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24(康汉)

       被传送入系统的信息,第一个画面便是直扎入系统的触目惊心。在车灯的照耀下,铺满了白雪的地面上,红色和蓝色的血液铺散开来。那强烈的色彩对比,让画面显得热烈却又充满了绝望。

       紧接着,画面摇晃了起来,应该是克洛伊跳下了车,并向前奔跑着。

       『救救他!请让他活下去!』那个浸泡在自己和人类的血液中,各个部件都受损严重的仿生人,在不断地机械重复着。而那个被他紧紧地拽住手的人类已经进入了衰竭的终末式呼吸。

       『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救吗?』画面的一角里出现了卡姆斯基匆忙赶来的身影,他一边蹲下检查仿生人的情况,一边问。『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尝试让他暂时活下来,可我不能保证能成功。即使成功了,也不能保证他能“一直活下去”。如果他不愿意,依旧可以寻死,你明白吗?』

       『无论如何,都请救他!』躯干和四肢都无法动弹的RK800,勉强地转动了一下脖子,看向卡姆斯基。

       『把模拟循环设备拿来。』他指挥随后而来的另一个克洛伊回厢式货车上取设备,同时示意记录着这个画面的那个开始救人。『你来动手,只保留脑部供血循环,其他相关的直接夹闭。』

       『不通过设备代替心脏,建立整个躯体循环吗?』克洛伊有点惊讶于卡姆斯基直接放弃了眼前人类的整个身躯,而仅仅着眼于保持其脑细胞的存活。

       『他在大量失血,要支撑整个躯体这点液体量根本不够,脑子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随着话音落下,另外两个克洛伊也已经推着设备和担架车赶来帮忙了。

       之后是大约一分钟的,对人类来说可谓是“残杀”、“解剖”的可怕画面,鲜红的液体沾湿了克洛伊的手和雪白的裙子,有不少还飞溅到了其中一个的金色发丝上。但就卡姆斯基的表情来看,这次“临时手术”还算是顺利。『别担心,在这样的创伤下,既是直接划开肉体,连接血管和体外循环机器,也不会有任何痛觉的。』他在说,不知是在安慰谁,是那个视觉设备已经损伤,几乎看不到的RK800,还是那个拿着手术刀的克洛伊。

       RK900跳过一段并没有什么关键信息的路途画面,查看了他们来到实验室之后的记录。

       特殊的手术室里已经有几个医生打扮的成员在等待了,当重伤“濒死”的人类被推入这个白色的堆满了各种仪器的小屋中时,另一辆载着几乎报废的仿生人的推车则进入了隔壁另一个房间,似乎是准备同时对RK800进行维修的样子。但RK900无法得知过程,因为录下这段影像的克洛伊进入了推入人类的手术室里。

       之后大约半小时的时间里,神经外科医生在绝对无菌的操作箱里,将人类的大脑完全暴露,然后在各种功能区上插入电极,连接上不同的仪器。

       不一会儿,其中一名医生抬起手向克洛伊示意,而克洛伊似乎又通过两个房间之间透明的玻璃窗,向呆在隔壁的卡姆斯基点了点头。几秒间,大约有五台仪器的运作灯被同时点亮了。其中三个屏幕上显示出了不同的波形。

       『能听见吗?』一个手术医生对着佩戴在头上的耳麦说。

       但下一刻,回答他的不是任何人,不是其他医生、克洛伊,也不是隔壁的卡姆斯基。『Jesus!还好我还没有聋!』那个声音很轻,似乎很虚弱,也可能只是播音设备的音量被调整到了很低。『好的,看来我也没有哑,好像能听见我自己的说话声,虽然有点奇怪。』

       三秒后,那个声音又紧张地响起来。『等等,我这是瞎了吗?我什么也看不见!』

       『安德森先生,你的脑子里有不少血块,还有一些创伤。可能会影响你的身体机能。我们会逐步把它们清除,你会一点点恢复的,请不要心急。』一边的医生睁眼说瞎话,安慰着只剩下一个脑子的病患。而同时地,被分离后的“死亡躯体”已经被推离了房间。RK900猜测,接下来会对躯体进行各种测量,以保证制作的仿生人体能尽可能地还原伤者原本的模样。

       『反正急也没有用,不是吗?我现在需要干嘛?』那个声音又回答。

       读着视频的RK900有点想笑。透过这个声音和语调,他都能想象出对方如果有躯体的话,一定是在翻着白眼的样子。

       『为了确定脑功能区的状况,我们需要你保持清醒。好吗?』特洛伊向一台似乎是收取声音,模拟耳道和听神经传导的设备走近过去。

       『我现在清醒的很。只是眼前一片黑暗,还有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声音听起来有点丧气。『是麻醉的作用吗?还是我他妈的瘫痪了?』

       『麻醉和血块都会导致这样,这并不意味着你一定会瘫痪。一会儿我们会一点点清除血块,然后会让你尝试着动某部分肢体,或者感觉。你根据要求做,不要心急,如果不能运动或者感觉,就告诉我。』医生一边调整着两根电极的位置,一边说。

       『好吧。』那声音夹杂着叹息。

       『为了确定脑记忆区损伤的情况,能和我聊聊你以前的事吗?你还记得些什么?』

       『我和康纳这混蛋小子一起从天台上掉下来?』汉克用了一个问句。RK900不知道,他究竟是不确定医生让他回忆的是否是事发的记忆,又或者是不确定是否应该为康纳掩饰他将自己推下来的事实。

       『好的,你还记得坠落前一刻的事。那么再过去呢?资料写你是个警察,不如和我聊聊之前你办过的案子?』医生追问道。

       『都是些异常仿生人的案子。什么遭到迫害防卫过度导致的杀人啦,不希望被继续奴役直接跑路啦。没什么意思。』汉克的声音顿了顿,然后继续说着,『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他们。其实仿生人也挺可怜的。如果他们没有自我意识,只是一部机器,那怎样都没所谓。可是现在他们和我们一样了,我觉得除了外面那层硬皮以外,他们与人类又有什么差异呢?』

       『听起来你挺喜欢仿生人的。』医生的嗓音里带着笑意。

       而汉克只是哼了声。

       『那在出现异常仿生人之前呢。你办些什么案子?』在显示大量信息传输中的仪器高速运转了大约三分钟后,医生再次开口问。

       『大多是凶杀和抢劫。你不会想听的,都是些显示人类丑陋一面的东西,贪欲、妒忌、不当的怒火和自暴自弃。』

       『这样的案子很多吗?你很忙?』

       克洛伊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始终紧盯着最大一台设备上运行的指示界面。上面的一些图像和数据,RK900曾在卡尔·曼费德的意识移植过程录像中看到过。

       『忙,忙到几乎奔溃。有的时候会想,干脆眼睛一闭,就能和这个堕落的世界说再见了。』汉克的语调与他资料里的一样颓废。

       『你认为仿生人就不会有人类这些糟糕的部分,是吗?』

       『不,当然有,只是他们才觉醒,大多还比较单纯,就像人类的婴儿。而一旦变成人类,就会变得和人类一样充满矛盾、恶意这些不良情绪。』汉克的话语中夹杂着不满的哼哼。

       『这让你失望了吗?』医生笑起来。

       『还行吧。世界永远是有两面的,不是吗?』

       『是啊,也许有很多不如意,但是活着总比死了好。』医生暗示着。在这种时候,激发伤者的求生本能有时比高超的医术更重要。

       然而这一回,汉克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他更像是在思考,斟酌着这夺走了他一切幸福的世界,是否值得留下,在痛苦中继续活下去。

       通过克洛伊的视线,RK900能够看到对面的房间里,卡姆斯基那异常惊讶以及失落的表情。

       『请您一定要记得,这个世界一定有需要您的人在等。』克洛伊用最温柔的语调说。然后她合上眼睛,与隔壁的另一个克洛伊共享了彼此的信息。

       她听到,卡姆斯基用疲乏到极致,又失望到极致的口吻说着。『和阿曼达那时候一样。又出现了。数据已经显示读取100%,可是仿生的脑设备对于外界刺激却没有任何反应。』他抱着头,不断地在房间里转着圈。『就好像我只不过是从他的大脑里复制了一段数据,却没有抓住他的意识,他的灵魂!他会变成第二个阿曼达,一个由数据伪造的虚拟形象空壳。』

       RK900理解当时的卡姆斯基将会是多么绝望,因为他将仿生人的未来,他的整个事业、研究前景以及他自己的人生都压在了这第二个案例上。显然仅有曼费德一个存活的成功案例是不够的,总统在看了唯一的样本和证据后,作出的只不过是暂缓毁掉所有仿生人的进程而已。他需要至少另一个成功者来证明意识移植的“可重复性”,而他在这个机遇下偶尔得到的这个名为“汉克·安德森”样本,他的移植失败则很可能会毁了一切。不,应该说必然会毁了一切。

       『为什么?究竟有什么不一样。』仿生人之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逼迫自己思考着“安德森”与“曼费德”之间的差异。

       他脑还没有死亡,还有机会。在默默地叨念了几次后,他打开直接呼叫医生的耳麦,告诉对方先暂时中止移植,保存好脑部,并持续保持脑部对外的听觉和语言。“让他感觉自己依旧活着”这是卡姆斯基当时所用的语言。他知道,一旦安德森知道自己必死无疑,那就真的“必败无疑”了。

       于是之后的十小时里,连带着人工血液循环的独立脑部被安置在了特殊的无菌隔间里,外部的声音则调整为模拟监护病房的状态。时不时地,医生会与他进行交谈,告诉他脑部淤血清除不是很顺利,需要等脏器功能稳定后进行二次手术,才能恢复肢体知觉和视力。

       在这段争取来的最后时间里,在脑细胞因为人工难以模拟与体内完全相同的环境而开始大量凋亡之前,卡姆斯基与他的助手克洛伊们则反复地观看了卡尔成功移植的录像全过程。

       其实卡尔的移植也并非一帆风顺。其实所谓意识移植,也不过就是用电子激发脑后,读取其中记载信息的区域,然后按同样的信息,在不同于人脑生物载体的硅基芯片载体上写入罢了,就好像把光盘里的东西导入到移动硬盘中。但从理论上来说,这也仅仅是信息载入,却无法获得同样的意识。卡姆斯基之所以认为这样就可以移植灵魂,是基于他坚信的灵魂“电子”说,即人的灵魂是由带有信号的电子组成的电子云,而脑部信息移动时的电子移动,正是可以将灵魂从一个载体转移到另一个载体的有效方式。

       虽然在阿曼达之后,有几个绝症濒死的志愿者加入意识移植计划,并成功地被“移动”到了仿生人的“电子主脑”中,证实了这种方法的确能人脑的记忆、个性、习惯等保存下来,但随着他们之后很快地自杀了,卡姆斯基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的有用经验。

       『这些移植暂时成功的人与阿曼达又有什么不同呢?』卡姆斯基问克洛伊。这不仅仅是希望对方能帮助她思考各种可能,更是对于因为读取了实验者其中之一的记忆后,也变得同样有自毁倾向的克洛伊本身的发问。

       『他们得了绝症,但他们依旧想活下去,无论是尝试什么样的方法,而您的导师却希望顺其自然地结束生命。我觉得这就是成功与失败间的差异。』克洛伊突然说。『还记得吗?卡尔先生之前也与这次一样,即使数据复制超过了80%,对于呼唤依旧没有意识反应。而之前对于意识移植实验的请求,他的回答是“死亡也是人类必须经历的过程”,即使他出于对您的友情和支持同意了参与实验,但他当时内心是希望自然地死亡的。』

       卡姆斯基的眼睛一瞬间被点亮了起来,他看着克洛伊,仿佛那就是他的智慧女神。

       『那时候实验室打开的电台广播里突然插播了一条新闻。』克洛伊继续说着,『而里面播放了要求平权的异常仿生人首领的讲话。』

       『马库斯。那是卡尔突然有了想要活下去念头的原因,那也是他的意识最终能够移植成功的原因。』卡姆斯基大叫起来,『所以我要验证这个推断,证实我的方法能够成功并不是偶然。而如果想要让安德森警探的案例也同样获得成功,我需要给他一个能促使他活下去的理由。』

       『可是他的家人……他载着儿子出行的车因为遭到了曾经抓捕过的毒贩的故意撞击,加上雪天路面结冰,而导致了严重的事故,他的儿子不幸身故,而他的妻子因为无法接受,离他而去。他之后一直酗酒,并有严重的抑郁和自杀倾向。还有什么能让他“不顾一切代价”也要活下去呢?』另一个克洛伊的脸上流露出忧伤和同情。

       『不,还有康纳。』与助手们的悲观不同,卡姆斯基却又突然显现出了无比的信心。『给我配件和工具,让我先把康纳损坏的基础运行设备修理好,让他能说话,能听见。接下来就全靠他了。』

       『可是即使能移植成功,也很难让他不像那些绝症患者一样最后依旧选择了死亡。他一旦知道自己……』克洛伊没有说完,仿生人之父就兴奋地打断了她。

       『他不会知道。你瞧,那些渴望逃避死亡的人最后还是接受了死亡,是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转变。但其实去掉那些高端的附加功能,生物机体和仿生机体的神经-运动/感觉反馈方式其实几乎无法分辨。安德森在手术台上,也没有觉得自己的发声和听觉有什么不正常啊?所以他不会知道的。』

       『所以打算彻底对他本人隐瞒?』之前看见的一个医生从门口探进头来问。

       『告诉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某段骨骼、某个关节、一两个脏器用了医疗辅助人工材料和器官替代。这样就算以后感觉有什么异常,也不会怀疑的。』卡姆斯基耸耸肩,看起来他深知人类谎言的诀窍和奥秘——说一部分的事实,而另一部分隐瞒,永远比直接说假话来得高明。

 

       RK900将影像又往后快进了一会儿,跳到第二次手术。

       出乎他意料的。这一次卡姆斯基没有直接再次尝试意识移植,而是让医生直接将仿生人的肢体、器官通过设备和导线、电极,与人类的大脑进行连接。然后在大脑清醒的情况下,嘱咐患者进行小幅的肢体运动和感觉,犹如将人类的脑装在了仿生人的躯壳里,并完成了仿生人的初次协调和感觉调整。

       就这样,一个人类的大脑与仿生人的躯体的怪异组合躺在了为脊柱受伤病人专门定制的,完全限制行动的病床上。汉克哪里都不能动,只能撑大着其实是塑料的眼皮,看着天花板上的电视屏幕演着无聊的狗血剧。等待下一场治疗。

       期间卡姆斯基通过带着口罩,穿着护士服的克洛伊,又对这个“不幸的病人”做了进一步的评估。结论是“适应良好”,万事皆备,只欠东风。

       于是,在经历了24小时后,第二次意识移植开始了。

       在使用程序“麻醉”后,医生重新断开了脑与仿生体的连接,将仿生体送到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实验室,连接上已经重新清空信息的仿生大脑。而人类大脑则再次连接上原来的设备,并叫醒患者后,重新开始了同样的记忆信息复制。但这一次,医生的聊天内容更加深入到了汉克的内心深处。

       这是卡姆斯基的指示——在绝望中发现的最后希望,总能让人忍不住紧紧抓住。

       『再说说之前吧。听说你是因为工作原因才导致家人的不幸,所以你一直在酗酒?』当医生在持续的闲聊中终于提及了安德森的痛处时,仪器上的波纹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而移植意识的数据读取也顿时自动停了下来。

       医生的表情明显地紧张,甚至有些恐惧起来。他慌张地向着隔壁屋子的卡姆斯基挥手示意。RK900意识到他一定是认为大脑的主人即将真正死亡了。

       『无论如何,那都不该算是你的错误。』这时候,克洛伊突然出声,『我不认为是你的错误,康纳也必然不会认为是你的错误。每一个人,即使是你的妻子也不会真的认为那是你的错误,她只是需要宣泄她的情绪。你很好地履行了你的职责,保护了更多的人。只是其中有一小部分的人,不值得你保护。』

       当她提到康纳的时候,那些数据流又重新动起来,当她说完所有的话,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紊乱的波纹逐渐地平复,就好像大脑的主人被安慰后慢慢平静的心情。

       『康纳,他怎么样了?』询问的声音又突然从大脑通过电子设备传送而出。

       『他的躯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坏,需要更换近87%的部件。但他还好,还活着,像你一样劫后余生。』卡姆斯基的嗓音从两间手术室之间的通话设备里传来。『你想听听他的声音吗?不过他的发声部件还没有完全修复,可能稍微有点断断续续的。』

       一秒后,从影像里能够听见微弱而遥远的很难识别的呼唤声。

       『康纳?是你吗?』仅存的大脑通过设备发出了焦急的询问。『你还好吗?我现在看不太清。』

       『副队长!』呼唤的声音似乎清晰了一些,隐约地可以勉强辨识出来,那的确是属于康纳的独特嗓音。

       『康纳!』安德森叫了第二声,但对方的回答依旧显得很模糊。

       『康纳,你在哪里?』下意识地,汉克想要循着声音的源头,去寻找康纳的位置。

       那一瞬间,两个房间之间的数据连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波峰,可仪器上却没有显示任何内容。像是有一个庞大的空信号被从安置着人脑的手术室,传送到了隔壁安置着仿生躯体以及尚未完全修复的RK800的实验室。

       影像又一次被切换到隔壁克洛伊的共享视点上。而RK900能够清晰地听到康纳带着呜咽的呼唤声。『汉克,汉克!我在这里!别离开我!』

       实验室的机械台面上,尚未安装上表层的仿生皮肤模拟层的机械体动了动,但由于限制装置,那个头部艰难地抬起些许的“人”依旧无法看见自己任何部分的躯体。但他的视觉似乎已经在回复了,他认出了被安放在角落的下半身躯残破的RK800。

       『老天!你不疼吗?』他开口问。

       RK800用力地摇着头,并抓紧了被捆在试验台上的那个 “新安德森”的手,虽然目前那其实还尚不能称之为完美的人类手掌。『我已经关闭了痛觉感受,没问题的。』他带着浓浓的哭泣的鼻音说,『我以为你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而在安德森还没有反应过来时,RK800又开始哭了。

       『快打住!』安德森的声音里多了一份无奈,也许还有一些同情或者别的什么,『我还没死呢,虽然感觉快散架了。』从站着的克洛伊的角度,这次能看见他翻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白眼。『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看上去彻底破破烂烂了。真的能修好,没什么后遗症吗?』

       RK800再次摇头,并用更大的力量抓住那个人的手。

       『额……』安德森哼了一下,看起来是感觉到了被过度抓握带来的疼痛。『轻点儿,我可不像你是铁的。指骨都要被你按碎了。』

       RK800放松了手,却始终不愿意把手挪开。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哭。

       『我不会离开的好吗?我现在动不了,哪里都不会去。你可以放心。上帝啊,谁来把他治一治。』也许是安德森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倒霉的差点死掉的重病人,却要反过来安慰把自己推下去的罪魁祸首,语调里尽是无奈和叹息。但还是能听出那么一线的关怀来。

       十秒后,RK900关闭了整个视频。

       『你得出了什么结论?』卡姆斯基抬起下巴,看着这个任何事都要一探究竟的仿生人。

       『你是个相当高明的骗子。』RK900眨了眨眼说。

       『还有呢?』

       『人类的意识——灵魂能够像电子信息一样转移的话……』RK900拖长了语调,仿佛在思考一个很深奥的问题。

       『没错,这意味着有自我意识的仿生人也有灵魂。』卡姆斯基笑着接上。

       可RK900想要给出的或许并非是同样的答案。『这意味着任何能够记录信号的载体都能够附有灵魂。网络、电脑、黑胶唱片,甚至是有纹路的盘子都可以,只不过他们没有发声系统,所以无法发出声音让人察觉罢了。想象一下,环境的四周到处都有灵魂,还是挺震撼的。』他平静地说。

       一瞬间,卡姆斯基觉得,RK900的这个脑洞和思考回路,简直与盖文有九分相似。他祈祷盖文不会认识这么一个能整日都把他吓不停的仿生人,不然他的电话就会整日都响不停了。

                                                               TBC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