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6(ALL Seb)

        Myra并不理解Kidman所指的能够拯救人类未来的方舟,在她看来方舟应该是一个有形体的避难所,比如底下放空设施,又或者在高山或孤岛上的那种坚固的建筑。无论如何,它都不会是一个只存在于电子设备中的黑匣子。而且,人类灭绝的灾难?那不应该是至少再过上万年之后的事吗?

        尽管Kidman向她详细解释了恒星耀斑、辐射风暴和质量坍缩,她都没有听懂任何一点,但她知道了一件事,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事——她和Lily都还有机会离开虚无的梦境,重新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活着”的人,就像她的丈夫Sebastian一样,而能够完成这个奇迹的关键之一,也正是她的丈夫。然而为了尝试这样的目标,Sebastian必须再一次返回Stem系统里。但莫比乌斯为防止之前的意外状况再度发生,会对第三代新系统进行怎样的改良,会对新研究所进行怎样的安保防护,甚至对于所有妨碍着作出怎样的“预防性清除”,她多少能想象到一些。Sebastian能成功吗?或者为了她的骐骥而再度不得不面对死亡、消失。

        『已经够了,不要让他再涉险了。』她带着绝望和放弃的声音开口说。『我只是希望能最后一次再和Lily说说话。她在哪里?没有躯体,她不可能离开。她也在这里吗?』Myra急急忙忙地伸手胡乱地四处试探。

        『她不在这儿。我想,她最有可能在的地方,就是躯体死亡后的Sebastian曾经呆了三年的地方。』Kidman看着Myra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转向她,『就像你想的那样,灯塔精神病院那套初代的系统,它还存在,并早已不在我们莫比乌斯的掌控之中。』

        『它不是被废弃了吗?即使还能使用,但还有什么人会去操作它,敢冒着像上次一样全部死亡的风险去操作它?』

        Kidman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她最最恐惧的那个名字。但Myra不曾通过系统回馈信息观察过灯塔精神病院和初代Stem虚拟世界里的噩梦,也不认识Ruben Victoriano,不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所以,Kidman选择了保持沉默。可她的心里不禁开始想象,作为这个Stem雏形理论的制定者,初代系统的设计者,被莫比乌斯上层和技术骨干专家一致认定为必须铲除的危险人物,在发现了“绝对频率”的宝藏之后,会利用他做什么。

        最可怕人,不是自私的人,而是你无论怎么盘算都摸不清他到底可能会想要做什么的人。Victoriano加入莫比乌斯的最初,说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唤醒他成为了植物人的姐姐。可当合作的逐渐深入,他甚至多次怂恿多名重要专家被取出脑子,亲自体验尚不成功的系统试验品,『了解不足和明确改进方案的最好途径就是自己去尝试,而濒死正是最好的激发人思考的方式,不是吗?』他笑着对那些用仿佛是看着疯子眼神瞪着他的人们说。

 

 

  • 章五·地狱边缘

——当Joseph听到了Sebastian的全部叙述后,从来没有见过Ruvik,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他,陷入了沉思。『如果他真的只是想要救昏迷的姐姐,为什么这个系统能同时接入那么多人?』他问了一个至关重要却一直被Sebastian忽视的问题。

 

        在与Joseph长谈了一夜后,Sebastian倒在了床垫上。疲劳侵袭了他的身躯,可那些怀疑和推断却在他脑子里不断折磨着他,让他保持在半梦半醒之间。

        他和Joseph都蹭同时想到寻找到一个莫比乌斯的知情人,了解研究所骗取受害人的方式,也熟悉Stem系统安排受试者接入的过程,最好是能够认识部分他们尚未知的莫比乌斯分部所在点。

        而在设计和制造了Stem系统的目的上说谎的Ruvik显然不怎么可靠,但同为莫比乌斯受害者的Stefano又是否真的值得信任呢?Sebastian反复地思考。

        『你觉得我有什么必要要骗你?』一个黑影遮住了床头的灯光。

        Sebastian眯起眼睛,并且移动了视线,然而那个影子却还留在眼底同样的地方。毛骨悚然的感觉猛然侵袭了过来,让他拽住了手边的唯一的武器,一个枕头。

        『你在恐惧?』那个影子带着低笑的声音开口。

        Sebastian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但他的确是在发抖,似乎有什么东西盘旋在他遗忘的角落深处,比尸山怪物和杀戮更可怕的记忆。

        『不。』最终她说,不明确是否定对方的哪一句。『但你不可能没有条件就全盘托出,即使是你憎恨莫比乌斯对你所做的一切。』停顿了一会儿后,他又补充。

        『有的时候,你很聪明,令人惊讶的聪明。可有的时候,你却很笨。探长大人!』

        在Sebastian认真思索这句话背后所指的当口,黑影猛然移动,撞向了他的胸口。可能是承受到了冲击力,但更可能的是下意识的避闪动作令他的重心不稳,下一刻,他又重重地摔回床垫里。而黑影则在他面前拉长,变成了Stefano。

        『作为提供信息的条件嘛,你就再当一回我的模特吧。』勾起嘴角的摄影师这么说着。

        他说再当一回,而不是当一回。可Sebastian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个变态杀人狂的“死亡模特”,除非牵强地扯上那两次的意外被偷拍。但按照对方的逻辑来说,这样丝毫没有什么艺术感的“吓你一跳”式拍摄手法,记录的只不过是被拍人的丑态而已,一点也谈不上“美”,又怎么能谈得上“模特”呢?

        Sebastian感到头疼,以及第六感中极度迫近的危机。『我也不至于傻到,为了一点信息就同意被杀吧。』他皱起眉头回答。

        『我的“艺术”也不都是尸体啊!』耳边不出所料地出现了Stefano阴阳怪气的抗议声,『放心吧,你会活得好好的,我不会杀你。我想要创造一件活着的“艺术品”,而且不会浪费你太多的时间,只是摆几个姿势,拍几张照片罢了,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把你一直钉在那里。毫无生机的蝴蝶标本完全算不上是“美丽”。』

        『好吧……』即使预感的警报在持续不断地嘀嘀作响,但思考了一会儿的Sebastian还是应允了下来,『可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从来没做过什么模特,也不会摆什么姿势。』推开贴近到眼前的烦人家伙,他坐起身。却发现自己俨然已经离开了原来Valentini宅邸的卧室,来到了一个并不算太大的单间展示厅。而他此刻坐着的,是地面上铺开的一块床垫大小的艳红色长毛地毯。

        『哼嗯~』可摄影师并没有为他的话感到任何烦恼,而是越发自信又带着些许深意地笑起来,『这些你不用担心,都交给我就好了。』他退后了两步,换了不同的几个角度观察着Sebastian。那灼热的目光,仿佛是猫盯视着枝头上的麻雀。『嗯……看来要换一种思路。』他喃喃自语了数句,随后又找来一张椅子,坐在Sebastian的面前。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可以先回答你的问题。』他惬意地敲着二郎腿,毫不在意面前人坐在地毯上的尴尬高度和表情。『来吧,我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说,仿佛是在接受一场媒体采访。

                                   TBC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