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12(Mercer&Heller友情向)

       即使在最危险的战斗和最恶劣的环境中,Heller也不曾如此恐惧过。无论怎么深呼吸,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噩梦,也无济于事。心底总有那么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要欺骗自己了。他带着颤抖的手和湿透的衣衫,撞进了盥洗室,拼命地将冰冷的水扑向自己的脸和头顶,以期自己能借此冷静下来。

       也许是冷水起了一定的作用,又或者是越发的恐惧让他感到了寒冷。几近虚脱的Heller单手撑在水池边,面向镜子抹去脸上满布的水珠。

       下意识地,他的视线停留在了那面充满了水气的镜子上,在模糊一片的镜影里,他瞥视的瞬间看到了什么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Heller疯狂地擦拭着镜面,想要拭去那些其实并不存在的雾气。然后,他顿时彻底清醒了,同时也跌入了名为“现实”的噩梦中。

       在Heller的眼前,那个镜子里的Alex以同样的动作站在他对面。

       『What hell!』Heller对着镜子说。

       『All this is true』Alex也在同时说。

       Heller感觉自己要发疯了,他大叫着伏倒在地砖上,死死抱住自己的头。可Alex的声音还在脑海里说话。『来找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之后,Heller又在地面上躺了足足一小时。然后摇晃着去把桌子上之前给女儿准备的,十小时却一点也没有动过的晚餐倒了,做了新的放在那里。培根和煎蛋,这原本是Maya最爱吃的,但现在,Heller都不知道她到底想吃些什么了。

       瘫坐在桌前,Heller深刻地明白过来。装聋作哑根本无济于事,想要救Maya,只有正视已经发生的一切。而他必须要作出选择的是,是否还要再相信Alex Mercer一次?

       “不”,他对自己说,“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但我可以利用他,就像他当初利用我一样。”

       换了身衣服,他拥抱了一次女儿,虽然她毫无反应,甚至用一种冷漠的眼神凝视着他。离开家门,Heller凭借着直觉在街道上行走,跟随着Alex的意识留在他眼底的鬼影,走过快餐店、书店,穿过数条回环的小道,最终来到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街区。

       九层的老旧公寓,Heller走到电梯边时,几乎被那如同工地铁架一般的老式网格电梯所惊讶,他无法想象,他认识的那个自大到极点的Mercer会住在这样的地方。Heller的军靴踏在黑暗狭长的公寓走道里,发出空空的声音,宛如惊悚片里的场景。

       在敲开那扇门之前,Heller想象过无数种可能,甚至是被埋伏的Mercer抓住吸收,但他绝对没有想到他俩会在一扇打开的门之间,相互对视很久,而Mercer连一句辱骂或者解释的话都没有。最后,Mercer只是让开了路,请他进屋。

                                                     TBC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