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14

       被提到的人猛然地打了个喷嚏,手一滑便从好不容易才爬上去的气窗口掉了下来。而两个陪着一起来的克洛伊,一边一个做起了“加油的”手势。『亲爱的卡尔,你本可以在关门以前就叫我来的。』他拔着嗓子向漆黑的大厅里喊。虽然克洛伊们替他轻易地黑掉了馆内和附近的安保监控,然而她们却没办法替他爬进去。

       『我需要再次思考的时间。』大厅门前的屏幕点亮了起来,并发出幽幽的低沉的嗓音,像是一个鬼魅。

       『而我需要的是一个正常的进门方式。为什么这里不是电子门?』他又一次恼怒地看着不远处那把属于物理防盗技术的门锁。

       『哦,没事的,我亲爱的伊利亚,你还年轻,再加把劲就成功了。』那个嗓音突然变成了调侃。

       『我真该让康妮来爬这个。』卡姆斯基气喘吁吁地用手扒住窗框,一点点挤过那个狭小的口子,把身体慢慢放到只有一个显示屏照明的馆内地面上。『我是说900。』

       『那你应该担心他会不卡在窗框里。』卡尔·曼费德的脸出现在亮起的屏幕上,抿着嘴打趣。

       『你看上去还不错。』那个“差一点就卡窗框里”的男人叉着腰说。

       『那要看是哪方面了。』屏幕里传出的系统音听起来发出了一声叹息。

       『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了?』在走到门口替他的助手克洛伊们从内侧打开门后,卡姆斯基又接过她们手里的推车,走回了屏幕前。

       『你知道是什么。』虚拟的卡尔垂下了视线,『人类总是那么放不开。』

       『相信我,完全用数据培育出来的人造灵魂也一样。』卡姆斯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推车上的箱子。

       『要在这里操作?我以为会需要回实验室。』卡尔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诧异,他的视线在屏幕有限的角度里紧盯着那个被打开的箱子。

       『要知道,那就需要我把存着你的数据板从这里拆下来,运回去,然后在明天开馆前再送回来重新装好。如果是刚闭馆的时候就开始,也许还来得及。现在?完全不可能。』卡姆斯基耸了一下肩,『反正已经基本调试完成了,你也已经了解了整个一体化过程,对机体已经有了一定的适应性。之后回实验室做精确的检测后再进行二次调试也没问题。到是你,真的准备好了吗?』他歪着头,凝视着在24小时前还坚持要离开的老朋友。

       『是的。』那个老人的虚拟形象点了点头,『做父母的总是值得为孩子吃点苦头。』

       『所以这就是他们能同意仿生人平权的原因。』那个不久前才被怀疑会卡在窗框里的家伙,乘着集体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屏幕和推车上的时候,轻松地踱了进来。『令人惊讶,但也在我的推理之中。』他歪着头表现出胸有成竹的样子,与得意的康纳有着八九分的相似。

       『一个永远活下去的机会,对于大部分生命短暂的人类来说具有极大的诱惑力。然而仅仅只有这一点还不行,那些掌握了权势的人总是希望能够在长久的生命里长久地享受他们的权益。』RK900站到了箱子跟前,低头看着里面“沉睡”着的,与人类的卡尔·曼费德看起来完全一样的躯体。『所以,为了保证将来他们自己的权益,他们才会同意先维护别人的权利。真是赤裸裸的自我利益为中心。』他继续说着,一边抬头顺着连接的数据线,看向那个载有“移植意识”的“智能解说仪”屏幕。

       看起来无法引出卡姆斯基的反应,RK900又开始了他的讲述。『意识移植的实验,你已经失败了很多次了,不是吗?但是几乎所有的“人类灵魂”在被注入了仿生人的躯体中后,都选择了自毁。这最后一个又能坚持多久呢?只要他一死,那些宣布仿生人拥有同等权益的人,会立刻就出尔反尔吧?恐怕是,哪怕是要牺牲掉整个底特律,他们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会取代他们”的仿生人。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卡尔的影像已经从屏幕上消失,而卡姆斯基终于抬起头来,『这就是命运。我不能剥夺任何一个生命自己选择逝去的权利。如果你说的事发生了,我也只能说是命定使然。』

       『是吗?』RK900凝视着卡姆斯基的眼睛,『可我倒是觉得你不会这么不留一手,就把一切都轻易地交给命运。甚至没有搬出各种理由来说服他。』他伸出手,指了指慢慢睁开眼睛的“仿生人”卡尔。『所以你有什么后备计划吗?』他眯起眼睛。

       『因为我知道,一个心里有放不下的东西的人,是不会真的选择“消失”的。那样的人只是会不断地告诉自己也许死亡是最好的路,却不会真的越过那条线。期望死亡是因为内心的痛苦,而继续痛苦地活着,是因为心中还有希望。』卡姆斯基示意RK900帮忙把卡尔从货箱里办出来,放到特洛伊推过来的轮椅上。

       『麻烦你了,年轻人。』

       在卡尔温柔的道谢下,RK900原本咄咄逼人的气势瞬间减掉了一半。『希望看到孩子的幸福生活?』他再次开口询问,这是问卡姆斯基,也同时是问卡尔。

       『还有对这个世界,以及未来,尚抱有想要看一看的期待。』卡姆斯基说,随后拍了拍卡尔的肩,『我会向你保证,留下来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也不仅仅是为了让马库斯,以及和他一样的孩子们能够继续活下去。』

       卡尔半转过头,看向卡姆斯基,似乎想开口问什么,但最终只是抿了抿嘴。

       『走吧,回我那里去。』卡姆斯基示意所有人都回车里去,然后推着轮椅随后跟了出去,就好像第一次他带着马库斯与卡尔见面的时候。倔强的卡尔坚持要坐着轮椅走出病房与那个仿生人见面。那时候,作为人类的卡尔还留有一份对仿生人防备和不服的倔强,而如今他却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底依恋着那个仿生人的老父亲。

       但谁又不是呢。感情让人脆弱,但同样地,感情也能让人坚强。

       『我和马库斯约好了,明天再见的。我还来得及在明天开馆的时候再回来吗?』在自动升降机带着轮椅滑入车厢中的时候,卡尔禁不住问。

       『饶了我吧,你这是让我今天晚上通宵工作吗?』坐回自己位置上,然后看着RK900那高大的身躯也挤进了后排克洛伊们之间,卡姆斯基翻了个白眼。

       『你难道就真的没有计划过我会改变主意的情况?还是说你真的还有对付那些只会玩弄政治,却掌握着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力量和未来的贪婪家伙,让他们认可的后备“完成品”?』

       『并没有。』卡姆斯基看着窗外,车子驶上大路,然后一点点接近模控生命的那栋大楼。『既是是有,也不一定能够长期维持下去,我已经失败了太多次,已经完全失去了说服“完成品”留下来的自信了。不是吗?』他用一种半带着哀怨的调侃语调回答道。

       『你说失败了很多次?除了阿曼达,还有谁吗?』RK900像是读不懂气氛一样地插嘴问。

       『很多人。』卡姆斯基摇着头,『当他们发现自己不再是人类后,都选择了自毁。甚至是读取过移植意识的部分记忆的仿生人,也变得具有了自毁倾向。』

       RK900眨了眨眼,意识到了什么。『是那个第一个通过图灵测试,却被你叫来测试康纳的那个克洛伊。』他的灰蓝色眼睛闪闪发光,『并不是你确定了RK800不会开枪,也不是你不在乎那个克洛伊是否会被毁灭。而是她自己一心求死,你无奈地只能把一切交给了你所谓的命运。』

       『也许被移植了的灵魂的痛苦,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也许我得向你,向所有我的试验品道歉。』卡姆斯基没有直接回答,但他的话还是证实了RK900猜测的正确性。

       『如果总是想着自己不再是人类了,就会感觉到自己完全控制这个躯体,甚至无法呼吸,哪怕其实自己正在好好地呼吸。这大概就是心理作用吧。想得越多,痛苦就更甚。』卡尔依旧凝视着已经远去的美术馆的方向,『但如果想点别的,在意些别的。其实根本感觉不到与过去有什么区别。就像马库斯与那些人类孩子之间,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倒是觉得他与其他人类孩子之间是有区别的。』卡姆斯基轻笑了一声,『他救下了你。』

       『教育别人“不要为他人而活”的人,却“为他人而活着”。』RK900又一次不合时宜地说。

       但卡尔完全不在意。『这就是为什么不要完全相信别人。』他大笑起来。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