩梦——那个长着她哥哥脸的陌生人。她犹豫了,手指停留在遥控开门的按钮上持续颤抖。

        『我知道你在里面。』那个人用熟悉亲切的嗓音说出可怕的句子。

        『如果你想要知道一切,并且参与进来,就打开门。』他看着隐蔽摄像头的方向,『如果你想要平静和安全,想要与这种危机四伏的生活彻底告别,那么就什么也不要做,五分钟后我会离开,并且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

        时间在滴答地过去,Dana依然在犹豫,她不知道这两种决定对她以及Maya会意味着什么,是机遇,还是死亡,或者更糟。

        『好吧。』她突然听到了那人的低声自言,『这是正确的,你的选择。虽然我很想念你。那么再见了,Dana……』她看到那人转过身。一瞬间,从兜帽影中露出的褐色眼睛里,充满了悲哀,而那人的嘴角却在微笑,发自内心地。

        Dana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究竟在思考些什么,她只是单凭着涨满了心口的感情冲了出去,亲手打开了那扇可能为她隔绝了病毒侵袭的门……

 

 

        Heller恢复意识,并完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赤裸地躺在一个充满了温水的玻璃罐中,脸上带着呼吸面罩,而他新生长成的四肢和躯体都完好得毫无疤痕。

        他用力地从那些为他提供营养、氧气和监测各种数据的管线中挣脱出来,走出那个“培养”的罐子。由于神经和肌肉尚未完全协调而摔倒在地的时候,他才想起了之前的记忆。

        那时,他急迫地想要做一个了结,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吸收了太多的人,那些家伙的人格都在他脑子里整日吵吵嚷嚷,只要他的意识一松懈,比如睡着,他们就会控制他的身体,然后设法地释放病毒。即使Alex看管着他,这种情况也变得越发严重起来。而Alex还要配合给Maya进行深度意识催眠的心理医生,调整她的脑波和神经状态,无暇分心太多。

        Heller明白,Alex是对的。一旦你吸收了一个人,那种快速获得你所想要信息的胜利感和欣快感,就会促使你去吸收下一个,然后越来越多,无法停止。他早已跨越了那根红线,而Maya还没有,她只是被病毒携带的记忆所混乱了思维,她还有希望。

        最终,他与Alex商量,去对黑色守望发起最后的突袭。他要一举解决这个残留的祸害,为Maya能正常地生活下去铺平道路,即使他可能不能再回来,再见到他的女儿。他亲吻了她尚在沉睡中的小脸,并给Dana发去了最后的短信。

        之后,他成功地进入了基地,在吸收了保安队长、机要研究负责人和三名基地研究博士、上将后,已经几近精神衰弱的他获得了自毁程序的密码。没有多思考任何得失,他关闭了那里所有的出入口,然后输入了那一长串的口令。烈焰和冲击撕裂了他,也撕裂了整个黑色守望。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包括他头脑中的嘶喊声。

 

        是Alex取走了他尸体的碎片,救了他吗?他想应该是的,只有Alex知道他的计划。

        Heller慢慢地从地面坐起来,披上了放置在一边的布单,用力地呼吸着空气,也体会着“活着”且“清醒”的感受。

        没多久,当他勉强地站立起来,尝试移动的时候,不远处的门被打开了。Dana Mercer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巨大的纸袋。

        『天哪!你先不要着急着走路。』她向他冲了过去,将他扶到了一边的软椅上,在查看了他一番后,从纸袋里给他递来了替换的衣物。

        『Maya怎么样了?』不一会儿后他便急着问,手里拿着Dana带来的食物,却一点也没有吃它们的意思。

        就在Dana微笑着开口的同时,那扇门又一次被推了开来。这一会回,Alex Mercer站在门后。而Maya,他的小天使,已经冲向他,喊着Dady将他撞了个满怀。

                                                   FIN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