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ALL Seb)

the Ghost of BACKBONE  中枢里的幽灵

最开始一贯的警告:本故事为恐怖悬疑风。作者脑洞非常大,对人物和事件都会有大量全新设定和理解。注意OOC防雷。不能接受的请火速退避。

关于CP,全文会陆续涉及Ruvik/Sebastian, Stefano/Sebastian, Joseph/Sebastian,肉什么以后再说,有的时候会标明具体CP

=========================================

        为了Lily,为了Myra,为了搭档、朋友,甚至是为了一个才见过没几个小时的莫比乌斯维修队人员,Sebastian都会愿意去涉险,去替他们挡下灾难,哪怕是明知势单力薄,如同飞蛾扑火。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放弃任何一个人,也没有考虑过逃避任何事,无论是危险、恶意或者是深埋在心底的巨大痛苦,他都会咬咬牙去直面。

        然而,世界上像他这般执着又能抗压的人并不多。大多的人都懂得适时而退,还有不少的人,根本无法承受打击,他们在不幸降临到身上的那一刻起,便失去了信心,乃至是理智和活下去的勇气,他们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逃避所有的一切,忘却痛苦。

        和乐镇就是一个这样专供逃避者居住的地方,而这类人群也是莫比乌斯最好的实验志愿者。他们顺从地走进实验场,排队被注入系统中,接受严格的幕后监控和管理,为的就是生活在那样一个平和无忧的世界里。那里不用为金钱发愁,食物及所需物品全部由系统自动配给,他们不用工作,不用被歧视,也不用为了求而不得的需求而发愁。因为在Stem系统所建立的精神世界中,一切都是程序,想要什么都可以。

        这些镇民们被莫比乌斯天花乱缀的介绍所招募,抛弃了肉体来到这个小镇里。而莫比乌斯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抽离程序,所以他们完全不可能再离开这里,一旦发生了灾难,等待他们的只有结束。

        在进入系统前,所有被“和乐镇”项目招募的人都会接受心理医师的评估,但是否像Hoffman所说的他们会排除有精神不良倾向的人,却不得而知。不论如何,Sebastian都知道,莫比乌斯的目的并不仅仅是控制那么几个精神奴隶那么简单,而即使在死亡和变成怪物的威胁下,有一些来自莫比乌斯的派遣队员所说出的也不全然是真话。

        可他相信Myra。不仅仅因为她是他的妻子,也因为他曾经怀疑过她,而事实证明他是错的。所以,他这一回全然地信任她所说的,他必须要全然地信任她告诉他的。

        虽然如此,依旧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子里说。『她真的没有隐瞒什么吗?』



  • 章一·事有蹊跷

        坐在女儿的床边,帮她套上新买的外套。Sebastian依然记得女儿衣服的尺寸,尽管那已经是多年以前。替Lily整了整衣角,他跟着女儿咧开嘴的笑颜也一同笑起来。他能感觉到幸福的温暖笼罩了全身。

        可仿佛就像是不懂温情一般,有一个尖锐的嚣叫声不适时地打破了气氛,给Sebastian带来的不仅仅是头疼,更是如坠冰窟的寒冷。

        『这不过又是一个风雨过后皆大欢喜的美梦而已,而你竟然深陷其中,甚至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怀疑和推理?』那个似乎曾经听过的嗓音在脑海里说道,『看来你也和那些镇民一样,不过是逃避痛苦、掩耳盗铃的普通人。』

        张开口,Sebastian想要反驳,却无法发出一点儿声音。并非是恐惧或者其他力量控制了他,而是羞愧令他不能说谎。『Ruvik……』他最终用一个名字,代替了所有想说却吐不出口的话,那些怒斥和质问。

        『你分明都明白不是吗?却依旧停留在她给你制造的梦境里。』那嗓音更近了几分,像是站在眼前。『你觉得这是在拯救她吗?你的Lily。』

        震惊让Sebastian无意识地松开手的瞬间,女儿的发箍掉落在地。

        『Dady,你怎么了?』Lily瞪大着眼睛,歪着可爱的小脸,摇晃着Sebastian的手臂,像是要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没什么,只是有点儿头疼。』前警探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可能是之前太累了吧,还没有彻底缓过来。』他无视了直接刺入脑中的话。

        Lily乖巧地点了点头,为他捧来了一杯水。『书上说,不舒服的时候要多喝水。』她把水杯塞到了疲惫的父亲的手里,『我来给你锤锤。』她蹦跳着跑到他的背后。

        刹那间,Sebastian想要哭。可脑子里的那个声音没有放过他。『即使是核心的力量,也无法禁锢你。所以Myra用“爱”和“愧疚”来束缚你,让你不能抽身离开。不是吗?』

        不能忽视那声音,Sebastian最终禁不住高声大叫起来。『不!Myra没有骗我!她并没有被绝望击垮而变得偏执!』

        『瞧你说的。都是反话不是吗?你明知道。知道妻子已经执着于,在虚幻的世界中重建甜蜜的三口之家,无法自拔;知道火灾不可能没有发生,你的女儿不可能还完好地活着,知道……』在Sebastian的眼前不远处渐渐出现了说话者透明的身影。

        『够了!你给我闭嘴!』吼声顿时吓坏了Lily,她怯生生地退了几步。

        『然而你并不想要我停止。如果你不想要听,你就会听不见。』Ruvik用淡然的声音持续说着,『是你接通了我的频率。你想要问我,想要确认心中的怀疑,想要我点醒你。』

        『我并没有……』Sebastian用双手遮掩住自己的脸,而悲伤令他瘫坐在沙发上。

        『你想知道莫比乌斯对Lily做了什么,想知道Stem系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装置。而我是它的制造者,在你家火灾发生后的那段时间我还在调整它的雏形。』

        Ruvik变得越发清晰起来,抬起头,Sebastian就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脸。如今的Ruben Victoriano还带着一头白发,可神情与姿势中却早就完全没有了半点Leslie的影子,穿着得体的定制衬衫和西装,打着领带,一副儒雅学者的作派。

        『他们做了什么!』Sebastian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如果不是身前还挡着茶几,他几乎就要冲过去。

        『首先,你得要承认,火灾它真的发生过,而你的女儿也因为严重烧伤被送进医院急救。』Ruvik向前走了两步,而Sebastian家里那台茶几就这么凭空地消失了。『媒体、警察、消防队和那么多目击者,就算莫比乌斯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在如此的事件是否存在上进行“虚构”。你之所以会“相信”你的女儿并没有遭遇火灾,只是你希望如此,孤儿进行了自欺的自我暗示罢了。』他抬手戳了戳Sebastian的心口。

        『现在不要谈我。』Sebastian的声音中含着恼怒。

        Ruvik耸了耸肩,对对方的态度置若罔闻。『Lily·Castellanos在被送到医院后,由于严重的体液丢失和组织破坏,以及吸入性呼吸道灼伤,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她的肺、心、肾、肝的功能丧失已经无法逆转,唯独她的头脑依旧保持着清晰。莫比乌斯,我,认为她是最好的样本,所以将她的脑植入了Stem雏形系统之中。』

        『你杀了Lily?!』意料之中地,抓狂的Sebastian向他挥出了重拳。可出乎预料的是,他的拳头没有从幻影中穿越而过,而是击中了Ruvik,并让他的嘴角挂下了殷红的血滴。

        看着指尖蹭下的血迹,Ruvik却如同是看到了自己的实验成功似地,露出了极度欣喜的表情。『正相反,我救了她。如果不移出她的大脑,那么她就会随着躯体的死亡而彻底死去。我把她放入系统,就是为了替她寻找一个频率相同的躯体,然后将她的意识移植入那个躯体,她就可以真正地重新“活”过来。』

        面对Sebastian张口结舌的样子,他笑起来。『当然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救她,而是为了救我有着同样遭遇的姐姐,她在那场仓库火灾后就昏迷不醒。在正式移植Laura的意识之前,我需要先进行数次实验以保证移植的成功。』


                                                    TBC


评论(1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