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0.5 (all Seb)

不行,感觉那个逗比章节虽然一开始自成一段,但是不放出来话,明显后面就要脱节了。尤其是章二的逗比章节不放肯定不行。容我重新补充一下吧。所以这次是0.5,内容应该是位于第一次的序和章一之间。

===============================

        ——即使是对显而易见的破绽却视而不见的人,偶尔地也会一反常态地对一些细小的不对劲十分敏锐。也许是因为他明明都知晓,为了爱却偏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对于某些记恨着的东西,他真的无法伪装自己。

 

        Sebastian是个豪放而不拘小节的人,但这不意味着他真的会漏过一些不正常的细节,比如说他们家的寄居者,那只黑色的猫。

        到不是他讨厌猫,但相比起猫,他更喜欢狗。而对于Lily来说,更好的可能是那种可以捧在手心里的无害仓鼠。他曾经给她买过两只,当它们老死时,她还哭了很久。猫?他从来不曾听女儿提过要养一只。但那只猫就那样堂而皇之地侵入到他家里了,似乎没有经任何人的同意,并且时不时地肆无忌惮搞些破坏。

        可Sebastian不喜欢它的理由不是这些。在Stem系统的安全屋中那只几乎完全一样的猫,对于它,Sebastian可以说是不乏喜爱的。而如今他对于家里这只避而不及的理由,源自于他那极其敏锐的第六感。

        常识里,猫就是一种残忍的生物,它们喜欢玩弄猎物,而不是只在饥饿时杀死猎物以饱腹。它们将老鼠、鸟儿、甚至是昆虫当作玩物,或者说是兴趣所在,它们反复地抓住猎物,然后放跑,再追捕、抓获,享受过程中猎物恐惧、颤抖的乐趣。Sebastian还听说,有的时候它们甚至会将那些被它们杀死的猎物成列在人类的面前,供人参观,表达炫耀。

        看着端坐在走廊另一端房间深处凝视着他的那只猫,他黑色的毛发,碧蓝的眼睛,还有那窥视般的眼神,无一不让他想起那个人——自称是艺术家的嗜血摄影师Stefano Valentini。

        Sebastian很肯定,这只猫在耍弄他。虽然说,把桌子上的杯子、盘子以及一切可以推下来的东西推下来,是猫的固有习性。但那只猫不同。它会当着Sebastian的面,并且只有当着他面的时候,它才会将那些易碎的物品踢下桌子。而且,重点来了,它不仅踢下它们,还会同时跳下桌子,在Sebastian惊讶、紧张、焦躁和气愤的目光中,在空中用优雅的姿势再给那些易碎品一脚,以保证它们落地时不会在地面上摔碎,而是滚到另一边足以缓冲的地毯上。之后,它会得意地扬起头,那些胡须全部直直地舒展开,面向Sebastian露出得挑衅的神态。

        Sebastian怀疑这只猫被那个邪恶的摄影师附身了,非常怀疑,这猫甚至还带着同样的装腔作势的红色围巾。或者也可能是摄影师变成了猫,鬼知道呢。他看过的怪异的事还少吗?

        前警探瞪视着黑猫,看着它(他)用无可避敌的,几乎是闪现的移动速度冲向自己,那一瞬间,他甚至准备好了接受一个几乎致命的冲击。但又一次与Stefano的行动相似,那猫停在了无比接近的地方,他的大腿上,而爪子就在他的喉咙边。

        就在这时,Lily走了过来。那可恶的Stefano竟然又伪装成一只普通的猫。他伸出舌头,舔了舔Sebastian的手指。当那潮湿、温暖又带着倒刺的感觉出现在指尖的时候,让他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靠!』在女儿看不到的地方,他甩了甩手,想要甩走那可怕的感觉。Stefano在舔他的手,这简直是噩梦中的噩梦。

        而就在他注意力转移的时候,面向他的猫眨了眨右侧的眼睛,那里的瞳孔是猫不该有的会等比缩放的圆形。

                                                       TBC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