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10(赛马)

       赛门最终还是心甘情愿地被牵着走进了那座宅邸的大门。老实说,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富豪家的生活,也不能想象一个被有钱人当做亲儿子的仿生人的生活。他只是在工作的间隙看过几眼类似人的电视剧,一些装腔作势的并不怎么有钱的编剧和剧组,拍拍脑袋遐想出来的富豪聚会场景之类的。所以在他看来,卡尔·曼费德也不过是一个住着大房子,穿着名牌,用着高档货,因为亲儿子的堕落、无法管教,而一怒之下把大部分的钱都留给仿生人保姆的有钱人。

       但当他真正踏入这栋房子的时候,他发现这些臆测都是完全错误的。

       『欢迎回家,马库斯。』随着智能门禁系统发出的柔美声音,马库斯随性地走了进去,脱下外套挂在电影里只有主人和访客的衣服才会放置的漂亮大衣架上。就仿佛他真的是家主的儿子,而不是一个物件,或者佣人。

       呆立在门口的赛门眨巴着眼睛,看着明显被翻动过的凌乱宅邸,目视之处,墙壁以及各种成列架上有着不少不自然的空缺,看起来是被拿走了很多东西。

       『很抱歉让你看到这样的场景。看来李奥真的拿走了不少东西,这些都是卡尔很喜欢的。希望他至少不是换钱买了毒品。』马库斯叹了口气,眉头皱得像是被拿枪指着似的。他在门口的小屏幕上点了点,立刻给了赛门一个进入宅邸的长期授权。『我得去看看卡尔的工作室怎么样了。你一起来吗?或者你没兴趣的话可以在客厅里找点娱乐。象棋?读书?或者可以听听音乐、看看电视什么的。』

       赛门真的十分惊讶,他不知道一个仿生人还需要那些东西。他总是擅长等待,但却从来没有尝试过任何娱乐活动。他当然对那些非常感兴趣,他的眼睛闪闪发光,看着琳琅满目的书籍,他读过各种各样的资料,但却从来没有接触过纸质的书。

       『跟你一起去。』但他回答。他显然更想和马库斯在一起。

       几分钟后,当他们到达时,画室的规模也让赛门意外,他以为那会像一个大房间,又或者是一个车库,但实际上,那更像是一个商场的中央展示厅,不仅宽广,而且有着高达数米的未完成的画作墙。

       几乎是立刻地,赛门就在一堆倾覆的画作里看到了那副画着与遗嘱视频中同样人的头像画,还有那副画着掩面哭泣的仿生人的画,一种奇异的被人类成为第六感的意识告诉他,这可能是马库斯画的。他将它们捡起来,抹去了灰尘。

       『我的初次尝试,让你见笑了。』看见他动作的马库斯笑了起来,比起那日获得胜利时更灿烂。『你也想试试吗?』

       『你画的很棒!我可做不了这个。』赛门也报以笑容,『不过如果你需要帮忙收拾的话,我没问题。』他将所有的画作一一排放到架子上,小心地抚去表面的污垢。有几幅画被之前人的暴力丢弃而刮花了,甚至有了破口,这让他为难地耷拉下了眉头。『很抱歉,它们看起来似乎不太好……』他猜那些都是马库斯心中重要的人类的作品,而这些被破坏的地方也许会进一步揭开马库斯尚未平复的失去了重要人的伤口。

       『我之后会试试看修补它们的,别担心。』可最后反倒是马库斯倒过来安慰了他。『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屋里去吧。抱歉家里没设置客房,你介意在我房间里对付几天吗?』那双清澈的蓝金双色的眼眸看向赛门。

       『当然不。』赛门几乎迷失在那双眼睛里。他当然不会排斥与马库斯待在同一个小空间里,哪怕那只是一个柜子。在他们前一周租住的只有4平米的小阁楼里,他就与马库斯一同并排挤坐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休息”,哪怕他们其实并不需要休息。在他眼中,马库斯希望活得更像一个人类,而他则只是希望陪伴在马库斯身边。

       但他没有想到,马库斯所说的“他的房间”,真的是一间很大的,装饰得同样漂亮的房间,里面甚至摆着一张宽敞的大床,而床上铺着被褥。他瞪大自己的眼睛,几乎是用颤抖的手去尝试碰触床垫——柔软到能够彻底陷进去。这让他想起了出逃路上陷入的泥沼,而生出巨大的恐惧来。然而马库斯却想让他躺到那上面去。

       『嗨!别怕。这不会伤害你。』马库斯在他身边的床沿上坐下,然后拍着一侧的床面说,『你可以先试试坐在这里。』

       赛门依旧有些犹豫,他小心翼翼地坐在边线上,紧绷着身体。他不知道一个仿生人为什么需要在床上躺下,那个姿势暴露了所有的要害,并且无法立刻做出防御反应,让他们显得脆弱无比。然而他所深爱的马库斯却扳着他的肩,强硬地将他按在了床垫上,并地盖上了轻巧柔软的棉被。『放松,试试看像人类那样。很舒适的。』并且毫无自觉地这么说着。

       赛门系统里,一些被人类灌输的不良信息不停地猛烈跳跃着,让他额头的指示灯变成了艳红色。有一种程序性冲动提示他这时候应该吻那个温和地笑着,并且单手拖着脑袋侧躺着的身边人,而后按照原本设定好的指令步骤让他在自己身下获得欢愉。

       但他不能。马库斯并不是人类,而他自己也不再是被买下当作保姆兼伴侣的奴隶。他甚至都不知道、不相信,那样做马库斯会感到哪怕是一点点的高兴,可他就是第一次自己想要,并渴望按照程序那么做。

       不能得到的痛苦,和极度的渴求,两种情绪在他的系统里纠缠在一起,几乎让他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他开始不自主地颤抖。而下一刻,一只温暖的手在被子底下握住了他的手掌。

       『It’s ok.』马库斯在他耳边柔声说。

       赛门明确地知道他并不是那个意思,可此刻他却无法否认自己想要假装理解错误。在犹豫了一会儿后,他终究翻过身,隔着被子将马库斯抱了个结实。『I……』他张开口,却仅仅发出了可笑的结巴的声音。

       然而马库斯没有推开他,反而雪上加霜地抚摸上了他的脑后。『Don't be afraid. Do what you want.』像是病毒一样的话语用赛门最爱的嗓音,通过了他的音频接收器,扩散到他系统里每一个还在运行的程序里,扩散到他全身所有的零件里。

       『Please, I need you.』用手臂在柔软的床铺上艰难地支撑起身体,赛门贴着向上移动了一些,彻底地覆盖在了马库斯的身上,然后把脸深深地埋进了他的颈窝,咕哝着。

       赛门的鼻尖在马库斯的耳后脖根摩擦着,引起了感受器反馈而来的一阵颤栗,这令马库斯像一只被挠了耳后的猫一样,眯起了眼睛。然后,一个轻轻的吮吻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马库斯重新睁开眼,发现赛门正沉默地凝视着他,仿佛在等一个答案。

       『I need you too.』马库斯笑着说,用力地拍了拍赛门的后背。

       刹那间,赛门明白过来,这让人沉溺的柔软床铺就是白色的泥潭,会将他吞噬,最终令他痛苦地窒息、死去。想要活下来,就必须拼命地挣扎,忍痛割舍掉那些他心爱的东西——他对柔软而美好梦境的无端奢望。

       我只要在马库斯身边就已经满足了,我不需要拥有他。他对自己说。但那个彻底拥有马库斯的愿望却像是藤蔓的种子一样,在他的系统里生了根,即使他在之后的无数次企图铲除它,可它依旧慢慢地滋生,最后在不经意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TBC

评论(1)

热度(46)